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鹹豐臨終前,為何拒絕了恭親王見他最後一面的請求?

清代的皇室子弟,在秘密立儲的皇位傳承制度之下,都具備理論上繼位的可能性,因此他們天生下來便存在競爭的關係。

在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有的只是永遠的利益。清代皇子兄弟之間,也由利益所驅動,互相直接形成聯盟或敵對關係,其變化錯綜複雜。清中葉的鹹豐皇帝與恭親王這對兄弟,便是由親友化為仇讎的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在道光皇帝膝下子女中,鹹豐(奕詝)和恭親王(奕訢)二人年紀相仿,又因鹹豐生母早逝,兩人由恭親王生母靜妃共同撫養長大,因此二人自幼時起關係就非常親密。

在後來兩人的奪位鬥爭中,鹹豐成功得到道光的認可,擊敗了恭親王,也並未因此對弟弟進行打壓,而是遵照道光遺命,敕封其為親王,擔任領班軍機大臣,倚之為左右手。在這一時期,鹹豐對恭親王是真實以兄弟相待,對其給予了極大信任的。

在清代皇室子弟之間,更多的是爭權奪利,甚至自相殘殺,像鹹豐和恭親王如此親密的兄弟關係並不多見。可惜兄弟兩人之間的感情無法從一而終,鹹豐早期對恭親王的信任,後來演變成了徹頭徹尾的不信任。

在鹹豐末年,英法聯軍進犯京城,鹹豐皇帝到熱河逃難,命恭親王留守與聯軍談判。鹹豐駐扎熱河後,身體每況愈下,病危之時,恭親王請求到熱河覲見,而鹹豐卻強撐病體,在恭親王的奏折批複:“相見徒增傷感,不必來覲。”往日兄弟,已到了老死不相往來的地步。

是什麽讓這兩兄弟之間感情疏遠至此呢?雖然並非直接源於明面上的爭鬥,但權力導致的猜忌,卻是罪魁禍首。

道光皇帝臨終前,在一份遺詔中,同時寫上封奕詝為太子,封奕訢為恭親王的決定,看似是對兩兄弟進行平衡,但卻因為恭親王權力過大,埋下了猜忌的種子。

我們前面講到,鹹豐和恭親王都由恭親王的生母的靜妃撫養長大,鹹豐也確實對靜妃如生母般侍奉。然而侍奉如生母,畢竟不是真正母子,在親骨肉尚能自相殘殺的深宮中,靜妃對待親子和養子之間還是會有偏頗。

據王闓運《祺祥故事》記載,靜妃晚年臥病,有一次鹹豐前往探視,靜妃將其誤認為恭王,對他說:“汝何尚在此?我之所有,盡與汝矣。彼性情不易知,莫惹嫌疑也。”這件事情,讓鹹豐皇帝意識到,自己用心侍奉的養母,並非對自己和弟弟能一視同仁。結果靜妃這番避嫌的話,反而成了最大的嫌疑。

鹹豐對靜妃和恭親王母子猜忌的情緒,在靜妃去世後徹底爆發了出來。最初鹹豐登基時,由於沒有尊皇帝養母為太后的先例,因此鹹豐隻封靜妃為太妃。靜妃臨終前,希望能得到太后的敕封,向親子恭親王說明了這番心意。

恭親王在向鹹豐轉述母親臨終意願時,鹹豐一時不置可否地應了兩聲,恭親王一時情急,以為這是鹹豐的許可,便倚仗自己軍機大臣的身份,擅自擬旨晉封了靜太妃為太后。雖然恭親王是一片孝心,但在鹹豐看來,此為越權之舉,因此自此以後,便疏遠恭王了。

已經破裂的關係再難彌補,儘管後來鹹豐再次起用恭親王,但沒有再真正信任過他。鹹豐在臨終前,已有許多傳言說恭親王和洋人私下達成交易,準備謀反,因此鹹豐自知命不久矣後,不願讓恭親王前來熱河乾預立儲大事,至死不再見兄弟一面。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