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抖音百度攜流量入場,會給Vlog生態帶來什麽?

本文為燃財經(ID: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閆麗嬌

編輯 / 趙力

漂洋過海而來的Vlog正在被巨頭追捧。

4月25日,抖音宣布放開15秒的時長限制,用戶最多可上傳1分鐘視頻,時長大於30秒的原創Vlog,即可參與“Vlog十億流量扶持計劃”。同一天,百度旗下的好看視頻也傳出把Vlog作為2019年發展重點的消息。抖音和百度並非第一波跟風“Vlog”的大平台。

早在去年9月,微博就曾高調宣布了針對Vlogger的扶持計劃。更早前,Vlog還是個外來的小眾存在,多在B站和VUE、貓餅、一閃等工具類社區中聚集。

從2016年至今,Vlog在中國發展了將近3年時間,為何能在近半年被巨頭集中追捧?一種聲音認為,一方面是大平台看到了Vlog“帶貨神器”的商業基因;更重要的是——隨著短視頻下半場的到來,Vlog將有可能成為流量和用戶的活躍度的解藥。

大平台入場,常預示著行業格局重塑,最終甚至面臨洗牌。外界也擔心,抖音、百度好看視頻的高調入場,會對此前小而美的工具型平台造成一定衝擊。

事實或許並非如此,視頻化表達的蛋糕遠比我們想象中的大,在多位工具型Vlog平台的創始人看來,更多人來拍Vlog是一件好事。只是當身邊的人都拿起手機拍攝剪輯時,Vlog下沉了。

另一種隱憂隨之而來:如果人們看倦太多相似且不那麽精良的Vlog之後,Vlog是否也會陷入像直播行業一樣的流量枯竭困境?

Vlog是什麽?

Vlog是個舶來品,最早通過YouTube為人熟知。

關於Vlog,有兩種不同譯法,Video Log或Video Blog,前者為視頻日誌,後者是視頻部落格。

更多人願意把Vlog直接理解為視頻部落格。再通俗點講,就是生活紀錄片。譬如,你可以把今天和友人的見面或者上周旅行的見聞拍下來,然後剪成一個幾分鐘的小短片,就像用視頻的方式記日記。國外Vlog的時長一般在10-20分鐘,國內10分鐘以內的Vlog居多。

美國人Casey Neistat是國內很多Vlogger的啟蒙者。他以超過900萬的粉絲,成為YouTube頂級網紅。從不匱乏的創意、隨時隨地的拍攝、各式普通人難有的體驗,外加沒完沒了的嘮叨和炫酷的剪輯,讓Casey被尊稱為Vlog教父。

一般而言,短則兩三分鐘,長則十幾分鐘的Vlog,需要相機、麥克風等較專業的器材,拍攝者本人出鏡,從各種各樣的角度記錄眼前的聲色,然後找到合適的配樂,用專業的軟體在電腦上剪出成片。

對於一些高階Vlogger來說,幾分鐘的短片可能需要數小時的素材,考究的配樂和較為完整的字幕,然後再用數小時的時間剪輯,有時還要加入各類特效和炫酷的轉場。最重要的,Vlogger要時刻考量自己拍攝的內容是否有足夠的吸引力。

2016年末,B站上已經能夠找到一些留學生的Vlog。直到2017年,國內的一些早期Vlogger才開始比較頻繁地更新。現在的人氣博主井越在2017年5月更新了第一支Vlog,他微博中稱,這隻視頻“極其渙散”。整體看來,沒有一個明確主題,只是剪輯了一些簡單日常。

在成為成熟的Vlogger之後,井越的Vlog中常常會出現各類品牌方的讚助或產品體驗,其中不乏歌詩達郵輪、LV、戴森等大牌。原生廣告和產品測評並不會過多影響博主們本身的敘事,Vlog的商業基因讓Vlogger們和品牌方們都樂此不疲。

讓更多路人知道Vlog要歸功於明星的加入。人氣演員、大提琴演奏者歐陽娜娜的Vlog在微博和B站早已吸粉無數,根據今日頭條的數據,她的12期Vlog在頭條和西瓜視頻上共獲得超過7700萬點擊。

B站、微博等平台為Vlog的傳播提供了土壤,另一方面,一閃、貓餅、VUE等可以剪輯視頻並發布的工具類社區APP也陸續出現。

VUE出現於2016年,最早定位是一款短視頻拍攝和剪輯應用。現升級為VUE Vlog。除工具外,VUE也形成了自己的Vlog社區。2017年,資深產品經理純銀做了短視頻剪輯產品“貓餅”,這款剪輯產品的特性很適合非專業用戶,後來被騰訊收購。此外,飛豬(flypig,本名林嘉澍)打造的一閃APP也是同類型應用中的明星產品,多位知名Vlogger入駐其中。

這些小而美的工具類產品在為專業Vlogger提供交流圈子的同時,也讓普通人用手機拍攝剪輯完成Vlog成為可能。

大廠來了,小平台怎麽辦?

Vlog的內容關注度在不斷上升,短視頻流量增速卻在放緩。抖音、好看視頻入局即是看重Vlog在商業轉化、提高社交黏性和用戶活躍度方面的想象力。

但實際上,比起抖音和百度,騰訊其實更早看到了Vlog的潛力。騰訊旗下的Yoo視頻,在2018年就曾接觸了Vlog機構和頭部作者。只是當時,通過平台簽約Vlogger的方式未能爆發。

因為在當時,Vlog還是一個相對小眾的品類,優秀的Vlog創作者有限。已經有一定名氣的Vlog頭部創作者已經有穩定的廣告來源。

去年9月,微博發出召集令。只要在30天內發布過4條以上的Vlog,就有資格申請成為微博認證的Vlogger,享受微博扶持。

“30天Vlog挑戰”是B站對於內容創作者的扶持計劃之一,該計劃共收到超過14萬條投稿。2018年,B站Vlog內容超過400%的增長。

抖音入場並不算早,但因為抖音體量巨大,並宣稱拿出“10億流量”扶持,它的入場意味著Vlog這一具有一定門檻的視頻形式將更加大眾化,競爭的大幕才剛剛拉開。

大廠攜流量入局,小而美的工具類社區怎麽辦?

一位小眾Vlog平台的負責人對燃財經表示,對於Vlog素人創作者來說,其中很多都起步於小而美的垂直平台(如VUE、一閃等),但小眾內容要出圈,必定需要從大平台獲取流量。以往,Vlog更多基於一部分人的個人興趣,現在,抖音把它推向了台前,也給了Vlog市場擴大盤子的機會。

VUE CEO鄺飛也認為,大平台帶來了金錢補貼、流量扶持和更高的關注度,對於Vlog的發展是好事。他判斷,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各大平台和VUE將是競爭與合作並存的狀態。

“Vlog還處於非常初級的狀態。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如何讓更多人知道或加入Vlog創作。”

目前,VUE也正在探索包括品牌廣告、效果廣告、打賞、素材販賣、版權在內的商業化機制,但目前,VUE還沒有規模化提供商業服務。這也是大部分小平台的現狀——正處於強化生態的階段,商業化還在探索中。

它們的尷尬點在於,社區裡雖然有知名Vlogger入駐,但對於大多數普通創作者來說,其粉絲量還不足以支撐商業化。

在這一層面,前述小眾Vlog平台的負責人表達了消極的看法,儘管Vlog最早在垂直類平台發展起來,但未來創作者不一定會一直停留在這裡。“垂直類產品主要是在做工具和垂類創作者社群。如果大廠自己加強了工具屬性,就會對工具類應用產生衝擊。”

下沉的寶藏

大廠入局之後的另一個問題是,用戶們不再局限於隻拍十幾秒鐘的短視頻片段,而是嘗試去拍一分鐘甚至更長時間的短片。Vlog的生態正在起變化。

多位有一定粉絲基礎的Vlogger告訴燃財經(ID:rancaijing),內容的深度與故事性是Vlog天生的門檻,一般的短視頻創作者很難快速學會。同樣是知名Vlogger的一閃創始人飛豬認為,Vlog主要以故事性為主,要靠故事和鏡頭語言推動人一直看下去,在製作上難度更大。

目前,中國的Vlog生態還處於萌芽階段。有業內人士向燃財經分析,5G來臨前後,隨著流量費用降低甚至免費,會興起一波新的短視頻浪潮,中國的Vlog玩家也會隨著這波浪潮慢慢湧上岸。質量參差不齊的現象也會加劇。

當Vlog開始走向下沉,Vlog的定義也開始變得更加模糊。

在鄺飛看來,Vlog是以視頻形式對真實生活的記錄和整理。是否有真人出鏡,同期聲還是配合畫外音,這些都不重要,這些只是風格和記錄方式的不同。

更有網友提到,既然Vlog沒有一個明確定義,那快手上關於真實生活的記錄是否也就同樣屬於Vlog?比如卡車司機群體,可能只是用手機拍攝剪輯了一段自己跑車生活的視頻,也可以稱之為Vlog,這與最開始講求專業敘事和精致視覺語言的Vlog大相徑庭。

“現在,越來越多普通人開始拍Vlog,那麽用中國人自己的視角,來拍發生在中國的生活故事,本身就是Vlog本土化了。不過Vlog本土化這件事還在進程中,並沒有到下定論的時候。”鄺飛對燃財經表示。

所謂的Vlog本土化並不是指把國外的Vlog簡單實踐到國內,而是指創意、構思、拍攝、剪輯等方面,變得更簡單,更有中國特色。

鄺飛認為,Vlog的質量和是否下沉並沒有絕對關係。換句話說,Vlog正在從一種視頻品類變成一種語言,不同的人都會有自己的表達。

可見的未來裡,會有更多人用Vlog來社交,更多素人會成長為知名Vlogger,用戶會花更多時間觀看。對於大小平台來說,這種下沉蘊含著巨大的寶藏。

(題圖來源於騰訊視頻。)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