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足球的“火與冰”

  同樣的配方,同樣的味道,不同的是,四年又過去了。

  點球不進,射門偏出,禁區內屢屢被放到,任意球如數放了高射炮,賽後的梅西一臉的茫然,滿腔的憤怒,對自己的發揮極不滿意,狠狠扯掉了隊長的臂章,這不是正常的梅西,但這卻是正常的阿根廷隊。

  沒有水銀瀉地般的進攻,沒有梅花間竹般的配合,沒有音樂流淌一般的節奏,所有的美好預期都被冰島隊門前如森林一般的大長腿打破了,你可以抱怨他們“老鼠不出洞,只等儂來攻”是對足球這項運動的褻瀆,但考慮到三十萬人口的國家,位居北極苦寒之地,孤懸海外,不知道天造地設多少年,才湊齊這麽一批天才的球員,出現在世界杯的舞台上,已經是非常非常的不容易了,你不能要求他們太多。

  踢得好看,還能贏球,確實有些難,但並非完全不能做到,要說技術的細膩性,西班牙比阿根廷有過之而無不及,門前反覆倒腳,如繡花一般耐心,待對方稍有懈怠,一個直塞,前鋒心有靈犀,動若脫兔,球到人到,渾然天成,這考驗的是隊員的默契和悟性。幾年前的哈維和伊涅斯塔顯然做到了,他倆的配合幾乎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境地,傳球妙之毫巔,早一點會越位,遲一點就被對方破壞,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那麽一個點上,球就進了。

  阿根廷有沒有這樣的大腦,當然有,你能說梅西比不上哈維,比不上伊涅斯塔?單論個人能力,梅西不僅不會比他們差,還要強於他們,除了組織進攻外,梅西還有超強的得分能力。梅西需要的,或許是那個和他心有靈犀的同伴,他傳出來球來有人能跑到,他跑出位來有人能傳到,阿圭羅,伊瓜因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但在他們之間的配合上,少見那種電光火石般的默契。

  鼎盛時期的阿根廷隊是怎麽踢球的?以94年美國世界杯為例。小組賽對陣希臘,有一個進球在希臘禁區前沿經過四腳傳遞,由馬拉多納一腳刁鑽的射門得分。這四次傳遞全是一腳出球,沒有任何多餘的盤帶,由馬拉多納發起,由馬拉多納終結。球如鬼魅一般在地面穿行,希臘球員連毛都沒碰到,這球就進了。你能說希臘球員的防守能力不如冰島嗎?喜歡足球的人都知道希臘神話,希臘神話是怎麽創造的?就是一群堪比希臘雕塑一般體型健壯優美的男人,用混泥土一般的防守,用N個1:0,最後登上了歐洲杯的最高舞台。

  控球不是目的,進球才是目的,取勝之道唯在於快,像小李飛刀一般,間不容發,慢吞吞的倒球,莫說對手是紀律嚴明,身材高大的冰島隊,就是扶不起來的中國隊,要進球也不易。日本的張本智和為什麽能接連戰勝馬龍,樊振東等重量級國手,說到底也就是一個快字了得。

  至於阿根廷隊的防守為什麽總是那麽弱不禁風,這也沒辦法,一個自由,灑脫,狂野慣了的民族,是沒有那麽多孩子喜歡踢後衛的,總是禁錮在自己半場,等待別人來攻,哪有去攻打別人來得酣暢!阿根廷從來不是以防守見長的球隊,只要他們進攻的火力足夠猛烈,防守就不成為問題。

  不能不誇誇冰島,這是一個奇怪的國度,要不是因為足球,恐怕沒多少人會對之投以更多的目光。三十多萬人口,除去婦女兒童,除去老人病人,除去蹲監獄的,乾消防的,剩下23個人,居然就能在世界杯上威震四方。當然這只是一個玩笑,但冰島人的成材率之高確實令人瞠目。

  其實,在冰島,不僅僅有足球,還有文學,有繪畫,有各種各樣的藝術。也可能是冬季漫長,夏季苦短,冰島人酷愛讀書,評價一個人有沒有價值,夠不夠等級,要看他的書架。據說,在首都雷克雅未克一地就有四百多位作家,要是平均開來,恐怕也是全世界擁有作家人數最多的國家了。

  冰島的夏天只有三個月,從五月份冰雪融化,大地回春,到九月份天寒地凍,慢慢長夜來臨,冰島人能享受到戶外活動的時間少之又少,那他們冬季是在哪裡踢球哪?我對此有些不可思議,只能冒昧的揣測一下。冰島是一個多火山國家,出首都雷克雅未克不遠就是熔岩構成的曠野,上面覆蓋著一層薄薄的苔蘚,那裡的溪流流淌的不是清冽的山泉水,而是熱氣騰騰的火山溫泉,或許,冰島人正是將這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地熱用來發電,用來給首都的數個室內足球場供熱,供電,使得他們在將近十個月的冬季期間,也能揮汗如雨,熱火朝天的將足球這項運動進行到底。

  冰島人體格的強壯,性格的狂放從下面這個小笑話中也可以看出。在冰島租車旅行要格外小心,據說,他們能在粗糙原始的碎石路面開出賽車一樣的速度來,還據說,開車的人中一半都是醉酒駕駛,另一半在打電話,而兩者同時有的並不在少數。

  阿根廷和冰島這兩個國家,一個靠近南極,一個靠近北極,風格卻大不相同,奔放與嚴謹,飄逸與凝重,火與冰,帶給我們不一樣的體驗,帶來了無比享受的視覺盛宴,感謝他們!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