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最宅春節過去了 遊戲公司悶聲發大財 網咖老闆掙扎求生存

每經記者:許戀戀 董興生 每經編輯:杜毅

疫情過境,“宅經濟”迎來爆發,遊戲尤甚,被不少券商稱為“最強春節檔”。然而網咖和電競等相關線下娛樂場景卻遭受巨大打擊。網咖暫停營業,電競比賽更是無法開展。

2月12日,QuestMobile發布的數據顯示,春節假期《王者榮耀》用戶時長暴漲75%。伽馬數據顯示,春節7天(從除夕到初六),蘋果暢銷榜TOP10遊戲流水同比增長超40%以上,TOP10-60遊戲流水增長超100%。

遊戲在“笑”,網咖卻在“哭”。在中國誕生已20多年的網咖行業,在2020年迎來當頭一棒。“現在的營業額是負數,因為還要按時交房租,還要給員工發工資。”網咖老闆劉清對每經記者無奈表示。

【一】

網咖篇 | 遭遇24年最冷冬天

2012年,四川阿壩州的劉清(化名)拿著35萬,投資了一家連鎖網咖。這家連鎖網咖品牌已經有近20年歷史,在成都市區、都江堰以及川西地區,共有8家分店,1200多台設備。平日裡,劉清負責管理川西片區的店面,事情不多,收入不錯,日子過得悠然自得。

但今年,劉清早沒了往常的悠然,每天醒來滿腦子都是焦慮。

焦慮 網咖老闆苦苦掙扎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遊戲遊藝、歌舞娛樂、上網服務場所等,成為最早受到波及的一批。1月24日前後,全國各地主管部門先後發出通知,所有文旅部門暫停營業。經歷了20多年的曲折發展後,正在力求突破轉型的網咖行業,遭到沉重打擊。

1月24日,成都所有互聯網上網服務場所全部暫停營業,緊接著,川西地區的網咖也全部關張。劉清成為眾多被影響的網咖小老闆之一,苦苦掙扎,等待疫情結束。

圖片來源:攝圖網

“現在的營業額是負數,因為要按時交房租,還要給員工發工資。”劉清告訴記者,8家店鋪每個月的房租是10萬以上,再加上員工工資,一個月投入20萬左右。“租的房子都是私人的,跟房東談過能不能減免租金,結果房東說,特殊情況下,不給你漲房租就不錯了。”

截至2020年2月13日,劉清的網咖已經暫停營業近20天。2月10日,全國不少地區的賓館酒店等陸續恢復營業,但網咖、影院繼續停業。疫情仍在繼續,網咖何時開門是個未知數。“肯定很焦慮,但也沒辦法,全國都這樣,只能慢慢等待。”劉清說。

像劉清一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網咖老闆,還大量存在。全國十餘萬家網咖,在這個冬天集體遭遇“極寒”。

從1996年上海誕生第一家網咖算起,這個專門提供上網服務的場所,已在中國存在了24年。20多年間,中國的網咖產業經歷了數次起落。快速發展時期,網咖成了搖錢樹,但隨著家庭網絡的普及、管控政策的收緊,網咖行業也曾經歷過長達10年的低迷期。網遊興起後,網咖再次火得一塌糊塗。

“最火的時候,一個網咖牌照被炒到80萬,甚至100萬。”順網科技首席戰略官徐鈞此前接受每經記者採訪時表示,儘管牌照千金難得,“但只要開網咖,就一定很賺錢,一年就能回本,第二年賺的全是利潤”。徐鈞說,在最火爆的年代,網咖行業利潤率高達35%-40%。

但在最近幾年,網咖行業由盛而衰。以2018年為例,當年,中國互聯網上網服務行業協會發布的《2018中國互聯網上網服務行業發展報告》顯示,全國上網服務行業場所約為13.8萬家,同比下降4.2%,實現總營收706億元 ,較2017年同比下降0.3%

轉型 上市公司探索雲網咖模式

有行業人士認為,線下網咖無法做生意,會殃及到相關的上市公司,比較典型的公司是盛天網絡。盛天網絡總部正是位於武漢,網咖市場主要集中的華中地區,尤其是湖北市場,正是此次疫情重災區。

一位資深行業從業者在接受每經記者採訪時表示,和餐飲業差不多,網咖也只是線下受到衝擊的一個縮影,網咖本身就被手遊衝擊得很厲害,“希望網咖行業能撐過這個冬天吧”。

圖片來源:攝圖網

根據盛天網絡披露的最新財報(2019年三季報),上市公司互聯網增值服務收入和廣告收入累計佔比超過70%。在行業人士眼中,這是對網咖開機率依賴較大的表現。

不過每經記者也同時注意到,盛天網絡曾並購手遊公司。盛天網絡2019年七月份公告擬4.2億元收購手遊公司天戲互娛70%的股份,天戲互娛承諾2019年~2022年度扣非淨利潤分別不低於6000萬元、6480萬元、7776萬元、8100萬元,四年累計扣非淨利潤不低於3.08億元。分析認為,如果業績並表,或許能夠對衝相關業務。

即便沒有疫情,網咖本身也需急切尋求轉型之路。疫情發生後,也有頭腦靈活的網咖老闆想出了自救方式,以共享模式,將網咖主機出租給遊戲玩家,靠租金來維持生存。但最低4000元的押金和每天30元的租金,讓不少玩家望而卻步。以共享模式自救的嘗試,看起來並不成功。

疫情下,有公司開始摸索雲網咖模式。2月10日,順網科技宣布向全上網服務行業免費提供雲網咖解決方案,順網雲網咖為網咖利用存量電腦(閑置機器)和帶寬通過順網獨立研發的雲電腦技術(高性能遊戲主機雲化)向玩家提供服務。對於玩家而言,意味著打遊戲不再受地域限制,只要有手機或普通電腦,就可以通過雲端調用附近網咖的專業遊戲主機。

徐鈞認為,由於雲計算和雲遊戲的出現,讓雲網咖成為現實。他表示,網咖公共集中上網場所的概念,終將會消失。“在雲計算時代,網咖只是一個平台化的概念,不同地方的人可以用不同的終端,在不同場景下輕鬆聯網。”如此一來,依賴於平台技術,遊戲玩家可以隨時隨地組成“網咖”,不再依賴於線下的網咖場所。

或許,未來的圖景十分美好,但在抵達未來之前,網咖行業需要先熬過眼下的嚴寒。“現在看起來是寒冬,但實際上真正的挑戰還是在疫情結束之後。”上述行業人士表示。

【二】

遊戲篇 | 迎來“最強春節檔”

雖然網咖低迷,但遊戲卻真正迎來了一個火爆的假期。“感覺王者峽谷的好友多了很多。”一位遊戲玩家告訴每經記者,這個假期他最大的感受是,遊戲裡在線好友比平時多了很多。另一位女性玩家也表示,春節宅在家,平時不怎麽充值的她,已經為正在玩的某款女性向遊戲充值超過千元。

火爆 遊戲公司一季度業績將明顯提振

每經記者通過對各類遊戲玩家的採訪發現,這個假期,遊戲成了很多人宅在家裡的消遣法寶,用戶對遊戲的使用時間明顯拉長。

2月12日,QuestMobile發布的《2020中國移動互聯網“戰疫”專題報告》顯示,受疫情影響,今年春節假期移動互聯網日活躍用戶規模、日均用戶時長均創歷史新高。《王者榮耀》用戶時長暴漲75%,從111分鐘增加到194分鐘,《和平精英》也從99分鐘增加到124分鐘。《和平精英》拿到版號時間不長,這是《和平精英》第一次參與春節檔,因人數過多,伺服器一度被擠爆。

QuestMobile數據顯示,《和平精英》日均用戶增長2747萬、《王者榮耀》日均增長2629萬。2020年春節前後,《王者榮耀》的日活躍用戶最多,春節皮膚活動時期峰值達到了9535萬人;其次是《和平精英》,峰值達到了7994萬人。

圖片來源:攝圖網

遊戲人感受到了這波紅利。在國內某知名遊戲上市公司工作的楊韻告訴每經記者,近期公司產品營收提升明顯,用戶量提升幅度很大,單個項目春節期間營收環比增長30%~50%。楊韻還透露,相關產品日流水增幅更大。每經記者也了解到,盛趣遊戲2020年春節七天收入同比增長60%,旗下端遊手遊全面開花。

表現最讓人驚豔的仍是頭部手遊,不少頭部遊戲流水破了紀錄。國金證券提到,《劍與遠征》的峰值單日流水肯定突破了1億,網易遊戲《陰陽師》月度流水可能為6億到7億量級,是2019年以來的最高紀錄。更有券商經過和相關產品及渠道方確認後報導稱,《王者榮耀》大年三十當天流水就有20億左右。每經記者向騰訊遊戲和網易遊戲求證春節期間相關遊戲表現,但並未得到官方回復。

申萬傳媒認為,頭部遊戲、休閑遊戲表現亮眼。春節期間iOS免費榜排名上升最快的前1268個APP中遊戲佔了35%。就市場關心的頭部遊戲來看,2020年春節期間iOS暢銷榜TOP20遊戲下載量同比增長130%,走出2019年低谷並超過2018年水準。

但也並非所有遊戲都有所受益。申萬傳媒表示,TOP51~60遊戲在2020年總體下載量增長了1倍,而TOP101~110、TOP201~210遊戲下載量增長不明顯。“ 疫情影響下,我們預計頭部遊戲公司取得較大業績彈性。”

伽馬數據首席分析師王旭告訴每經記者,本身春節就是遊戲企業推各種資料片或深入運營的時期(如買量),再加上今年春節的特殊情況,是這段時間整體表現不錯的主要原因。

遊戲產業分析師張書樂則向記者表示,這種影響不會長期持續,遊戲本身的用戶已經觸及到天花板。但這個春節用戶使用時間延長,用戶ARPU值相應有所提升是必然的,Q1財報肯定會表現得比較明顯。

隱憂 疫情後行業或陡生變局

遊戲行業迎來最強“春節檔”的喜悅下,行業人士喜憂參半。

“希望這波返工,疫情不要再擴散了,再延遲我怕公司都沒了,我真的好想上班。”2月10日是很多遊戲公司復工的第一天,上海某遊戲公司員工向記者無奈地調侃道。她認為,雖然不少遊戲公司延續在家辦公模式,不少工作也能在家完成,但確實影響效率。

在武漢的遊戲公司十分苦惱,即便其他地方復工,武漢由於疫情嚴重,員工復工遙遙無期。卓訊互動董事長劉亞卓表示,在家辦公的效率大概會折損30%~40%。同時他也非常擔心未來3~4個月的業務走勢,現在大家是很閑,但復工之後一定比往年更沒心思遊戲,用戶數據可能會大規模下滑。

更為直接的,是對產能的影響。對於遊戲行業整體而言,疫情的影響也在持續蔓延,接下來對遊戲公司來說或許是一場消耗戰。在線辦公對開發簡單遊戲產品或許影響不大,但是對大型產品而言,無疑會降低產能。此外,新品上線壓力也會增大,因為線下資源短時期內根本無法利用。

疫情帶來的另一個影響是行業格局的陡然生變。一個不得不注意的現象是,字節跳動在最強遊戲春節檔的突然殺出。根據天風證券的研究數據,2020年休閑類遊戲成主角,在年初一的免費榜排名中,《小美鬥地主》《陽光養豬場》《腦洞大師》《我的小家》《我功夫特牛》佔據前五,除《和平精英》和《王者榮耀》外,免費榜其余八款遊戲皆為休閑類遊戲。

每經記者注意到,前五款產品中,有三款皆是字節跳動發行的遊戲。春節期間火爆的鬥地主遊戲類別裡,字節跳動力推《小美鬥地主》(姚記科技研發)、《新萌鬥地主》,形成了與騰訊《歡樂鬥地主》分庭抗衡的格局。

王旭告訴每經記者,休閑遊戲尤其是棋牌類遊戲取代了線下聚會功能,增長迅速,貢獻不可忽視。

不過在上述開發者看來,字節跳動的優勢仍在休閑遊戲,這次春節檔表現尤其明顯。重度遊戲依然任重道遠,無法和傳統遊戲大廠如騰訊網易等抗衡。

每經記者注意到,自鼠年開市至今,網絡遊戲概念版塊漲幅已經超過10%。從個股看,三七互娛漲幅超過20%,三五互聯漲幅一度超過100%。截至發稿,三七互娛股價36.92元,市值782.4億。三五互聯股價12.45元,市值45.5億。

(應採訪對象要求,劉清、楊韻均為化名)

每日經濟新聞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