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疫情下旅遊業的巨變:每天損失15萬 連喘氣都覺得累

本報記者 陳秋 北京報導2月1日下午,楊蘭結束幾個小時的關於疫情後餐飲酒店的運營直播後,對經濟觀察報記者總結了“不樂觀”這三個字。

楊蘭是河南省食品安全協會副會長,也是國家認證的餐飲職業經理人、谘詢師。隨著疫情的進一步惡化,雖然她和大家一樣每天都在家裡休息,但在網絡端的信息卻未曾停息過,受到這次疫情影響的粉絲們紛紛向她發出求救信號,“停業”對於旅遊行業是很致命的。

目前疫情形勢多變,整個旅遊行業,包括酒店、旅行社、OTA和餐飲,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攜程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說,國家鐵路、民航、文旅等相關部門僅在一周內便推出了11條新政,每一次都會帶來旅客的退改需求井噴。

“大的企業都在幫助供應商解決一些資金墊付的問題,小企業則面臨著生死抉擇。”易觀智庫旅遊行業研究中心總監薑昕蔚對記者說,旅遊行業本是一個高強度依賴現金流的行業,所以這個挑戰是前所未有的,目前來看要接受至少兩個月沒有什麽新的現金流進來的巨大挑戰。

而接下來,怎樣保證隊伍的穩定、保持公司財務狀況相對穩定,將會是短期內整個行業的重點工作。

巨變

“難受、煎熬、焦慮、彷徨、迷茫。”這幾個詞表達了佛山市維多利亞酒店創始人鄭叫獸(原名鄭沛林)的心情,也代表著全國酒店行業人的心情,特別是酒店業主老闆們的心情。

在疫情爆發後,他公司旗下的八個酒店雖然都沒有歇業,但也和歇業差不多了,每天只有幾個訂單。

“現在整個公司每天損失15萬元左右,如果像這樣的情況再延續兩個月,估計我就得喝西北風了。”鄭叫獸對記者說,本來去年已經是酒店行業非常低迷的一年,現在是躺在沙發上連喘氣都覺得累。

鄭叫獸看到酒店領域,現在受影響最大的是景區的酒店,特別是像三亞這種過年期間的營業額佔據全年營業額中大部分的,然後是會議型和接待外賓較多的酒店。

“分布在市中心的商務型酒店,只要熬過了當前的危機,就基本沒什麽大問題了,很多商務性的客人只是把商務出差推遲了,後期會有一波報復性的復甦。”鄭叫獸說,最不受影響的是夏季型的渡假酒店,如莫乾山的民宿類酒店、西藏和新疆主營內地旅遊客的酒店,因為冬季本來就是他們超淡季。但哭笑不得的是,現在電競類的、電影類的主題酒店反而生意不錯。

同樣受到影響的還有餐飲行業,在疫情還沒爆發之前,楊蘭經常和餐飲、酒店行業的朋友們,包括美食達人聚會聊天,大家覺得近兩年的行情都不是很好,因為三高一低(人工成本高、原材料高、房租高和售價低),本來是大家想著“臨陣磨槍”,到過年的時候好好的賺上一筆。

楊蘭稱,“前兩天,一個粉絲朋友對我說,他在年前把自己的信用卡刷了,還貸了款,想趁著過年期間開一個飯店。但沒想到疫情爆發了,然後他問我貸款這麽多該怎麽辦,過了年還能不能開了,類似於這樣揪心的問題。”

當下,相對於酒店、餐飲,整個旅行社行業壓力會更大,特別是大量中小企業和旅遊經營者,這種壓力來自春節退團的損失,更來自停業期如何自保能堅持到疫情過去。

一位從事旅遊行業近二十年人士近日在朋友圈發了一條消息感概,“旅遊業全體歇業,損失慘重”。

他是北京朝陽區一家老旅行社的負責人,工作人員大約有60人左右,“從疫情開始到現在,全體歇業,我預計這個情況還要持續3至4個月,這樣的話,接下來房租、工資、社保是很大的問題。而且在春節報名的旅遊團,我們及時給客人退了款,但是支付出去的一些費用遲遲退不回來,有的可能根本就退不回來,也會損失一部分費用。”

該旅行社負責人稱,現在會有一些旅行社因為房租、工資等付不起而裁員,也會有旅行社倒閉。

攜程作為旅遊行業的中堅力量也面臨了大考。此前,攜程發布了《2020春節“中國人旅遊過年”預測報告》顯示,春節或將有4.5億人次出遊。然而,一切都被突如其來的疫情扭轉。

“幾天內,遊客從興致勃勃出行到潮水般退訂,攜程客服扛起10倍壓力,退改數百萬春節訂單。”上述攜程相關負責人稱,時至今日,攜程各個業務線所承受的壓力仍然巨大,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被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之後,全球多個國家頒布對華限制入境政策,涉及數千架班機、多個海外酒店訂單的取消。

熬過去

目前旅遊行業進入了冰凍期,如何熬過去,如何實現行業自救是大家的共同目標,另一面大家的心情也是五味雜陳。

鄭叫獸現在和大家聊的最多的就是:活著,如何讓公司活下去!為此,他在大年初二組建微信群,一共建了十幾個群,名字叫“中國酒店互助自救溝通學習群”。

在這些微信群裡,有近萬名酒店從業人員在裡面互通信息,有法律專家幫忙解決特殊時期與房東的租金的法律問題、與員工的薪酬福利的法律問題,還有各種的水電系統專家解答歇業過程中或強撐著開業的水電工程注意問題,以及解決如口罩、消毒液等的物質採購問題,群裡甚至還有心理谘詢大師幫忙解決心理問題。

鄭叫獸稱,現在大家每天在群裡會不斷的發出每個酒店遇到的各種各樣的問題,如有些地方連洗滌廠都關停了,有些酒店前台員工集體的連工都不辭消失回家,問題多多,每天能聚集成一本百科全書,我們的每個群的專家們每天都是隻睡幾個小時,努力幫大家排憂解惑,現在已經積累了近百項應急預案和措施。

“現在大家盡一切可能削減成本,酒店能活下去,什麽都好說,不然有些酒店老闆真的就會一夜回到解放前了。”鄭叫獸說。

上述旅行社的負責人的情況雖然也不好,但現在的他也在想辦法捱過去,雖然暫時還沒有妙招,但他也沒有閑下來,在朋友圈做起了微商,“幫朋友吆喝一聲,共渡難關。”

攜程這段時期也處於時刻備戰的狀態,從1月20日起,每過幾天就會發布新的根據疫情調整的政策,2月5日,也是疫情導致的長達半個月的旅遊訂單退訂潮趨於平穩之際,攜程向其平台上的機票、酒店、旅遊度假等領域合作夥伴推出“同袍”計劃,投入10億元合作夥伴支持基金和100億元額度小微貸款。此前,攜程已投入2億重大災害保障金,完成了數百萬訂單退改。不僅攜程,飛豬、去哪兒網等OTA平台也多次升級免費退款保障時間和範圍。

在這次疫情過程當中,旅遊行業的所有人都是有損失的,但大家的力量都集中在“客戶”身上,客戶在先,在OTA公司發布的公告中該理念也是被一致認同。

“攜程不但這方面收入沒有,還有不得了的人工服務成本,我們的員工都是加班加點衝上去,也是損失很大。”上述攜程相關人士稱,而且還要幫行業扛很大的擔子。

那麽,旅遊行業的低迷期還要持續多久?楊蘭表示,受到疫情影響,大部分的實體行業都會進入一個疲軟的狀態,沒有半年的時間,是過不去這個坎兒的。

而這次疫情也不免讓人回想起非典時期,攜程發布了非典後旅遊大數據顯示,2003年7月,經過3個月的“速凍期”,非典結束當月,攜程平台票量增長200%,非典後的第一個五一黃金周,攜程平台票量增長500%。

同時,攜程在1月27日的一封公開信中也提到,回想非典之後,2003年7月,國家旅遊局在青島召開了全國恢復振興旅遊經濟座談會,國家旅遊局將總額23億元的旅行社質量保證金的60%退還各大旅行社,以幫助旅行社度過難關。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稅務總局等有關部委,相繼頒布了一系列扶持措施:自5月1日至9月30日,對旅遊飯店、餐飲、娛樂、旅行社、交通等行業,減免42項國家行政性收費和15項政府基金,免征營業稅、城市維護建設稅等稅收,並提供貼息貸款等一系列有力的貨幣財政政策支持。

而現在爭取國家補貼支持,也是此次受到影響的旅遊行業的訴求。

在上述攜程相關負責人看來,現在更重要的是利用好這段特別時期,用心打磨每一款旅遊產品,提升每一道旅行服務,關心每一位遊客的需求。待到春暖花開,一起用旅行為中國加油。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