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歷史課|世乒賽中瑞對抗四階段 國乒眾將多次飲恨

瑞典的全盛時代瑞典的全盛時代

  如今,國乒主要對手來自日德。情投乒乓球20年以上的球迷都知道,歷史上,瑞典男乒才是國乒的最主要對手。這支對手,曾讓國乒跌到歷史最谷底;這支對手,湧現出國際乒壇有史以來公認的第一高手瓦爾德內爾,以及本格森、阿佩伊倫、佩爾森等一批乒之驕子。

  早在1928年,瑞典就成為第二屆世乒賽的主辦地。不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瑞典隊一直不是賽場的主要角度,這一幕到1967年才發生改變,當年阿爾塞/約翰森的傑出表現讓瑞典人的名字第一次刻在世乒賽獎杯上。相反,上世紀50年代初才“入世”的國乒,幾年後即登上世乒賽冠軍寶座,甚至在1961年至1965年間實現男團三連冠偉業。種種因素,使得中瑞男乒對抗直到70年初才拉開序幕。

本格森本格森

  第一階段對抗(70年代初):中瑞雙雄兩次對抗難分伯仲

  中瑞兩隊真正發生交集是在上世紀70年代初。那時的瑞典男乒羽翼漸豐,國乒與世乒賽小別兩屆後重新回到世界賽場,青黃不接造成整體實力有些下滑,雙方此消彼長,讓中瑞雙方開始有了對抗。

  1971年舉行的第31屆世乒賽,中國男乒在團體比賽中5:3擊敗瑞典隊。是役,中國男乒勝得並不輕鬆,尤其是本格森、約翰森兩將給國手製造了很大威脅,只是因為第三主力實力較弱敗下陣來。單打比賽,瑞典人露出崢嶸,本格森力挫亞歐群雄捧得桂冠。

郗恩庭郗恩庭

  1973年第32屆世乒賽,中國男乒在小組預賽4:5不敵瑞典隊,這場比賽結果被帶入決賽。決賽中,中國隊連勝兩場,與瑞典隊同獲得2勝1負的戰績,但因小組負於瑞典隊只能屈居亞軍。男單金牌同樣在中瑞好手之間決出,連續戰勝數名歐洲高手的郗恩庭在決賽中遇到瑞典“錘子”約翰森,正是此人在團體賽中為瑞典隊奪得奠定勝局的一分。是役,郗恩庭運用“壓反手”戰術與對手周旋,經過5局苦戰以3:2險勝。

  70年代的瑞典男乒,只能算得上一顆流星,由於全隊實力齊整度不及中國、匈牙利,北歐人在世乒賽風光了一兩屆重新淪為配角。

  第二階段對抗(80年代):湧現神童三次挑戰國乒未果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中期,隨著阿佩伊倫、林德、瓦爾內德爾等好手的先後崛起,瑞典隊取代了匈牙利隊,成為中國男乒的最強對手。1983年至1987年期間舉行的三屆世乒賽,男團決賽均在中國、瑞典兩隊之間展開,中瑞對抗演繹成八十年代國際乒壇版的華山論戰。

  1983年第37屆世乒賽,當時的瑞典隊整體實力與中國隊仍有明顯差距,小組賽瑞典0:5完敗。決賽中中瑞兩隊再次相遇,是役瑞典隊派遣全主力——阿佩伊倫、林德和瓦爾德內爾上陣。面對蔡振華、謝賽克和小將江嘉良組成的中國隊,這支新秀雖然整體遜色一籌,但仍有兩盤比賽給中國對手製造了困難:,一是阿佩伊倫從謝賽克身上拿下一分;二是年僅17歲的瓦爾德內爾與蔡振華一戰第一局,兩人戰至28後平才分出勝負。這場比賽,是瓦爾德內爾第一次在世人面前展現自己的不俗才華。

  第38屆世乒賽,瑞典男隊再次闖進團體決賽,但未給國乒製造足夠威脅,單打比賽也沒有獲得上佳戰績。男雙比賽,瑞典人阿佩伊倫/卡爾森體現出實力,正是他倆的傑出表現,才讓中國選手未能重演四年前囊括七冠的一幕。

江嘉良江嘉良

  1987年第39屆世乒賽,日趨成熟的瑞典隊向中國對手掀起更大風浪。雖然男團決賽0:5完敗,但在單打比賽中瓦爾德內爾連續突破了多道中國防線後,與衛冕冠軍江嘉良在決賽場上狹路相逢。江嘉良先失一局後連扳兩局,第四局曾以16:20落後,他硬是扳成20平,最終奇跡般地反敗為勝。這場比賽,迄今仍為公認為世乒賽史上最有價值的男單巔峰對決。

  第三階段對抗(90年代初):瑞典創王朝國乒跌後又反彈

  三次衝擊未果,沒有磨滅瑞典人的信心,1989年在多特蒙德舉行的第40屆世乒賽,有幸成為新老朝代更迭的見證地。當時,瓦爾德內爾、阿佩伊倫幾名主力的逐漸成熟,加上小將佩爾森的崛起,瑞典男乒整體實力已不在國乒之下。

瓦爾德內爾與佩爾森瓦爾德內爾與佩爾森

  團體決賽果然又一次中瑞兩隊之間展開。出乎預料的是,由江嘉良、陳龍燦和滕毅組成的中國男乒,面對瓦爾德內爾、阿佩伊倫和佩爾森組成的瑞典隊,居然連負5盤敗下陣來。隨後的男單賽場,佩爾森連續乾掉幾名中國高手,與瓦爾德內爾會師決賽。男團、男單完勝中國,標誌瑞典已經取代中國,成為乒乓球賽場新的王者。

  兩年後的第41屆世乒賽,青黃不接的中國男乒跌至團體第七,進入成熟期的瑞典隊在蟬聯男團、男單的同時,還把男雙金牌攬於懷中。

  中國乒乓球畢竟人才濟濟,經過三四年磨練,中國男乒出現反彈之勢,具備了對抗瑞典隊的能力。1993年世乒賽在瑞典哥德堡舉行,那屆大賽中國男乒重新闖進決賽,面對陣容齊整的東道主,王濤、馬文革、王浩等國手與對手激烈4盤,以1:3憾負。瑞典隊由此成就團體三連冠偉業。中國男乒雖衝擊未果,但讓世人感受到新一撥國手具有的強有力衝擊力。

1995年男乒翻身1995年男乒翻身

  第四階段對抗(95年代中期至本世紀初)

  隨著王濤、馬文革的成熟,孔令輝、劉國梁等小將的崛起,以及新的“秘密武器”丁松的湧現,中國男乒在1995年天津第43屆世乒賽打了一個翻身仗。天津世乒賽,中瑞兩隊在男團決賽照面,是役,中國隊派遣王馬丁三將,迎戰瑞典的瓦爾德內爾、佩爾森和卡爾松。處於鼎峰期的老瓦一人獨得2分,但中國男乒三將各得一分,最終以3:2艱難扳倒瑞典隊,捧得闊別六年的斯韋思林杯。天津戰役,國乒男女隊橫掃千軍,繼1981年後第二次囊括世乒賽七座獎杯。由此揭開國乒史上最輝煌時期的序幕。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當時的瑞典隊陣容雖不及90年初那麽齊整,但瓦爾德內爾和佩爾森仍具有很強實力,此後幾年他們在世界頂尖大賽仍然對中國男乒構成很大威脅,僅以世乒賽為例:1997年世乒賽老瓦再奪男單冠軍;2000年團體世乒賽瓦佩兩根“老槍”合力掀翻中國對手,奇跡般地又一次捧得斯韋思林杯……一系列耀眼戰績,讓國手對這支偉大的對手肅然起然。

  2000年的那次奇妙反擊,是瑞典黃金一代在世乒賽殿堂完成的最後一部驚世之作。隨著瓦爾德內爾、佩爾森的淡出,這支北歐雄獅實力明顯下滑,不再是國際乒壇賽事的弄潮兒,但中瑞男乒四個階段的對抗,至今仍是世乒賽史上最壯麗的篇章。

  (王全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