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這不是毀童年,這是辣童年!

回顧2019年最不能錯過的撕逼大戲

少不了《致命女人》。

集合婚外情、形婚、老婆殺老公、小三殺全家等各種狗血劇情。

如此致命,經不住被腦洞。

要是被翻拍成中國版,會是啥樣呢。

可,千算萬算,

還是沒算中“盜版俠”的速度。

不僅已經拍出來了,還顛覆得,有點狂野。

女主,長這樣——

小三,是一瓶風油精。

如此奇趣,我這個cult片愛好者怎能錯過。

來,走進這個“致命女孩”——

《致命女人》翻拍,叫《致命女孩》,還算守規矩。

其他翻拍劇的名字,就充滿了惹不起的感覺。

《還珠格格》——《辣目格格》;

《流星花園》——《硫酸花園》;

《情深深雨濛濛》——《白玫瑰的燃燒復仇記》;

人名,在保留原味的基礎上,多了點東北大碴子味。

蔬桓(書桓)、辣蕭(林蕭)、渴雲(可雲)、窮光(崇光),都是辣目系偶像劇的絕對主角。

演員顏值不夠完美,名字像爸媽抓鬮抽中的。

但演技,全部“尊重原著”,觸摸到靈魂。

可雲的洗臉式靈魂演技;

書桓的歎氣式驚豔;

一個動不動扇自己巴掌的金鎖,

全部還原到頭髮絲兒。

乍一看,有點浮誇,但熟悉的人都懂,這,是精髓。

辣目翻拍的由來也清晰可見——

撕開童年濾鏡,發現原作的「辣目」之處。

首先,人設上的符號化。

每一出童年曾愛過的偶像劇。

少不了一個受虐型男主——

以及一位聖母心男二。

他笑起來,佛光環繞,還有和平鴿上下撲騰。

而在遇見這些真命天子之前。

傻白甜女主角,都少不了“被綠帽”的經歷。

比如,路邊坐著,突然發現男友出軌路人甲;

下一秒,就空降一頂閃亮“綠帽子”。

這第二點,也不用我說了,強行悲劇。

偶像劇出車禍的幾率,就和我出門坐地鐵的頻率差不多。

而主角們每次接電話,就必有大事發生。

輕則男友喪生;

重則你爸骨折去世,你二叔還不小心把你家搞破產了。

這個時候,既堅強又脆弱的主角們,必然是悲傷的。

按照偶像劇套路,那無非是大馬路上喝紅酒,整日暈暈乎乎,痛徹心扉啥的。

太套路,不夠虐。

辣目系翻拍的別出心裁也出來了,發現套路,再破了套路。

偶像劇套路化的宿醉情節,太俗。

要整,就要整點華麗的。

背景整上一出富春山居圖。

再看剛剛失去男友的她,無人伴舞。

只能坐在皇家皮革縫製的昂貴沙發上喝著白醋,獨嚼寂寞。

多麽裝逼的憂傷啊。

不正是偶像劇看似「深情」,實則「強行」的套路麽。

比如《還珠格格》,有一幕紫薇爾康的定情瞬間。

紫薇在小黑屋被扎針,爾康趕到後,邊公主抱邊深情凝望。

但在這,有一個致命bug。

打橫抱紫薇,姿勢是很浪漫。

但紫薇的頭,一定會撞到,關了一半的門。

那沒辦法,只能撞上一次,又一次,再一次......

把紫薇砸暈了,直接搬出去。

得,深情變謀殺。

同樣出自瓊瑤阿姨之手的《情深深雨濛濛》也是如此。

依萍跳河的情節,都印象深刻吧。

但,為啥真跳了呢,真是為了找鞋?

這版《白玫瑰的燃燒復仇記》,給你還原現場。

事情是這樣的,依萍跳河,不過是愛情的一種手段。

其實,是在等待書桓挽留自己。

蔬桓:慢點跳,我還在路上

終於,看到了蔬桓,

但接著,如萍、杜飛、雪姨、陸老爹,都來了。

得,這麽多人看著。

自己不跳,面子上,太過不去。

沒辦法,只能跳了。

但別震驚,反轉還在後面呢。

按原版拍,書桓是費勁千辛萬苦救回了依萍,兩人在一起,如萍out。

而這裡,不好意思,吃蔬菜長大的蔬桓,抱不動辣目版依萍。

更何況,還是一個吸水後的依萍。

只好放手,讓她沉到河底。

全劇,到此結束。

相當尊重牛頓老人家的重力理論了。

一點毛病都沒。

抓到了原作劇情bug後,更是厲害大了。

把原劇槽點,全變成了“人間真實”。

《小時代》,講的是上流社會的 作死故事 愛情悲劇。

看過電影的都知道,二分之一的時間,都在哭和撕逼。

不是哭著撕逼,就是撕著撕著就哭了。

林蕭發現崇光得了癌症,自然是哭哭啼啼。

暖男如窮光(崇光),也會微笑安慰她。

但辣目劇就拍腦袋一想。

這樣不科學,人家都已經癌症晚期了,時間就是生命。

自己都一肚子喪氣話沒處發,誰要聽你哭哭啼啼?

打手準備,直接一巴掌給過去。

我都沒哭,你哭什麽哭!

原劇豐富到欠揍的有錢人氣息,也在辣目劇得到了完整繼承。

但,把有錢人炫富,變成窮人窮瘋了的感覺。

蘋果手機的原裝盒子,裝著肉鬆小蛋糕。

喝口紅茶,都要討論升值space(空間)。

“喝紅茶,我隻喝過期的”

屬於越繼承原劇精神,原劇的臉就越疼的類型。

比如《情深深雨濛濛》裡就有許多“強行趕進度”的時候。

陸尓豪是一會兒在河邊,

一會在依萍家裡撕逼,

一會又與李副官在街頭尷尬相遇。

可以說相當健步如飛了。

叫我懷疑他是不是偷得了哆啦A夢的任意門。

辣目就提出了一個新鮮假想,之所以他能任意穿梭。

是因為他們一跳,就能變成花瓣。

隨風穿越到另一個空間。

風吹得有多遠,他們就能跑得有多快。

那,為何可雲每次發瘋,李副官都能要用繩子捆住她?

因為李副官是神龍轉世。

只要心中默念“繩來”,繩子就會自動出現在他手中。

還有,身為一個為民出頭的記者。

暴躁二豪(尓豪)為什麽屢次街頭掐架?

坐穩了,答案是,他想鬥舞。

而可雲之父李副官,正是一個了不起的鬥舞高手。

只有看到他,自己才會找回舞者的靈魂。

金剛螳螂拳!

逆風掃地腿!

原劇的激烈衝突感,愣是被消解成了東北大媽廣場舞大賽的踏實。

且,抓住了原劇bug的辣目,不僅能惡搞,還能改良。

拿出來的翻拍,比某些大牌明星扎堆的「大製作」,更像正版。

文藝風惡搞作品《深夜大排檔》,就是一絕。

名字上,贏了一大半。

冒著土味的大紅色菜單板,鍋爐外露的操作台。

也才是城市人12點後的正確打開方式。

一看,就是內味兒。

再看黃老師版,菜只有大鍋菜。

能吃個啥???

我要是加班到凌晨,街上只有你這一家店。

光是憑菜單,就能去工商菊告你詐騙罪好麽?

而辣目呢,用著和中國劇版《深夜食堂》高達80%相似度的台詞。

硬是把矯情小言風,扭轉出清新脫俗的市井氣了。

要是你有特別想吃的

你也可以到別處去吃

對嘛,這樣過於直截了當的個性,雖然反套路。

但不就是路邊攤上最常見,最容易發展出長期友誼的那類老闆麽。

而面對顧客的特殊需要。

比如,把酸菜面,變成老壇酸菜面。

《深夜食堂》裡,當場拿出金主爸爸的新鮮老壇酸菜。

端出的面,那也是公司樓下小賣部隨便就能買的平庸口味。

畢竟就是調料包而已

到這,取諧音。

喊廚師老李淬上一口新鮮老痰(tan),這面就成了。

保證是全市味道最獨特的一碗面。

別急著向老闆吐口水。

畢竟,情侶的特殊口味,單身狗是真不懂。

遇上失戀被甩的。

碰上《深夜食堂》,那老闆肯定要跟你講講心靈雞湯,

啟迪你不懼備胎汙名,勇敢追愛做綠光。

而辣子老闆來了,處理辦法簡單不要太痛快。

身為老闆,我很忙。

上瓶酒,自己想想怎麽發泄。

有事沒事,酒裡聊聊。

不強求治愈,不要求溫柔,該啥樣就啥樣。

不就是夜宵的正確打開方式麽。

白天被瑣事鬧了一天,到了晚上,還不能說點喪氣話舒坦點?

就跟辣子老闆總結得一樣——

開心也是一天

不開心也是一天

有什麽好開心的呢

最新製作《致命女孩》,與原著《致命女人》同樣的三線敘事。

劇情有點崩壞,但也玩出了熱血片的沸騰感。

開篇,古代,一隻修行千年的狐,變成了狼人模樣。

碰上了她的小幸運,王油。

發展出了一段可歌可泣的人狐之戀。

小倩與寧采臣的幸福生活?沒那麽簡單。

鏡頭轉換到一個民國富商家。

擁有鐵瀏海的女孩叫老公童瓜,瓜。

而老公卻叫她,醜。

是一個民國品如故事。

時間再往前,來到現代。

是兩個女裝大佬互相“假扮女友”的平凡故事。

三段故事,都毫無信息量。

和原版《致命女人》相似,以現代故事為開頭。

一個物種,渣男,勾連起了三代女人的艱難命運。

狐狸精發現,王油,不僅對她一個人油。

他和檸檬精、馬屁精、杠精,都有一腿。

另一邊,鐵瀏海女孩,發現她的瓜有了三兒。

還沒來得及殺瓜,就被瓜兒和三兒扔進了河。

現代線,同樣也不太平。

女裝大佬A,對女裝大佬B的妹妹一見鍾情。

還沒來得及進一步展開,妹妹就遭遇了渣男劈腿。

繞來繞去,一個結論,渣男這個世紀難題,該有人治治了。

“渣男俠”,應運而生。

由狐妖牽頭,女裝大佬持靚行凶。

扮成渣女,勾引渣男。

讓渣男愛上的,全部是男人。

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大仇得報的舒適感?

這也是辣目系翻拍有別於其他翻拍。

甚至有本事讓一眾原劇死忠粉“求翻拍”的原因。

國產劇中,有的渲染深情,強凹高大上人設。

或者費盡心機,弄出一盤狗血淋漓的鬧劇。

雖然觀眾是被這些曲折情節和忽上忽下的人物命運弄得是磨刀霍霍向編劇。

但有時候,也會淺淺感慨一句,

是不是,沒那麽必要。

是不是,為了製造噱頭,有點強行衝突和深情了。

作為翻拍泥石流的辣目系,演員辣目,服道化不上道。

但用對原劇戲劇點的顛覆,人設的誇張,

填上一點貼近“正常人邏輯”的反套路操作。

就輕易的戳中了每個人舒適點。

什麽“山無棱天地和”,你是格格我是貝勒,

咱兩聯手,錢權到手,才比較符合腹黑的皇權背景。

什麽友誼天長地久,一句“愛你mlgb的”

也才比較像,受生活捶打的當代人說出來的話。

本文圖片來源於網絡

自稱辣目,但其實真正辣目的。

是國產劇那些自稱「真情」和「來源於真實感受」的假人和懸浮劇情吧。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