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喪屍不再,只剩飆車,《釜山行2》能看的有哪些?

一別六月,今日相見,才知分外想念。

隨著新冠病毒在各地區的肆虐,為防止傳播速度進一步提升,國家關停了多種諸如電影院、網咖等娛樂場所。

7月20日,電影院復工,那塊與我們闊別180多天的大銀幕終於能夠重新亮起,如往常一樣,繼續為我們講述一個又一個的光影故事。

與此同時,各國的電影市場在不同商業大片的帶動下,也迎來了影院復工後的首個轉捩點。

韓國電影行業,早在4月底就開始初步復工,如今已重興旗鼓。

以《釜山行2》為首的商業大片果然不負眾望,即使受疫情影響,但觀影人數仍十分可觀。

很快,《釜山行2》的熱火也傳遞到了國內,在影迷的呼聲中迅速霸屏微博等社交圈。

作為4年前《釜山行》的續作,導演延尚昊本來沒有想著開發續集作品,他認為故事已經結束,沒有任何繼續下去的必要。

可《釜山行》的大獲成功,使觀眾對這部電影的續集備受期待。

2018年8月,延尚昊突然宣布將打造《釜山行2:半島》,並表明自己想要拍攝一部與前作完全不一樣的喪屍電影。

7月15日,《釜山行2》正式在韓國上映,與前作對人性的探討不同,本片更像是冒險類型的商業片,弱化了故事情節,把重點放在了更火爆更充滿腎上腺素的動作戲份上。

它就是普羅大眾,並為了賺取更多的票房而誕生的商業片,讓觀眾看到更過癮的娛樂動作戲份,即是影片的目的。

讓我們的目光,重新回到病毒爆發四年後的韓國。

病毒在釜山擴散後,喪屍們一路高歌佔領了首爾,並在四年內讓整個韓國半島徹底淪陷。

為了將感染者控制在半島境內,其他國家都關閉了與半島的交通。

作為最後一批幸存者,男主俊碩和他的姐夫在香港苟且偷生。

有一天,一個黑幫找上門並告訴俊碩,如果回到韓國境內將一輛貨車後的美金拿到,而且能活著回來,那麽每人將會獲得250萬美金的酬勞。

於是,他和姐夫還有其他幾位成員,坐船回到充滿喪屍的半島,此次冒險正式開始。

憑借黑幫給的信息,一行人輕鬆找到了目標貨車,並準備開回船上。

但此時卻被早就埋伏好的幸存者們截胡,四個人死了兩個,姐夫為躲避喪屍躲在貨車車廂裡被帶走,俊碩被另外兩個小女孩救走。

劫走姐夫的幸存者,原來是駐扎在韓國的631軍隊。

由於長時間處在充滿喪屍的人間煉獄,他們人性磨滅、道德淪喪,以觀看喪屍追逐被劫持的幸存者為樂。

姐夫在無奈之下,淪為了這幫人消遣的玩物。

而俊碩被兩個小女孩帶到了家中,得知貨車中有能與外界聯繫的衛星電話後,小女孩的媽媽敏貞,便開始計劃如何取得手機。

天黑後,一行人秘密到達了631部隊所在的幸存者營地。

此時,俊碩與敏貞本想偷偷將貨車開走,但卻被營地的隊長髮現,一場激烈的槍戰一觸即發。

混戰中,俊碩發現了被當成玩物的姐夫赤裸著上身,精疲力竭的他絕望地站在喪屍群中。

剛從喪屍口下救出姐夫,631部隊的人又聞訊拿槍趕來。

儘管俊碩槍法神準但奈何敵人太多,俊碩被一隻喪屍撲倒,武器落在了危險的走廊中間。

千鈞一發之際,姐夫飛撲撿到槍殺了喪屍,但身在暗處的黃兵長突然開槍,姐夫中槍而亡。

還好敏貞及時開貨車趕到,帶走了渾身是血的俊碩。

越野車與貨車一前一後地走著,憑借小女孩出色的車技及聰明的頭腦,一行人擺脫了喪屍,將車開到了大路上。

本以為可以相安無事,沒想到追逐才剛剛開始。

從營地出來後,黃兵長帶著手下開車緊隨其後,憑借小女孩出色的車技和俊碩的勇敢,一行人終於擺脫了黃兵長的追逐。

碼頭在即,但營地隊長突然從側面衝出,重重地撞向了小女孩開的越野車。

趁著小女孩沒有完全恢復意識,隊長拿小女孩作為要挾,開走了貨車。

開車上船後,隊長被出爾反爾的黑幫打死。臨死之前,隊長將卡車倒退,卡住了輪船擋板,此時喪屍突然出現,感染了船上的人。

爺爺為保護小女孩中彈身亡,空余絕望的俊碩和敏貞帶著孩子們。

突然,空中傳來了螺旋槳撕裂空氣的聲音,原來爺爺的無線電真的聯繫到了外界救援,心中的希望之火又重新燃起。

最終,歷經曲折的四人終於登上了直升機,重新回到了人類文明世界。

如果說四年前《釜山行》的成功,代表著韓國為世界開啟了喪屍電影的新篇章,那麽剛剛上映的《釜山行2:半島》,則是一部標準的商業大片。

二者在情節方面幾乎沒有任何聯繫,本片也僅僅是在題材上進行延續,更多的則是在背景故事下,擴展出一個全新的冒險故事。

本片著重描寫夜戲,利用前作沒有提及過的夜晚,加大了前作喪屍被光和聲音吸引的特性。閃光彈與照明元素的結合,讓夜間追逐有了更多趣味性。

攝影對光影運用和細節還原上,把握的十分到位,沒有什麽看不清楚的場景存在。

不管是在角色設定、場景設計還是飆車戲份等,儼然是按照好萊塢美式商業片的套路進行拍攝。

可以說,《釜山行2》更像是一部商業爽片,以強勁的視效引擎作為動力,作為一種周末的消遣也不失為一種選擇。

雖然《釜山行2》在視覺體驗、動作戲份等方面更多更好,但有失前作為其積累的口碑。

前作讓人驚喜的點之一,是將喪屍元素植入到了亞洲人的人情世故之中,在密閉狹小空間內將人物群像展現給我們。

影片細節滿滿,由於角色的塑造和詮釋十分完整,因此其保持了很好的故事獨立性,這樣一個個鮮活的人物在生死列車上,共同演繹著人性的遊戲。

生存之下,是人性的體現。

但於本作中,對於人性的探索消失了,更多的是逃命般的生存遊戲。

由於故事發生的地點是整個半島,這樣的空間過於龐大,以至於無法用過多的筆墨聚焦於個體。

而將人物活動載體設置為空間狹小的汽車內,則無法體現群像,且對單個人物的塑造也十分有限。

所以導演讓汽車活了起來,飆車戲成了本片的一大看點,汽車才是本片的關鍵,這也就導致了人物形象的展現被各種激烈的場景掩蓋。

正是由於從細膩情感的刻畫轉變為大場面展現,才是《釜山行2》口碑評價呈斷崖式崩塌的原因。

倘若能跟《釜山行》的前傳動畫電影《首爾站》一樣,多一些對末世人性的探討,雖然不太可能超過前作,但至少不會讓影迷如此失望。

當疫情在全世界大範圍肆虐,全球電影市場都不太景氣,《釜山行2:半島》無疑是往整個魚塘裡投下的第一顆石子。

隨著波瀾的泛起,相信不久之後,整片魚塘可以恢復以往的熱鬧。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