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大話西遊》28年後周星馳再拍西遊,情懷還在嗎


1905電影網專稿 “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這句《大話西遊》中耳熟能詳的經典台詞,用來形容周星馳對“西遊記”的感情也毫不為過。



這不,在《大話西遊》28年後,《西遊伏妖篇》6年後,周星馳就選擇與西遊題材再度結緣,將監製動畫電影《美猴王》。


關於這部新片,我們目前已知的信息是:將由網飛出品,東方夢工廠打造,曾獲得奧斯卡最佳動畫提名的導演安東尼·斯塔基執導,歐陽萬成、楊伯文、許瑋倫、B·D·黃等領銜全亞裔配音陣容,並定檔2023年8月18日上線網絡。



電影的故事簡介這樣寫道:《美猴王》是一部充滿動作元素的合家歡喜劇,講述一隻猴子和他威力無邊的金箍棒,組隊踏上史詩般的冒險旅程,他們必須與神、惡魔、龍交鋒,並直面最大的勁敵:猴子的自我的故事。


無論是典型的好萊塢故事框架,還是一言難盡的美猴王造型,都讓這部動畫版《美猴王》在互聯網掀起了輿論風暴,也讓人不由得為星爺捏一把汗。



從《大話西遊》到《西遊降魔篇》再到《美猴王》,28年5部作品之後,“一生所愛”情懷還剩幾何?周星馳與西遊記有哪些不得不說的事?


1995


“我對西遊是情有獨鍾,它裡面有那麽豐富的素材和想象力”周星馳這樣解釋他對《西遊記》癡迷的原因。1995年的《大話西遊》系列也成為他電影生涯的里程碑之一。



劉鎮偉回憶,當初自己帶著劇本找到周星馳,後者的第一反應是興奮,“ 他一說拍西遊記演孫悟空,就高興得不得了。”


兩人一拍即合,官方編劇雖然是劉鎮偉,但很多台詞和橋段都來自周星馳有感而發的設計。《大話西遊》也成為周星馳投資的彩星電影公司成立後的第一炮。



頂級演員、知名導演加明星陣容,沒想到等來的卻是票房和口碑的雙重慘敗。情況最好的香港僅收回成本,作為合拍片在內地上映票房更是慘淡,幾乎顆粒無收。這也直接導致周星馳的彩星公司關門大吉。


劉鎮偉說,周星馳當時很失望,但從沒有埋怨他。兩人反倒把這段心緒融入到《回魂夜》的創作中,周星馳的角色自以為是天才,但在外界的眼光中卻是十足的“神經病”。


“當時所有人都說他亂來,沒文化,但我知道他是有思想的,只是他太超前,別人追不上。”


《回魂夜》


還好,觀眾並沒有讓周星馳等太久。影片公映後的兩三年後便開始在內地悄然走紅,從大學生間的口口相傳到電影頻道的循環播放,都讓內地影迷重新認識了這部曾經蒙塵的經典之作。


如果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哈姆雷特,那每個人心裡也都有一部《大話西遊》。



學者影評人將其奉為後現代主義的經典,前赴後繼地解析出周星馳本人都不懂的符號和隱喻。


彼時尚在童年的80、90後則記住了“only you”、“菩提老祖”、“隱身符”等無厘頭笑料,競相模仿,反覆回味。



但在更多為情所困的“癡男怨女”眼中,在《大話西遊》裡,看到的卻是自己的影子。


他們是至尊寶,也是紫霞或白晶晶,那些無理取鬧的初戀,後知後覺的真愛和回不去的曾經,都隨著一句句對白,最終化作了流在心裡的一滴眼淚。


“初看不識劇中意,再看已為劇中人”。



尤其是那句最經典的台詞,“如果上天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再來一次的話,我會跟那個女孩子說‘我愛你’。如果非要把這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周星馳回憶,這句台詞誕生於西安的公車上,是他當時私人情感的某種投射,在看似老土的對白中蘊含著最真摯的情感。



也許這就是《大話西遊》的魅力所在,用無厘頭的方式解構了經典,顛覆了傳統,卻超越時空與觀眾達成了心靈的共振。


2013


“你拍過西遊記了,怎麽又拍?”


“就是想不到其他東西拍了嘛哈哈哈哈!”


在《西遊降魔篇》宣傳期的一次採訪中,周星馳用戲謔的方式回應著“炒冷飯”的質疑。這也成為電影上映前後,他被問到最多的問題。



與《大話西遊》的境遇迥然不同,《西遊降魔篇》一上映就收獲了市場的熱烈反響,總票房高達12.47億,穩居當年的票房冠軍。


但與此同時,影片在口碑上卻引發較大爭議。有人說這是周星馳寫給西遊的又一封走心情書,也有人直言這就是一出無厘頭的圈錢鬧劇。



對這計情懷殺是否買账,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但無論是風格還是主題,我們都能清晰地看到《西遊降魔篇》對於《大話西遊》的延續和革新。


在風格上,周星馳回歸了招牌的無厘頭喜劇,但將其推至更暗黑殘酷的重口味方向。


在故事上,《西遊降魔篇》和之後的《伏妖篇》,都更加圍繞原著的主線故事展開,可以視作從戲說到正傳的一種回歸,但在對唐僧師徒四人的處理上,又和《大話西遊》一樣顛覆和挑戰著傳統的認知。



在主題表達上,周星馳則是一邊再度書寫了一段超越生死的曠世絕戀,另一邊又將其升華到了普度眾生的更高維度。


無論是唐三藏從“小愛”走向“大愛”、還是三個妖怪從“魔”走向“佛”的過程,都滲透著的周星馳對於人性善惡的辯證思考,和“生亦何哀,死亦何苦”的人生觀。


就像那句台詞所說:眾生之愛皆是愛,沒有大小之分。有過痛苦,才知道眾生真正的痛苦。有過執著,才能放下執著。有過牽掛,了無牽掛。



無論是《大話西遊》還是《西遊降魔篇》,周星馳對“西遊”的情意結,都不僅體現在對故事人物的鍾愛上,更在於他在無數細節之處注入的私人情感和人生體悟。


比如在《西遊降魔篇》之中,周星馳就將經典的“一萬年”台詞改成了“一萬年太久了,就愛,現在”;


還將那首深入人心的《一生所愛》加入國語歌詞“從前直到現在,愛還在”,都讓熟悉他的影迷感受到暗藏於其中的深沉情懷。



在有名的一段採訪中,周星馳也曾直接回應台詞中的深意:“一萬年確實太久了,就別等那麽久了,有什麽事情馬上要做。”“假如我可以再重來的話,就不要那麽忙了。”



無論從創作還是情感,《西遊記》之於周星馳無疑都有著特殊的意義。但對於更廣大的觀眾而言,每每推出新作,還是少不了“情懷炒作”的爭議。


就比如2017年他監製並編劇的《西遊伏妖篇》,雖然票房相較前作穩步上升,口碑卻大幅下滑。


也許在“路人”心中,早已還上了那些年欠星爺和《大話西遊》的電影票。



再說回這一次的動畫版《美猴王》,其中將有多少周氏元素還不得而知,但無疑將帶來一個更國際化的故事,和更與眾不同的“齊天大聖”。


周星馳曾說,在他看來孫悟空有“無限的變化和可能”,但萬變不離其宗,真誠才是永遠的必殺技。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