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太陽馬戲團的至暗時刻:裁員95%瀕臨破產,債務高達9億

“這是太陽馬戲團歷史上最艱難的一天。”3月19日,太陽馬戲娛樂集團總裁兼首席執行官丹尼爾·拉馬爾(DanielLamarre)在蒙特利爾的辦公室接受《拉斯維加斯評論》採訪時稱,他正在為太陽馬戲團的生命而戰,“大約10天前,我們在世界各地舉辦了44場演出。突然之間,我們一場演出也沒有了,票房顆粒無收。”

這家全球最大的戲劇公司,在那一天宣布解雇4679名員工,這佔據了太陽馬戲員工總數的95%。

壞消息接踵而至。3月26日,路透社報導稱,太陽馬戲團的母公司太陽馬戲娛樂集團正研究債務重組方案,其中包括可能的破產申請。消息人士透露,集團正在與重組顧問合作,以解決其現金緊縮及高達9億美元的債務。

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當下,全球娛樂演出行業都受到重創,被譽為“世界第一馬戲團”和“加拿大國寶”的太陽馬戲團也轟然崩塌。

成立於1984年的太陽馬戲團,其36年的歷程如同一部傳奇電影。2005年全球暢銷書《藍海戰略》中,作者在開篇就把太陽馬戲團視為一個經典案例。兩位街頭藝人拉裡貝特和克洛伊克斯在魁北克創立太陽馬戲團,36年來為全球60個國家、450個城市、1.8億觀眾帶來演出,每年觀看太陽馬戲的觀眾人數就超過十萬人,並囊括艾美獎、斑比獎等國際演藝界各項最高榮譽。

“在太陽馬戲團的歷史上,並不是一帆風順,也曾經因75萬美元的財政赤字而瀕臨破產。”太陽馬戲團副總裁瑪利歐曾在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稱,“那是最艱難的一刻。”

截至3月31日,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破16萬例。疫情火速蔓延,太陽馬戲團在拉斯維加斯的6場駐演大秀早在半月前就關閉,全球巡演的44場演出也宣告停擺。

無論是昔日繁華的拉斯維加斯,還是娛樂業巨頭太陽馬戲,都因疫情而迎來至暗時刻。

大裁員

“我們別無選擇,當前疫情對全球造成巨大震蕩,不幸地影響了整個娛樂行業,太陽馬戲團也不例外。疫情促使我們關閉所有演出,我們希望這種情況能迅速得到解決,為所有人帶來積極的結果。”拉馬爾在接受採訪時說,何時才能恢復演出,是一個未知的答案。沒有演出,就意味著公司零收入,他們只能留下259名員工,以維持“基本運營”。

一位太陽馬戲團的巡演藝術家在匿名郵件中申訴,公司以“不可抗力”為法律依據,大量解雇員工,“這意味著所有的舞台表演者、技術人員、辦公室人員、旅遊支持人員,都不會得到賠償,也不會履行合約。現在,我們所有的巡演人員都不會得到薪水,並且無論之前是否同意合約條款,都將被無限期解雇。”

藝術家羅傑·歐文斯自2013年就在太陽馬戲團工作,他得知被解雇的消息時極為挫敗,跟他一樣被解雇的藝術家多達749位,“我可以說我很生氣,很沮喪。但我終於明白了,這只是一門生意,他們只是做了正確的事。”他打算申請失業救濟金,獲得六個月的全額保險金。

當被問到大裁員問題時,太陽馬戲團回復:“這是一個極其困難的情況,我們正在積極尋找所有可能性,來穩定公司的未來。現在,我們正與所有合作夥伴和加拿大政府合作,以找出如何最好地支持員工。一旦疫情得到控制,我們將會盡快為恢復全球演出做準備。但目前而言,我們還沒獲得任何消息。”

一個明顯的跡象是,最近,魁北克省儲蓄與投資集團將其在太陽馬戲團的股份從10%增至20%,而創始人拉裡貝特則徹底出售了他最後保留的10%股份。

信用評級機構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近日將太陽馬戲團的企業家族評級由B3降至Ca,前景由穩定降至負面,意味著違約可能性較高。該機構認為,太陽馬戲團2020年的收入損失將引發EBITDA(息稅折舊攤銷前利潤)大幅下降。

持久的困境

“太陽馬戲團現在的困境並不是才出現的。”一位演出策劃人在得知太陽馬戲團瀕臨破產時,並不感到特別意外,“新劇製作成本高昂,盈利模式單一,一直是太陽馬戲團面臨的問題。”

事實上,早在多年前,太陽馬戲團就遭遇了財政困難,關閉其在東京、澳門、拉斯維加斯和洛杉磯的四個大型演出,並在2013年裁員600人。

他認為,早年的太陽馬戲團為人們打開一個奇幻的視覺世界,改寫了“馬戲團”在人們心目中的舊有認知。但近30年來,隨著舞台技術不斷革新,互聯網科技崛起,娛樂方式越來越多元,太陽馬戲團的魅力或許不再那麽神秘。

太陽馬戲團在北美市場早已趨於飽和。要拉攏觀眾,他們不得不繼續耗費重金來研發製作全新劇目,並積極開拓中國這樣的新興市場。

去年,該策劃人在杭州看了太陽馬戲團最新的大秀《X綺幻之境》。該作品歷時5年打磨,耗資15億元,是太陽馬戲在全球第十部駐場秀,也是中國唯一的駐場秀。

他印象深刻的是兩個旋轉觀眾席與三麵包圍的舞台,製造出絢麗而光怪陸離的時空體驗。“劇情很薄弱,有點低齡化。”他坦言,更欣賞太陽馬戲團早期那些充滿人文意味、歌頌生命的作品,能感受到濃烈的情感和價值觀。

15億元的投資,多久能收回成本?這是巨大的疑問。拉馬爾曾坦言,太陽馬戲團至少有80%的收入來自票房,每年,他們會將一半的利潤用於投入研發新的秀。如今,這種嚴重依賴票房收入的盈利方式,以及每一場新秀漫長而耗資巨大的研發過程,一旦遭遇疫情這種突發天災時,勢必不堪一擊。

“我已經在太陽馬戲團待了18年。”去年,拉馬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太陽馬戲團一直致力於開發新技術和新形式的馬戲表演,但每出一部新劇,他難免會焦慮,“如果我們認為,‘因為我們是太陽馬戲團,觀眾就一定會來’,那是行不通的,那將是壞結局的開始。儘管我們有豐富的經驗,但也永遠不會預測到,當人們面對新的演出時,會是什麽反應。”

進軍中國這五年

2007年6月,太陽馬戲團在上海科技館旁搭起可容納2500人的“太陽城堡”,自此拉開進入中國市場的序幕。

2015年4月,複星集團宣布收購太陽馬戲團25%的股份,開啟太陽馬戲團在中國的發展布局。這也是複星繼地中海俱樂部(ClubMed)、三亞亞特蘭蒂斯酒店、ThomasCook、FolliFollie、St.John、Studio8等全球領先品牌後,在娛樂板塊的又一重要布局。

複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當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儘管中國旅遊演藝行業盈利困難,但隨著中產階層的壯大,文化消費支出會持續提升。複星集團相信,收購太陽馬戲團這個聞名全球的頂尖大IP,會帶來很大前景。

“我對中國市場有很大的期望。”拉馬爾曾說,未來太陽馬戲團的研發會大部分放在中國,包括在上海設立亞洲總部,負責業務開發、銷售以及管理和行政工作。

但太陽馬戲團進軍中國的步伐卻並不快,從複星入股,到《KOOZA》首演落地,就用了兩年多的時間。

2018年,複星旅遊文化集團旗下泛秀演藝將太陽馬戲團的《阿凡達前傳——魅影騎士》引入海南三亞演出120場;去年1月,三亞亞特蘭蒂斯又高調推出原創駐場秀《C秀》,邀請太陽馬戲團首任藝術總監作為總導演,耗資億元級別。

專為中國市場量身打造的《X綺幻之境》,是太陽馬戲原創製作的第45部秀,也是太陽馬戲引入亞洲的首個駐場秀,這個野心勃勃的作品計劃駐演十年,試圖打造成杭州的國際演藝文旅名片。

從複星旅文發布的2019年年報來看,其淨利潤超6億元,收益由度假村、旅遊目的地和基於度假場景的服務及解決方案三部分構成,地中海俱樂部仍是業績主力。基於度假場景的服務及解決方案這一板塊出現虧損,原因之一就來自於三亞亞特蘭蒂斯駐演的《C秀》。

受疫情影響,複星旅文旗下度假村也陸續關閉。近期,國內疫情得到控制,亞特蘭蒂斯開始恢復行銷,郭廣昌也在個人微信公眾號上做起了推廣。複星方面對文旅產業的長期發展依然保持信心,當出境遊受限,三亞亞特蘭蒂斯和地中海俱樂部這類中高端產品,會是很好的替代品。

但疫情畢竟蔓延至全球,加上太陽馬戲團瀕臨破產的壓力,複星旅文2020年的業績必定會受到很大影響。

目前,太陽馬戲團為2000多名返鄉的藝術家支付了旅費,但依然有1300多名外籍員工無法拿到美國、加拿大政府的失業補償金,他們為此總計要支付260萬美元。這意味著,每一位外籍藝術家僅能拿到2000美元的遣散費。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