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取代火幣、幣安、OKex?數字貨幣錢包玩家的大野心

  取代火幣、幣安、OKex?上百家數字貨幣錢包玩家的大野心

  作者:零和

作者:零和

  在中國的區塊鏈世界,正在上演一場激烈的數字貨幣錢包大戰。

  縱觀全球技術的發展史,技術的起源和崛起,幾乎都不在中國。

  區塊鏈同樣如此。

  因此,行業的共識是,引領區塊鏈3.0時代的公鏈項目,誕生在中國的可能性不大,重點還得看矽谷和歐洲。

  那中國還有何機會?

  儘管不擅長技術,但中國人擅長做應用。

  中國的區塊鏈玩家,正在全面發力做一個應用:錢包。

  據一本區塊鏈調查,目前市面上的錢包團隊,已達上百家。其中絕大多數,並非區塊鏈團隊,而是來自金融和互聯網圈。

  它們野心勃勃,甚至認為錢包是未來交易所的終極形態。

  為了搶奪用戶,成為下一任區塊鏈時代的王者,它們開始了激烈的廝殺和暗戰……

  01 錢包湧現

  進入2018年之後,區塊鏈世界的空氣幣很難再隨意“割韭菜”。

  真正好的項目和技術,才有機會殺出重圍,穿越熊市。

  不少從業者認為,中國在下一波的區塊鏈浪潮中,機會並不多。

  這是因為,核心的底層技術,出在中國的可能性不大。

  而中國人最擅長的應用,要等到技術成熟之後,才能發展。

  就如互聯網出現之後,才有互聯網時代的應用大爆炸。

  但是,這些觀察者都忽視了一點:針對數字貨幣人群的應用,大有機會。

  “其實,從去年年底開始,我們就開始重點投資針對數字貨幣用戶群體的應用。”神州數字資本的負責人稱,這些應用,都在針對幣圈的剛需和痛點。

  大數據安全公司知道創宇曾在2018年年初統計過炒幣人群的數量:全球炒幣人群3000萬,中國是600萬。

  針對這個日漸龐大的用戶群體,錢包和交易所一樣,正在成為剛需產品。

交易所承載的,是數字貨幣的交易功能。

  交易所承載的,是數字貨幣的交易功能。

  但錢包,實現的是存儲功能:你可以把幣放在自己的錢包中,還可以給其他人轉幣。

  這就好比,在證券交易所,你可以買賣股票,但你最終還是會將錢轉到自己的账戶中,存儲起來,不可能一直放在證券交易所。

  於是,在中國的區塊鏈世界中,錢包項目開始暗流湧動。

  “現在市面上知名的錢包項目還不多,很多還在醞釀和開發階段。”一位專注在投錢包項目的投資人錢陽稱。

  入場的玩家,很多都是幣圈比較知名的人士。

  比如“神魚”毛世行,創立了錢包Cobo,以太坊的聯合創始人創辦了錢包Jaxx,幣圈知名人士孫澤宇,則創辦了“庫神錢包”。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非幣圈人士,也進入了這個領域。

  比如,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孵化了項目“幣乘”,他們今年4月開始開發,錢包也即將上線。

  大量金融科技,甚至互聯網公司,都考慮入場,開發自己的數字貨幣錢包產品。

  金融和互聯網圈的玩家,甚至佔去了絕大多數。

  “保守估計,現在有上百家的錢包產品。”錢陽推測,實際錢包項目甚至更多,因為很多項目還在研發階段,沒對外宣傳。

  他預估,未來一兩個月,數字貨幣錢包將迎來大爆炸。

  百團大戰,甚至千軍開戰,都存在可能。

  02 競猜遊戲

  為什麽大家都蜂擁進來做錢包?

  不管是互聯網時代,還是區塊鏈世界,都逃脫不了一個鐵律:得流量者,得天下。

  在目前中國的區塊鏈世界,食物鏈最頂端的,就是“BHO”(幣安、火幣和OKCoin)。

  因為它們壟斷了幣圈用戶,成為最大的流量入口。

  但錢包,有機會成為新的流量入口。

  一旦聚集了大量的用戶,錢包的想象太空將變得巨大。

  一本區塊鏈調研了目前市面上絕大多數錢包項目,總結出來,無外乎5種模式:

  第一種,純粹的工具,只能做數字貨幣的存儲,這種模式,意義不大。

  第二種,幾乎大家都想到了的,金融。

  這也是為何,大量金融科技玩家進場做錢包的原因——這正是他們擅長的。

  “傳統金融,無外乎兩部分,理財和借貸。這些同樣可以用在數字貨幣領域。”幣乘的創始人田志勇稱,而他此前是36氪核心創始人之一、氪太空的締造者。

  不少錢包,也紛紛將理財作為它們吸引客戶的一個服務。

  比如,現在Kcash對外宣稱,可以做到8%的年化利率;而位於杭州的錢包團隊Tha,年化利率已經可以達到12%。

  而它們獲得這些利息的方式,大多是通過數字貨幣的“量化投資”。

  比如,Tha自有量化投資團隊,而Kcash是和外部量化投資團隊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神魚的錢包Cobo的理財功能,卻是通過“挖礦”來實現的。

  “以前的幣種中,很大一部分都會采取POS的共識方式,簡單來說,你投入的幣越多,獲得幣的可能性越大,所以,可以將大家的幣聚集起來,集中挖礦。”神魚舉了一個簡單的例子,這就相當於大家眾籌買彩票,得了錢之後,大家再來分。

  至於“借貸”,就是用戶將數字貨幣“質押”,然後再貸出一部分法幣來。

  目前,市面上都按照數字貨幣的50%-60%的額度來放款。

  比如,價值10萬的比特幣,只能貸出來5萬。

  而它們的風控,大多是采取“股票質押”的模型。

  第三種,社交。

  就是在錢包中,加入了聊天、社群等功能。

  比如BeePay這個錢包項目中,就加入了牛人觀點分享,像朋友圈一樣,大家可以點讚評論。

  第四種,就是應用。

  可以在錢包生態中,再植入一些區塊鏈小遊戲,甚至可以像支付寶一樣,找到一系列的落地場景。

  Cobo和Kcash都有這樣的野心和布局。

  第五種,是現在所有的錢包設想的終極模式:支付和交易。

  一本區塊鏈採訪的每一個錢包的創始人,都設想了這麽一個場景:如果在錢包裡,直接可以進行幣與幣的快速交易,就可以取代交易所。

  大家都知道,處在食物鏈頂端的交易所,是如何的暴利。

  錢包玩家們的最大野心,就是成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流量入口,成為下一任區塊鏈世界的王者。

  03 困難重重

  錢包的未來,真能一片坦途,並能直接奪下未來區塊鏈世界的王座嗎?

  邁出的第一步,它們就得躊躇半天。

  首先,它們需要回答,自己到底是要做一個中心化錢包,還是要做一個去中心的錢包。

  去中心化的錢包,典型代表就是imToken和Kcash。

  用戶的數字貨幣,並沒有存到錢包中,錢包只是同步账本,轉账等行為,還是需要區塊鏈來確認。

  “這樣的錢包,使用起來就比較費勁了。”錢陽稱,一般的小白用戶,直接都被擋在了門外。

  因為他們需要自己記下十幾個英文的助記詞,還得記下自己的私鑰,錢包還得給他們解釋清楚,任何人拿走這些助記詞和私鑰,就相當於拿走了所有的數字貨幣。

  “用戶體驗太差,門檻太高,幣圈新用戶很難使用。”錢陽稱,去中心化的錢包適合已經進入幣圈的那3000萬用戶。

  且,他們有經驗和能力,自行保護自己幣的安全——錢包可不承擔責任。

  而中心化的錢包,又是一個全新的思路。

  比如Cobo和Beepay,都是中心化的錢包。

  可以理解為,它們類似支付寶,用戶直接將錢存入支付寶。支付寶內部的各種轉账,實際上就是數字間的劃轉,最後支付寶再統一清算。

  這樣的效率,無疑是快速的,用戶進來,也不用經歷那一套繁瑣的流程。

  但是問題來了:我們將錢存入支付寶,是因為馬雲強大的信任背書;但我們憑什麽信任一個新的錢包平台?它們是否安全,是否會將我們的幣卷走呢?

  因此,安全和增信,成為中心化錢包需要面臨的最大問題。

  “圈內的人都知道,我持有幣的數量,我完全沒有卷幣跑路的可能性和動力。”而神魚,就是靠著自己名譽,來作為這個中心化錢包的背書。

  而BeePay,會引進第三方的保險節點,每次大額轉账,都需要這個節點的再確認。

  引入監督機制、將資產上鏈,這是它們目前能想到的增強信任的方式。

  可以看出,兩種錢包的分工比較明晰:

  中心化的錢包,針對的是新進入幣圈的小白用戶。

  而去中心的錢包,針對的是幣圈的老用戶。

  “我們設想了一條軌跡,先降低門檻,讓小白用戶進來,隨著他們更深入,我們再給他們推薦我們的去中心化錢包,等到他們成為幣圈大戶,我們還會給他推一款不聯網的冷錢包,來安全管理資產。”神魚說,用戶會成長,他們會根據不同階段的用戶來設計產品。

  因此,中心化錢包、去中心化錢包,還有冷錢包,神魚都已經涉足。

  而搞清楚“中心不中心”之後,他們還要想好第二個問題:發不發幣。

  實際上,如果錢包的模式只有存儲、金融兩個屬性,“發幣幾乎沒有意義”,錢陽稱。

  直到走到應用、社交階段之後,幣在其中才有增值和流通的場景。

  到了支付和交易環節,那幣的價值將被無限增大。

  但是目前,幾乎所有的錢包,隻走到第二步,幣在其中的價值,“可能只能給用戶空投了。”

  “我並沒有發幣,空投的也是合作方的幣。”神魚稱,對於錢包這樣的應用來說,早期的ICO沒有價值。

  與其這樣,不如放棄,等到需要的時候再發,否則,幣價也會“不好看”。

  “所以,圈內認為,錢包項目的增值太空不大,更多的投資是為了生態布局,而非炒幣。”錢陽稱。

  厚積薄發、耐得住寂寞,錢包項目就是早期收割流量、沉澱用戶,後期再發力的產品。

  那麽接下來,終極難題來了:如何收割流量,沉澱用戶?

  對於剛進幣圈或者資產並不多的用戶來說,錢包一定是具有“排他性”的。

  “80%的用戶,幾乎都只要一款錢包產品,就可以管理他的所有資產。”錢陽稱。

  那麽,接下來,上百錢包產品面臨的,就是激烈的流量廝殺。

  早期Kcash在獲取用戶時,采取了“奇招”。

  以前大家都是去電報群裡空投“糖果”,免費送一些代幣,激活市場流量。

  但用戶領糖果的步驟十分繁瑣。

  “我們設計了一款糖果紅包,用戶只要點擊紅包,下載Kcash就可以領取。”Kcash的聯合創始人劉琨稱。

  而神魚靠著自己強大的粉絲團,也收獲了早期的5萬種子用戶。

  但對於後面再殺進來的這些錢包團隊來說,流量廝殺就會非常慘烈了。

  “大家都在搶好的項目,試圖去談一個獨家合作,相互導流量。”錢陽稱,但一般小玩家,都沒有機會。

  這件事情,開始變得和區塊鏈沒有任何關係,就如互聯網世界一樣,成為一場最為慘烈的流量爭奪戰。

  無非就是那些套路,燒錢、補貼、合作,拚誰的錢多,誰的資源強。

  錢陽預估,最後市面上90%的錢包都將被淘汰,最終存活下來的,可能就十來家。

  未來幾個月,當所有的錢包項目爆發,戰爭將更加慘烈。

  那麽,存活下來並統一市場的錢包,未來真的可以取代交易所嗎?

  “錢包做到交易和支付,這是終極狀態,但目前來看,沒有那麽快可以達到。”神魚稱,現在頭部交易所的吞吐量,都是每分鐘百萬級別的,如果幣與幣直接交易,以太坊最快每秒20多次的交易速度,那會是多慘的用戶體驗?

  神魚預測,未來3年內,中心化的交易所和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將都是並存的形態。

  中心化的交易所,承載小額、高頻、主流幣種的交易;而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可能會進行大額、低頻、小幣種的交易。

  區塊鏈世界進化速度如此之快,錢包,可能未必是下一個扛大旗者。

  誰將發動對傳統交易所的革命,歡迎關注一本區塊鏈下一篇重磅報導:《交易所的血色革命》。

責任編輯:何凱玲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