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中國私募之王:中國經濟未來將長期處於轉型期

如果想了解中國經濟走勢,最好聽聽私募股權圈大佬單偉建怎麽說。

如果想了解中國經濟走勢,最好聽聽私募股權圈大佬單偉建怎麽說。他對當前中國經濟困境的看法是:經濟減速剛剛開始,但長期來看比較穩健。

單偉建的觀點之所以很有價值,因為他可以從三種對立的角度看待中國經濟,很少有專家能做到。首先他是亞洲最大私募股權公司太盟投資的首席執行官,深耕本地市場;其次,他曾在美國接受教育,獲得了經濟學博士;此外,他的個人經歷與國家發展同步,曾作為知青下放插隊,後來又趕上了中國經濟發展奇跡,為投資者賺得數十億美元。

1月下旬一個周二晚上,我在紐約曼哈頓上城區西部的一家咖啡廳裡見到了單偉建,他點了一杯熱水,後來提到當晚要參加董事電話會議。

單偉建主要在香港生活工作,他到紐約主要為了宣傳新書《走出戈壁灘:我在中國和美國的故事》。書中回憶,1969年,他只有十多歲時離開北京的家,在戈壁灘勞動六年。改革開放後,他有機會成為第一代政府公派前往美國學習的留學生。

單偉建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獲得國際貿易專業博士學位,博士論文指導老師是之後擔任美聯儲主席的珍妮特·耶倫,後來他加入沃頓商學院擔任教師。書中結尾是一段講了他回到搖搖欲墜的廢棄營房的見聞。他曾在農村當“赤腳醫生”,所謂“赤腳醫生”屬於中國農村幹部,接受過治療小病的基本醫療培訓。他遇到轉行養豬的老朋友們,因為炎熱的土地上已無法謀生。“我們派了大批年輕人與自然鬥爭,把戈壁變成了可耕種的農場。”他寫道。“然而最終自然還是勝利了,戈壁也變回了原樣。”

中國一個時代的結束

《走出戈壁灘》一書並未涉及單偉建回國從商的經歷,但在交談中單偉建表示最大的願望是幫助中國和亞洲其他國家發展私募行業。他曾在摩根大通香港分公司工作五年,1998年加入了私募股權大鱷TPG。他在TPG工作了12年,2010年聯合創立了太盟投資,擔任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如今該公司管理資產達300億美元,成為業內巨頭。

單偉建對過去20年裡中國的發展大加稱讚,但也警告稱高速發展的時代已經結束。他的觀察結合了對上海和北京高管圈的態度,還有身為經濟學家的判斷。“如果2019年中國GDP增幅降至6%,我也不會吃驚。”他表示,該增速比去年讓人失望的6.6%增幅還要低,而去年的增速已是1990年以來最低。

單偉建認為,當前經濟疲軟有兩個短期因素,但提醒說中國正經歷長期轉變,遠離快速增長的製造業,未來經濟增長更有可能小步快跑,不太可能保持之前的高速狀態。

他表示,兩大短期因素裡第一個是信貸嚴重萎縮。“兩年前,政府開始打擊提供私營領域大部分信貸的‘影子銀行’網絡。”他表示,而且稱中國私營領域主要是中小型企業。中央政府擔心,“影子”系統裡的信託公司和其他信貸機構過度擴張,魚龍混雜的各種機構可能崩潰,影響經濟發展。

與此同時,政府規定國有銀行至少將50%貸款投給中小企業,從而保持信貸流動。“但大型銀行不想貸給私營企業,因為風險較高。”單偉建說。“大銀行總想貸給大型國有企業,因為國企背後有政府支持,非常安全。”他表示,由於銀行拒絕,“劃定比例也沒用。”在他看來,私營領域缺少銀行信貸支持,無法辦新廠、開醫院和商店,所以現在經濟增速放緩。

第二個阻礙是中美貿易爭端。“對企業直接的影響很小,”他表示。“但對商業界的信心衝擊很大。貿易爭端打擊了中國製造商的信心,影響進一步投資。”

單偉建表示,如果想解決衝突,中國應該降低對美國進口產品的關稅,並放鬆美國中國企業持股比例的限制。“如此一來,汽車、手機和其他美國進口產品對消費者來說會更便宜,也逼著中國競爭對手提升競爭力。”他說。“降低相關產品價格後,消費者也會有更多錢花在其他產品上,比如家用電器或雜貨等。此舉有助於經濟增長。由於中國正逐漸轉向消費社會,在佔據經濟大部分的領域促進競爭和效率也越發重要。”

減少製造業,增速放緩

單偉建稱,實際上中國由製造業轉向消費主導型經濟過程中,未來增速放緩不可避免。中國經濟主要影響因素是人口。人們普遍認為“獨生子女政策”最終將導致中國勞動力人口減少。(2015年計劃生育政策已經取消。)

對單偉建來說,隨著大批人口從農村移居城市,人口問題得到了緩解,但也被掩蓋起來。“就在50年前,我下放到戈壁灘時,中國開始了人類歷史上大規模的‘農村化’。”單偉建說。“城市人口1.6億,有1600萬人被送往農村和荒地。過去20年又出現了人類歷史上大規模的城市化。正是因為農民前往城市裡的工廠工作,才推動了中國的工業化。”

他警告稱,該趨勢已經達到頂點。“現在中國面臨勞動力短缺的局面,勞動力成本也不斷提升。”他表示。“過去十年裡勞動力成本增加了11%,中國製造商出口產品的價格卻持平甚至走低。這也是中國出口領域比不過越南和印尼等亞洲國家的原因。”

以前中國工業非常渴望投資,中國家庭購買商品時也沒有太多選擇,所以大部分收入都儲蓄起來。大量儲蓄充實了銀行的資本,也為製造業強勢崛起輸送了資金。那些日子一去不複返了。如今,勞動者的收入裡有很大一部分用來購買耐吉運動鞋、精致的食物,還有香港和巴黎度假。“以前的儲蓄投資模式已經沒用。”單偉建說。他指出,十年前出口佔GDP的36%,出口基本上是製造業,消費佔35%。十年裡,出口降到國家收入的19%,消費則升至50%。

製造業大量投資推動的國家比消費主導經濟有活力得多,單偉建說。“個人消費對經濟的推動比不上製造業投資。”他指出,並解釋程基礎工業發展可以實現“乘數效應”。在新工廠投資1兆美元後可創造新的就業崗位,也可以建造更多工廠提供零組件和電力。“與之相反,”單偉建表示,“消費支出沒有乘數效應,無法像投資製造業一樣推動經濟增長。”

要問單偉建的結論,就是由製造業轉向消費的歷史進程決定了中國經濟未來發展將放緩。不過他補充說,中國仍可通過降低國有經濟領域,進一步鼓勵私營領域擴張,為經濟增長騰出空間。僅僅為了維持現有增長水準,也要提升相關領域的效率。

有人預計中國將采取大規模刺激計劃推動增長,他怎麽看?單偉建認為不太可能。“中國當然有能力這麽做。”他說。“中國的財政狀況比其他大國都要好。中央政府的債務對GDP佔比僅為17%,外匯儲備有3兆美元,而且外國投資者僅持有小部分主權債務。”但他預計政府不會輕易開放貨幣閘門。他表示,過去兩年,政策的主要目標是限制消費和商業領域過度杠杆的狀態,避免製造資產泡沫,一旦破裂可能拖累經濟。在單偉建看來,政府認為過度信貸比限制限制信貸更有可能影響經濟增長。

資產泡沫?可能性不大

有人擔心中國推動住房和其他房地產價格快速升高,一旦價格驟降可能出現災難性的後果。單偉建認為相關擔心言過其實,中國不會出現2008年到2010年的美國金融危機,或1997年到1998年的亞洲金融危機。

“之前兩次(危機)都是房地產市場崩盤導致,但關鍵是房產市場崩潰重創了銀行系統,導致信貸緊縮,隨後出現更嚴重的衰退。”單偉建表示。“上世紀90年代末,亞洲數百家銀行倒閉。我們(TPG)買了幾家。”他繼續說,差別在於在中國法律和銀行業規定的限制下,銀行在房地產市場的杠杆不高,風險也可控。

他列出了四個原因證明銀行業杠杆不高,所以銀行系統很安全。“首先,銀行放貸時不高於購買價格的70%到80%,”他表示,“說明購房者掌握大部分產權。第二,房價漲了很多,現有購房者已經支付了部分貸款,所以整體經濟中購房者持有的產權比例大概在50%左右。”

第三,中國人對償還房貸很負責。如果面臨贖回,他們不會像金融危機期間數百萬美國人一樣放棄了之。“舉例來說,亞洲金融危機期間,香港房主在虧本情況下也在堅持還房貸。”單偉建表示。“極少有贖回的案例,而在亞洲其他地區出現了贖回潮,市場上湧入了大量房子。”

第四個保障措施在於中國限制擁有多套住宅。“這意味著中國家庭的風險暴露低得多,不會滿足剛需後去買度假屋,再買一套投資。”他說。單偉建總結稱,即使房價下跌30%,對銀行系統幾乎構不成威脅。不過他也警告,房價下跌也有後遺症,主要會影響“財富效應”。 “如果房價下跌,消費者感覺變窮,消費會減少,經濟增長將受影響。”他說。

下注中國消費者

毫不奇怪,單偉建最中意的投資領域是消費品和服務,他認為這些領域代表了中國的未來,而不是曾經推動中國崛起的重工業領域。“我們最看好的是醫療、醫藥、專業金融,還有食品飲料領域。”他表示。“畢竟中國有14億消費者,每年的消費越來越多,儲蓄越來越少。”

太盟投資在音樂領域獲得了巨大成功。單偉建解釋說,大概五年前,太盟投資向中國音樂集團投資了1億美元,多年來該公司不斷買入或授權音樂版權,幾乎囊括中國所有流行音樂,也包括進入中國市場的西方音樂。

但他表示,中國政府強力推行法律保護本土知識產權,法院執行方面也大力加強。而且,音樂愛好者也開始拒絕盜版商製作音質低劣的音樂。

2018年12月中旬,中國音樂集團與QQ音樂合並後的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目前市值260億美元左右。太盟投資持有的股份價值數十億美元。“我們每月有8億獨立用戶。”單偉建表示。他表示,騰訊音樂發展的故事集中體現了中國如何由世界工廠轉變為世界市場。他說,完全開放市場不僅對中國消費者有利,也可以重振面臨困境的貿易夥伴關係,過去貿易合作推動了中國發展,未來也是關鍵。

作者:Shawn Tully

譯者:馮豐

審校:夏林

每天花1分鐘看世界

視界

為了慶祝訂購服務Whisky-Me推出一周年,威士忌在倫敦拿破侖酒店外放置了無人售賣機,每天上午十點到次日凌晨兩點售賣袋裝威士忌。

迪士尼門票價格飛漲:是50年前的25倍 | 回復 DS 獲取

2019年最被低估和高估的CEO | 回復 GD 獲取

2018年美國人在影片遊戲上花了一大筆錢 | 回復 YX 獲取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