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懸崖之上》票房逆襲 帶你領略張藝謀的色彩美學


1905電影網專稿 3億!正式上映後2天19小時26分,電影《懸崖之上》票房已破3億,單日票房已反超《你的婚禮》,穩坐同檔期票房榜首,並打破了由《拆彈專家》保持的五一檔動作片、懸疑片的單日票房紀錄和總票房紀錄。


在暖風拂面的五一檔期,張藝謀帶著寒意襲人的《懸崖之上》,王者歸來。



伴隨著窗外永不停歇的漫天飛雪,烏特拉小隊和特務科展開了一場帶有“無間道”色彩的“諜中諜”行動,在國產諜戰片“標杆”的《風聲》之後,在上世紀30年代的北國風光中再度豎起了一座諜戰作品的里程碑。


鋪天蓋地的雪白、噴薄而出的血紅、內景詩意的暖黃、外景肅殺的冰藍、不分敵我的衫烏、將深冬埋葬的黑暗、被大雪覆蓋的黎明……在夜幕下的哈爾濱霓虹光暈的點綴下,共同描繪出一幅逢場作戲卻暗潮洶湧的古典油畫,構築了張藝謀電影色彩美學的嶄新可能性。



說到色彩美學,這可是張藝謀導演的“金字招牌”。出身攝影師的他,北電畢業後三年就憑借《黃土地》斬獲金雞獎最佳攝影,也正是從鏡頭中那片極富民族特色和生命活力的高原黃開始,引領第五代風潮的從大膽構圖到強烈色彩的攝影美學體系便開始成形;轉型導演後,自其震撼世界影壇的處女作《紅高粱》起,其色彩美學真正開始在各大題材、各大獎項上所向披靡、“攻城略地”。


《懸崖之上》是年逾古稀,從影四十載的他首次嘗試諜戰片,這一站,他“殺”到了夜幕下的哈爾濱。淡妝濃抹總相宜!從《紅高粱》到《懸崖之上》看張藝謀電影的色彩美學


《紅高粱》《大紅燈籠高高掛》

衝刺到極致的紅


張藝謀的首作《紅高粱》,第一個映入我們眼簾的就是如血如火的紅色——紅頭蓋、紅轎、紅衣鞋、紅高粱、紅日、紅高粱酒、紅酒坊……它張揚著一種類原始的,極具生命意志的美學狀態。人們仿佛要在這紅色的海洋裡去載沉載浮,並最終抵達一個神話般的生命彼岸。



可以說,紅,一直是張藝謀最為偏愛的色系。《紅高粱》後,《大紅燈籠高高掛》中的紅燈籠、《秋菊打官司》中的紅辣椒、《我的父親母親》中的紅棉襖、《英雄》中金黃胡楊林中的紅衣俠女……張藝謀讓這片飽滿而熱烈的中國紅,一次次成為全世界最為矚目的顏色。



《紅高粱》中還大量運用了黃色,被陽光切割成無數碎片的高粱騍子,將土黃色渲染的如同我們生命的底座。



而到了《大紅燈籠高高掛》中,紅色則與黑色為伴, 張藝謀利用兩排大紅燈籠來襯托出這片黑暗的世界。假如紅色是無常的命運在忽明忽滅,那麽黑色則象徵著封建宗法制度吞噬一切。



《滿城盡帶黃金甲》《英雄》

為明豔色彩賦予生命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衝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滿城盡帶黃金甲》是以金黃色為主色調:皇袍鳳袍金光閃閃,黃金的琉璃、鏤雕的走廊柱子,金色統一的服飾、頭飾、擺設,華麗的地毯……既讓我們領略到帝王之家的極度奢靡,又讓我們在高度統一的色塊中感受到秩序的森嚴。



影片是典型的暖色調貫穿,但在重陽節之夜,大戰起,滿地的黃色菊花,耀眼奪目的黃金甲與禁衛軍身上的銀甲形成強烈的對比。一暖一冷兩種色調,是金銀對撞,更是制度對人性毫不留情的屠戳。



此外,作為張藝謀執導的首部武俠電影《英雄》,更是將他的色彩美學推向了極致。影片分別運用了黑、紅、藍、綠和白作為各個故事的主色調,讓觀眾更容易理解每段故事所要表達的主題和情緒。黑色是影片的主色調,表現了肅殺壓迫的氣氛,預示了無名將要刺秦的行動。

 


紅色表現了殘劍、飛雪之間彼此猜忌的愛恨情仇,炙熱而瘋狂。

 


當飛雪獨自赴約比劍時,整個畫面被渲染成淡藍色,一襲藍色外衣的飛雪向著遠處的白馬走去,蒼茫之感凸顯了飛雪冷靜、決絕的情緒。

 


綠色則代表著希望與理想,是殘劍和飛雪兩人所嚮往的飄離室外,與世隔絕的超然狀態。青山綠水則是二人內心世界的外化。


 

當無名敘述真相,飛雪、殘劍迎來死亡命運,主色變為白色,憂傷而寧靜。白色作為影片中殘劍、飛雪出現的最後顏色,代表了二人愛情的純粹無暇。



《影》《懸崖之上》

將黑白色調運用自如


如果說濃墨重彩是張藝謀導演的標誌,到了《影》,他仿佛返樸歸真,在趨近於黑白的色調中藏了無限過渡的灰。有如水墨畫一般的疏淡澹然。不僅如此,張藝謀導演將獨具特色的中國風美學與宏大的哲學命題結合在了一起,形成了獨特的“陰陽美學”。



影片通過各種視覺符號,打造了一場水墨畫般的古代情境。以渾然天成的形式,塑造了強烈的黑白質感和江南水鄉的意蘊。特別是在境州的攻城戰中,電影整體黑白色的基調與血液的紅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更增強了影片的視覺表現力。



而到了正在熱映的《懸崖之上》,張藝謀再次運用黑與白的經典配色。在哈爾濱的冰天雪地裡,角色基本上都穿著黑大衣、黑皮靴、黑手套,這分暗色代表戰爭年代的壓抑、殘酷,傳遞給觀眾從生理到心理的強大壓迫感;而人物出沒的環境色調,則以白色的冰天雪地為主,冷冽凌厲的氣質貫穿始終,將諜戰色彩中步步驚心、如履薄冰的緊張氛圍天然呈現了出來。


 

白色同時還象徵著革命者的堅強不屈,並對黎明終會到來所抱有的堅定信念。黑色則在暗示日偽勢力的凶頑和殘忍。白的雪、黑的衣,不僅是兩種力量的對峙,更是兩種信念在角力。由此,我們也就堅信,那能覆蓋萬物的雪,也能覆蓋並葬送掉那個黑暗的時代。



“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


在光影的天空,張藝謀一次次運用驚豔世人的色彩,樹立了自身電影美學風格,豐富了電影意象和內涵,也挖掘了電影語言的藝術潛力,更使得影像具有“奇觀”性,凸顯的不僅是中國的傳統文化和色彩觀,還為世界提供了一個“了解和想象的空間”。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