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振奮全美國的疫苗“好消息”又是忽悠?!學者怒批不誠信

昨天,一則來自美國知名疫苗企業Moderna的消息,令美國股市大漲。因該疫苗公司宣稱,他們正在研發的一種新冠病毒疫苗在臨床試驗中取得了“積極成果”,所有志願者都出現了抗體。

然而,這個缺乏數據支持的說法,很快就遭到了學界的強烈質疑。一位美國哈佛大學的前教授更是怒斥Moderna這樣的行為是在“傷害”公眾對科學界的信任!

在這些質疑中,來自美國專業醫療資訊網站STAT的一篇報導就詳細列出了Moderna公司所謂的“積極成果”中所隱藏的各種問題:比如與該公司合作的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並沒有對此事表態,而是選擇了沉默;又比如Moderna公司披露的樣本量太小,還缺少疫苗能持續多久等關鍵問題的詳細信息,無從讓專業人士去判斷其所為的“積極成果”到底如何。

截圖來自STAT的報導

STAT在報導中還特別提到,儘管Moderna公司宣稱在疫苗的臨床實驗中,相關志願者都出現了與新冠肺炎康復者相同或更高的“抗體水準”,但對於新冠肺炎患者的大量臨床研究卻發現,不同康復者體內的抗體水準是有差異的,其中輕症患者的抗體水準會很低。有來自中國的臨床調查更發現,在175名輕症患者中,有些人康復後體內甚至檢測不到抗體。

耿直哥查詢後發現,STAT所指的論文是4月10日由複旦大學和上海公共衛生臨床研究中心等機構發布的一篇對新冠肺炎康復患者的進行的調查,研究者發現,在175名輕症康復患者中,有30%新冠康復者抗體水準低,有10名康復者無法檢測出抗體。

STAT因此提醒說,除非Moderna公司拿出詳細的數據,展現其疫苗臨床實驗志願者體內的抗體水準到底如何,否則公眾和學界都無從判斷該公司的疫苗是否有效。

截圖來自STAT的報導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美國彭博社的報導,就在STAT的這篇報導發布後,因為Moderna公司此前宣布疫苗取得“積極成果”而大漲的美國股市以及該公司的股票,隨即下跌。

截圖來自彭博社的報導

對於Moderna公司更嚴厲的批評,來自美國《華盛頓郵報》刊登的一篇由一位哈佛大學醫學院的前教授撰寫的文章。

這位學者名叫威廉·哈茲爾廷(William A. Haseltine),是一位美國知名的傳染病學專家,目前他是全球健康智庫ACCESS健康國際主席。

在文章中,哈茲爾廷認為Moderna公司這種不給出詳細數據就宣稱自己的疫苗取得“積極成果”的行為,是在損害公眾在疫情中對於科學界的信任。

他甚至認為Moderna公司的這種行為,就好比一個上市公司的老闆,在沒有拿出任何營收數據的情況下就宣稱自己公司經營狀況良好,而這種行為是被美國證券交易監督委員會嚴格禁止的。

截圖來自哈茲爾廷撰寫的文章

不僅如此,哈茲爾廷還表示,在新冠疫情期間,一些藥企、政府機構乃至科研機構,出於利益目的都在突破學術和科學的底線,在不拿出詳細數據可供核實的情況下,就不斷宣稱自己的研發工作有了“好消息”。他管這種傷害科研公信力的套路叫“把新聞通稿當科學論文發”(Publication by press release)。

在寫到此處時,哈茲爾廷還點名一度被輿論炒成“人民的希望”的神藥——瑞德西韋,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曾宣稱瑞德西韋的臨床實驗顯示該藥物對治療新冠肺炎有明顯的效果,可以縮短病人住院的時間。可在這個消息發布後已經過去20多天了,支撐這一說法的數據仍然沒有被公布出來。

截圖來自哈茲爾廷撰寫的文章

此外,哈茲爾廷還提到了牛津大學的詹納研究所此前宣稱取得的一項疫苗研究“進展”:當時一名參與了相關臨床研究的美國國家公共衛生研究院的科研人員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還說這個疫苗取得了“成功”,可2周後公布的詳細實驗數據卻顯示,這個對猴子進行的疫苗實驗中的“進展”,其實只是令猴子肺部的病毒減少了,但沒有減少鼻腔分泌物裡的病毒,也就是說這個疫苗並沒有對猴子產生實際的免疫效果。

截圖來自哈茲爾廷撰寫的文章

在文章的最後,哈茲爾廷表示,雖然在當前的危機之中,需要盡快分享醫學科學的數據和信息。但僅僅發布一個媒體新聞通稿是不夠的,還需要拿出證據和詳細的數據來。否則學界和臨床的醫生們將無從判斷這些“好消息”到底是否可以用於他們的病人。

他還提到媒體的責任,表示醫學科學是需要公開透明的數據和信息支持的,而不是公眾怎麽喜歡就怎麽報,而如果想取得真正的科學進展和戰勝疫情,這些標準就不能被丟棄。

我們認為他的這番話,不止美國媒體,包括我們中國媒體在內的全球各國媒體,都應該聽進去。

截圖來自哈茲爾廷撰寫的文章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