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過了30歲,我竟然懂了金色的美

就在前三年,也就是我29歲的時候,我還覺得天呐,為什麽有人會喜歡金色?!那難道不是“Guo Style”

(點此可以回看郭德綱老師的衣品回顧)

中的重要元素?難道不是富婆們的最愛?

每次看黃小姐選了一隻金色手鐲,一隻金邊手錶,都想要阻止,但是又不得不服氣她戴金色真的是好看,只得在一邊跟她喊話:你呢戴金色就是好看的,我不行,只能戴銀色,壓不住金啊哈哈哈哈……

也不過三年時間,一切都變了。

這次去歐洲的十來天裡,我在旅行途中買了兩隻卡地亞的金鐲子、一對vintage金邊珍珠耳環,給黃小姐帶了一套她最愛的金邊水晶杯,一邊還興致勃勃地在FLOS想要買一盞金色的落地台燈時,突然恍然大悟:

又一個活久見時刻到來了,我竟然愛上了金色!

▲這套杯子的畫家是奧地利著名的象徵主義畫家Gustav Klimt,專門畫金光閃閃的美婦人的那個風流男人,右邊這幅《吻》是亦舒最愛,我在德國小鎮巴登巴登停留時在一家叫做“GESCHENKE”(德語就叫做“禮品”)的店看到即刻拍給黃小姐,她果然非常誇張:天呐好美。爾後假客氣的說,你就隨意給我買一隻就好。呵呵,只有一隻像什麽話,這麽美我當然買了一套四隻!

至於為什麽愛上了金色,我嘗試分析了一下:

01

金色好搭配,而且點綴效果一流

“黑+金”這種組合恐怕是時尚界最耐看又最不容易有錯的搭配,不用多說,大家光是看每個品牌最經典的包款最經典的配色是什麽心裡大概就有數了。

Hermes

Birkin

Hermes

Kelly

Hermes

Constance

Celine

Box

Celine

Clap

Fendi

Peekaboo

以前不喜歡金色有個原因就是覺得它張揚不好搭配,不如銀色清爽跟什麽都能組合,銀色固然好,但有些輕飄飄,而金色搭配出來更有氣勢一些,而且你嘗試過,就知道,金色還挺百搭。

不僅是黑色,所有喜歡單色或者極簡穿著的姑娘,都知道金色配件的好用之處,它們能夠提氣,能夠讓你的搭配有個落腳點,就連永遠都是白衣黑褲的亦舒女郎也是要一隻金表才要出街的:

唐晶看著腕上燦爛的勞力士金表,“時間到了,我得回辦公室。”

我惋惜說:“我戴這隻金表不好看,這個款式一定得高職婦女配用。”

唐晶向我擠擠眼,“去找一份工作,為了好戴這隻表。”

——《我的前半生》

▲袁泉扮的唐晶被大家公認為“最亦舒”女郎,雖然沒有金表,但一根金鏈是有的,配合她的黑白灰裝束,有點溫柔得來還是利落,而且整體沒有那麽嚴肅兼素淨——要知道有時候太素淨了是會顯得寒酸的。

當然,好搭配的金色必須是顏色和質感都好,並且必須是小面積的,大片的運用金色,對太空和個體的要求就非常高,很容產生搭配瓶頸。

02

金色耐看又耐久

張愛玲是這樣描述自己離開大陸前的情景:

我唯一的金飾是五六歲的時候戴的一副包金小藤鐲,有淺色紋路的棕色粗藤上鑲著蟠龍蝙蝠。他用小刀刮金屬雕刻的光滑的背面,偏偏從前的包金特別厚,刮來刮去還是金,不是銀。刮了半天,終於有一小塊泛白色。

我一直認為張愛玲是被寫作耽誤的時尚icon,她的衣著品味放在今天來細細研究,都還是頂時髦的,難怪胡蘭成第一次去她家就被驚豔得瞠目結舌。

▲張愛玲最廣為流傳的這張照片裡,戴的就是這隻包金小藤鐲。

她唯一帶在身邊的飾品是個包金小藤鐲,不似金鐲子那麽扎眼,又不像普通的藤鐲那麽寡淡,肯定是精巧耐看,她這麽奄尖的人才會從五六歲就一直戴到晚年,一方面金確實是日久耐用的裝飾物,一方面,好的金色其實是看不膩的,甚至質感好的金色裝飾還是優雅的。

比如這些以“優雅”著稱的女人們都有她們特別喜歡的金飾:

▲人人都知道《蒂凡尼的早餐》裡赫本著名的珍珠項鏈,但其實赫本私底下非常喜歡一款紀梵希的金色耳環,我去年在日本竟然買到了同款!雖然不如女神戴起來好看,但是不得不說真的很好搭配,這麽多年過去也不見它過時。

▲作為王妃,格蕾絲的珠寶不少,不過她日常也是蠻愛戴一對黃金耳環,同樣是放到今天也不會覺得過時,白色搭配金色也真是美,要是換成別的配飾,真是不如金色出彩。

不過也不是每種金飾都有這個優點,耐看耐久的金色裝飾必須在質感好的同時,工藝和製作手法都極上乘,任何粗製濫造都會在流行之後被淘汰,只有好品質的工藝會歷久彌新。

03

金色讓人感受到生命力

年輕時身體好心氣足,看金色難免會覺得有些躁,但過了30,你就會覺得看到金色真是能打救你的生活——

這聽起來非常玄學,但我真的沒有胡說,金色是太陽、麥穗的顏色,它醒目又有光澤,而且在各種顏色配置不協調的情況下,金色能讓它們和諧起來,並產生光明、華麗的視覺效果。

它就是蘊含能量、有生命力的顏色。

我去年在巴黎康朋街參觀香奈兒女士的住所時,就深刻地感受到了香奈兒女士對於金色家居裝飾的喜愛,在她所掌控的每個太空都有著金色的麥穗裝飾——她堅信這能給她帶來力量、好運和財富。

同時她還在不同的區域都安置了金色裝飾的家居,桌子、椅子、沙發還有炫目的金色水晶吊燈,她的客人們,坐在她特別指定的18世紀法式風格的木質鍍金米色麂皮扶手矮椅上。

達利、畢加索、考克圖、貝哈、歐芮克……所有巴黎的藝文界名流都曾是她的座上賓。大家在這間金色的寓所裡交換藝術的能量和創造的能力,衣香鬢影之間,大家都會覺得金色的底色是這麽恰如其分吧。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