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中疾控前首席專家曾光:我們經歷SARS後,沒有完善地總結經驗教訓

作者:時代財經 趙鵬宇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次用一整段篇幅闡述公共衛生體系建設,作為一位公共衛生人,我非常感動。”

5月22日,談及政府工作報告,多年從事公共衛生工作、始終關注中國公共衛生體系建設的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前首席科學家曾光教授在接受時代財經專訪時談及內心深處的感受。

“正如當年SARS的出現給全國人民上了一堂公共衛生課一樣,這次新冠疫情再次給全社會包括我們自己和政府方面上了一堂更為深刻的公共衛生課,使政府認識到了公共衛生體系建設的重要性。”曾光說。

疫情暴露我國公衛系統短板

公共衛生安全是全人類面臨的重要議題,當前,新冠疫情仍在全球擴散蔓延,公共衛生治理的緊迫性也愈發凸顯。

李克強總理22日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加強公共衛生體系建設。

在曾光看來,此次重點關注的是新冠疫情引起的公共衛生安全。“這是一種很合理的反映,也非常有意義,希望能夠以此作為全面關注公共衛生的第一步。”

今年的全國兩會,無論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關鍵時期而推遲召開,還是在疫情防控常態化背景下重啟,始終與疫情緊密關聯著,因此,圍繞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的問題,代表委員們也紛紛圍繞著構建疫情防控法律體系、保障公共衛生安全、加強傳染病領域基礎研究等方面,建言獻策。

不少代表委員認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是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要抓緊補短板、堵漏洞、強弱項,加強公共衛生、傳染病防治領域改革,讓公共衛生體系成為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的重要堡壘。

對此,曾光也有一些自己的見解。他表示,一方面疫情發現了公共衛生的短板,另一方面更多公共衛生的短板還沒有暴露出來。“此次抗擊新冠,我們在公共衛生上是取得了階段性勝利。這次勝利,不代表我們公共衛生基礎有多好,而主要是國家體制發揮的優勢所取得的。”

曾光進一步說,“這也和我們過去17年來經歷了兩次重大疫情(2003年的SARS和2009年甲型H1N1流感)考驗有關,在應對這次新冠疫情上有了很好的工作基礎、工作機制。對中國來講,基本上是輕車熟路,而這一點也正是歐美國家所不具備的。”

不過,曾光也坦言公共衛生的短板問題確實存在。

“明顯的短板就是我們在經歷了SARS重大事件以後,沒有完善的總結經驗和教訓,更沒有作為全黨特別是高級幹部的必修課。”

根據曾光的介紹,此前在SARS期間使用的戰時機制,在武漢疫情發生的初期並沒有用上。當中央指導組抵達湖北以後,發現仍然在使用層層上報的機制,沒有把當初國家領導人和各省市的主要領導人直接與專家對話的優點繼承下來。

讓曾光感到非常遺憾的是,高級別專家組到了湖北以後,並沒有見到湖北省和武漢市的黨政一把手,以至於未能及時提出一些建議。

“公共衛生的問題永遠是重要的。在重大疫情面前,應該如實報告疫情情況,公共衛生安全問題不能被維穩心理、經濟發展、城市形象等方面所壓倒。疫情如果報告晚了,將會造成巨大的損失,而此前所要的維穩、城市經濟發展等想法都將毀於一旦,而且還要付出血的代價。”

疫情直報系統要發揮應有作用

當前,疫情防控已進入“下半場”,如何抓緊抓實抓細常態化疫情防控,有針對性地加強外防輸入、內防反彈舉措,不斷鞏固防控戰果,推動完善公共衛生體系,切實提高應對突發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能力和水準等問題成為了大眾關注的焦點。

李克強總理在工作報告中也提到,要堅持生命至上,改革疾病預防控制體制,完善傳染病直報和預警系統,堅持及時公開透明發布疫情信息等。

曾光表示,疫情預警系統要走正路,不能把疫情報告的標本送到疾控系統外去檢測,要讓直報系統發揮應有作用。

時代財經了解到,在經歷2003年SARS疫情之後,官方重金建立了法定傳染病與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監測信息系統(以下簡稱“網絡直報系統”),該系統對各類傳染性疾病展開監測與報告,不明原因肺炎更是監測、報告的重點。

網絡直報系統覆蓋了全國所有縣級以上疾病預防控制機構,同時覆蓋98%的縣級以上醫療機構和96%的鄉鎮衛生院。

這個系統最大的特點就是直接報告。醫院可在網絡系統中點擊報告病例,不用通過逐級審批,中國疾控中心就可以在第一時間收到,並且疾控中心有一組人專門監測該系統,一旦發現某地上報不明肺炎超過5例,就會自動觸發核查機制。

但從媒體報導來看,無論是疫情上報第一人張繼先,還是醫院,乃至武漢市衛健委醫政醫管處發到醫院的緊急通知,都沒有提及網絡直報系統。這也意味著疫情初期,這套重金打造的直報系統相當於被旁置,毫無存在感。

有業內人士曾對此作出解釋,首先,早期新冠病毒肺炎是一個新發疾病,尚未被確認為“法定傳染病”,因此不在系統的法定傳染病之列,無法上傳至法定傳染病系統中。

其次,系統雖然設置了針對不明原因肺炎的直報,但一個新發病毒,連專家們都拿不準,基層的接診醫院與疾控部門更搞不清楚,這也導致不明原因肺炎監測在地方醫院運行效率太低。

網絡直報系統前期失靈,暴露了重大疫情防控體制機制、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系等方面存在的明顯短板,後續還需繼續進行改進和鞏固。

社會對公共衛生缺乏敬畏之心

公共衛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疾控體系是公共衛生體系的一個核心力量。

在國內新冠疫情期間,疾控中心和疾控人員在疫情防控上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但疾控體系戰略定位並沒有被充分認識,對整個體系的建設投入也沒有充分重視。

“控制新冠疫情,最重要的是中斷病毒的流行,在這個方面,我們整個疾控隊伍做了大量的工作,體現並傳播了中國經驗。”不過,曾光進一步對時代財經表示,“我國公共衛生包括疾控人員的待遇和地位是比較低的,甚至在很多傳播上,媒體和大眾都將重點放在了臨床方面,忽略了疾控人員的貢獻。這也說明了社會對公共衛生了解不夠,對公共衛生還缺乏敬畏之心。”

此次政府工作報告中,多次提到了疫情期間廣大醫務工作者的貢獻。因為疫情的影響,不少醫院關停了部分科室,甚至全面停診,對醫務工作者影響極大。

政府工作報告中還提出,將居民醫保人均財政補助標準增加30元,開展門診費用跨省直接結算試點;對受疫情影響的醫療機構給予扶持;促進中醫藥振興發展;嚴格食品藥品監管,確保安全等。

在曾光看來,公共衛生的改革以人民健康為出發點,李克強總理所說的“生命至上”也表明了政府重視生命權和健康權。“花相同的錢提高人民健康,最好的辦法是預防為主。”

曾光表示,醫改中大量資金都放到醫院方面了,導致疫情監控系統沒有得到相應的經費,希望今後能夠給疾控系統足夠的重視。”

事實上,此次政府報告中還強調,要用好抗疫特別國債,加大疫苗、藥物和快速檢測技術研發投入,增加防疫救治醫療設施,增加移動實驗室,強化應急物資保障,強化基層衛生防疫。

對於抗疫特別國債,曾光認為這說明國家準備花大氣力去鞏固抗疫的後續事宜。“希望這筆錢可以用到適當處,進一步鞏固我國公共衛生安全系統,穩定疾控隊伍,增加優秀疾控人員的輸入。”

對於強化基層衛生防疫,曾光指出不僅要強化基層,還要強化中西部地區。“各地區公共衛生存在差距,尤其是中西部地區在經費和人員技術力量上都很薄弱。我們培訓過的人才,往往是孔雀東南飛。”

在曾光教授看來,通過此次新冠疫情,暴露了我國公共衛生系統很多深層次的問題,甚至很多短板還沒有暴露出來。“希望此次改革對整個公共衛生體系有所觸動。”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