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讓權力的歸權力,知識的歸知識

民主、專業知識與學術自由

——現代國家的第一修正案理論

羅伯特·C . 波斯特 | 著 左亦魯 | 譯

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 · 2014年

《民主、專業知識與學術自由》中文版序

文 |羅伯特·波斯特(左亦魯譯)

羅伯特·波斯特,耶魯大學法學院斯特林講席教授,曾擔任院長,索爾和莉莉安·古德曼講席法學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涉及憲法、第一修正案,法律史以及法律的平等保護。

非常高興能為《民主、專業知識與學術自由:現代國家的第一修正案理論》(以下簡稱為《民主、專業知識與學術自由》)一書的中文版寫下這篇序言。

本書的寫作源自如下關切:美國的言論自由理論來自憲法的第一修正案,這種言論自由理論是如此專注於保護意見自由,以致會破壞發展和傳播知識所需的法律框架。第一修正案的首要目的是保護參與公共意見塑造的自由,但這與知識所要求的法律保護頗為不同。

第一修正案之所以保護參與公共意見塑造的自由,是為了所有人都可以試圖讓政府對他們的觀點有所回應。

這種擁有和歸屬感是民主正當的先決條件,受到第一修正案的認可和保護。因為所有人都擁有去影響政府行為的平等權利,所以每個人都擁有平等的權利去影響公共意見的發展。從法律的角度來看,正是因為每個人都有平等的權利去影響公共意見,所以每個人的意見都與其他任何人的意見是平等的。因此,在第一修正案之下,從不存在“錯誤”的觀點。

中國《憲法》第2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如果這些權力要通過公共領域和公共意見來行使,中國《憲法》第35條所保護的言論自由應與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相似,它們都應是對意見自由的保護。

但知識卻與意見無關。也許的確不存在錯誤的觀點,但對知識的主張卻分對錯。意見涉及每個人的個人信念,知識卻涉及我們對這個世界客觀真相最準確的理解。在很多時候,法律維護那些被認可的專家所確立的標準,從而人們可以信賴專業知識的傳播。典型的是關於醫療事故的訴訟。醫師被要求必須符合現有醫學知識的標準,他們不能以這只是個人的信念為由來為誤診辯護。

《民主、專業知識與學術自由》一書試圖去理解在保護意見自由和維持專業知識間所做的調和。這絕不只是一個理論問題,因為就像任何現代社會都需要意見自由來確立政治正當性一樣,現代社會為了繁榮和發展也需要可信的專業知識。

在現代世界,專業知識既不來自政治也不來自神學。它源自那些定義各種專業領域的專業學科,這些領域包括數學、物理學、化學、生物學、歷史學、經濟學等。如果這些學科的從業者沒有進行開發和探索的自由,知識就無法獲得增長和發展。這些學科實踐定義並構成了上述專業領域,它們是在一個被稱為大學的特殊機構中被建立、複製和認證的。沒有大學,專業知識的製造和複製將無法取得進步。

專業知識在當代所遇到的問題具有憲法意義,因為知識領域至少必須部分免受政府權力的強製。在美國,這種對知識的憲法化被置於學術自由的名下。《民主、專業知識與學術自由》試圖論證:學術自由保護的既不是作為個體的教授,也不是作為機構的大學,學術自由其實保護的是,那些在現代世界中定義和製造專業知識的學科實踐。當然,對於本書所主張的將權力領域和知識領域分開這一論點是否可以直接適用於中國,我並不十分確定。

編輯 |二二不二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