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丘吉爾巧施反間計,希特勒怒殺隆美爾

一、一封電報

1944年4月,盟軍準備在諾曼底發起最後反攻,給希特勒最致命的一擊。但因為德軍名將隆美爾的坐鎮,盟軍一再受挫。丘吉爾迫不得已傳喚軍情六處負責人馬修下達了必殺令,希望馬修手下的特工可以將隆美爾綁架到倫敦或者直接暗殺。

馬修經過深思熟慮後,找到了自己的王牌特工,一個正統的日耳曼人格雷。

格雷身材魁梧,在1939年的黨衛軍柏林大清剿中失去了自己的妻兒,於是他投奔到英國,成為一名為盟軍服務的職業特工。

格雷重新踏上了柏林的土地,通過線人,格雷已經知道現在希特勒身邊的紅人是納粹黨秘書長、希特勒私人秘書馬丁·鮑曼。格雷認為鮑曼這個人是他想要實行計劃的一枚有力的棋子,於是決定先混進鮑曼家。

這一天,是鮑曼妻子瑪格麗莎的生日,鮑曼家即將舉行一場豐盛的晚宴。納粹眾高官紛紛前來祝賀。

格雷換上早已準備好的一套納粹陸軍少校軍裝,也堂而皇之地走進了鮑曼家華麗的宴會大廳。

在這裡,他看到許多臭名昭著的納粹黨衛軍以及部隊中的軍官,格雷和他們一一寒暄,同時悄悄記下了鮑曼家的房間分布,從他的觀察看,二樓西側的那間屋子,就是鮑曼的書房。

舞會開始了,男男女女擁擠在舞池裡,格雷瞅準機會,悄悄地走上二樓,扭開了西側屋子的門鎖。

這裡果然就是鮑曼的書房,在那張寬大的書桌上,堆積著一摞厚厚的文件,還有從世界各地發來的電報,格雷就趁這個時機,把事先準備好的一封電報偷偷塞進了這摞文件中。然後他轉身走出屋子,下了樓,又混進了人群裡。

鮑曼的工作是要把發來的電報予以分類,匯報給領袖希特勒。

晚宴結束後,鮑曼回到自己的書房,開始查閱文件和一封封電報。但當他讀到一封電報時,眼神突然像鷹眼一樣銳利,隨即,一陣寒意湧上他的臉頰。

二、一次詭異的爆炸襲擊

第二天,格雷來到一家啤酒屋。啤酒屋的老闆叫羅克,是德國民主革命組織“自由人”的線人。

羅克的啤酒屋沒有幾個人,當格雷走進去的時候,羅克一眼就認出了他。

“格雷!謝天謝地你還活著!”羅克興奮地說。

格雷衝羅克笑笑,接著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羅克的臉一下就變了顏色,他急忙給啤酒屋上了鎖,然後帶格雷走進了前廳後面的房間。

在房間裡,還坐著十幾個人,他們一臉驚詫地看著羅克和他身邊的男人。

羅克忙說:“這是格雷,他的妻子和孩子都死在黨衛軍的槍下,他是老朋友了。”這時候,人們才打消敵意,友好地歡迎他。

格雷說:“我想搞一次爆炸活動,目的不是為了炸死希特勒,而僅僅需要製造一些聲音出來,這已經足以令一部分納粹分子死於非命。”

這時候,一個叫齊格勒的組織領導人站了起來,他說:“朋友,我不知道你是否值得信任,但我們都知道,希特勒的末日到了!在黨衛軍中,有我們值得信賴的線人,如果你的計劃可以確定萬無一失,那我們將會全力配合。”

於是,格雷講出了他的計劃。

此時,隆美爾正在法國擔任B集團軍司令,負責沿海要塞工事的構築。而他不知道,在德國的柏林,一次事關他生死的詭異爆炸案將要發生。

1944年5月13日午夜十一點,在柏林元首府戒備森嚴的門前,忽然走過來四個人,在納粹士兵的一再警告下,這四個人仍舊沒有停下的意思。就在納粹士兵準備開槍射擊的時候,幾枚手雷突然衝元首府門前丟了過來!瞬間,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讓人震耳欲聾,可當大批的納粹士兵衝出來的時候,丟手雷的四個人卻突然不見了蹤影。

這次爆炸造成了十三名士兵受傷,一名士兵死亡。這極大地驚動了希特勒,如此明目張膽的襲擊事件,令希特勒暴跳如雷。

就在這個時候,在他身邊的鮑曼忽然送上來一封電報,希特勒接過來一看,上面寫的是:致尊敬的元首,我已經決心開放西線,早日結束戰爭。你我都明白,帝國計程車兵已經消亡殆盡,是時候結束了。另附,一些叛逃的日耳曼戰士傳言近期會給您帶來一些小麻煩,我已經在竭力追查,避免意外的發生。希望元首一切安好。埃爾溫·隆美爾敬上。

希特勒看到這裡,一把將手中的電報撕成了碎片。他沒想到,自己一向寵信的元帥會這樣赤裸裸地威脅自己。

鮑曼也在一旁煽風點火說:“尊敬的元首,隆美爾一向自恃功高,現在,恐怕他要篡奪您的位置呢!”

原來,鮑曼一向善於黨內鬥爭,隨著希特勒越來越依仗隆美爾為他駐守防線,鮑曼恐怕自己失寵,就借此機會想要一舉將隆美爾置於死地。他在一開始看到這封電報的時候並沒有聲張,等到發生了這次詭異的爆炸事件後,才將電報呈給了希特勒。

希特勒思忖良久,絲毫沒有懷疑這封電報的真偽,因為早在希特勒將隆美爾從北非戰場上調回的時候,後者就曾直言進諫,想要開放西線。

現在,希特勒仍舊無法離開隆美爾的保護,所以他下令,5月13日的襲擊事件要秘密調查,不要對外聲張,違者槍斃。

三、機不可失

格雷原本以為這一次爆炸襲擊加上之前塞到鮑曼書桌上的電報,就足以令隆美爾死無葬身之地。但他輕視了希特勒對隆美爾的倚重。事情過去近一個月,前方仍舊沒有傳來替換隆美爾的消息,但此時,一個突發事件讓整個局面出現了轉機。

1944年6月,在法國的戰場上,隆美爾正坐在越野車中巡查自己的防線,突然,兩架英國戰鬥機似鬼魅般出現在了納粹軍的上空,緊接著,兩顆重磅炸彈隨即丟下。這次無意識的試探攻擊卻令隆美爾身負重傷。不得已,希特勒只能將他調回柏林療養。

格雷認為現在時機更為成熟,同時,另一個重要人物的參與也令他大喜。斯策爾斯貝格原是納粹在北非戰場上的一名裝甲師師長,在對盟軍作戰中身負重傷,導致右眼殘疾。回到德國後,戰爭的殘酷使斯策爾斯貝格的思想徹底轉變。他認為,只有殺掉希特勒這個戰爭狂人,才能結束這場殘忍的戰爭。

他就是齊格勒口中那位可以信賴的黨衛軍線人。

格雷小心地起草了一份“帝國秘密事務”字樣的文件,文件透露隆美爾曾說“暗殺成功後他將領導新政府”。他將這份偽造的文件交給了現任黨衛軍上校的斯策爾斯貝格,要他把這封文件呈遞給鮑曼。

他們決心利用鮑曼狹隘的私心,再一次促使希特勒鏟除隆美爾。

1944年7月18日,斯策爾斯貝格送來消息,希特勒將會在20號下午召集他的核心將領,在柏林西部的小樹林中秘密召開會議。而隆美爾因為負傷,並不會參加這次會議。

格雷認為機會來了!於是,他與齊格勒、斯策爾斯貝格等商議,要在那個小木屋裡裝上炸彈。這樣,就有機會一舉殺死希特勒!

7月20日上午,斯策爾斯貝格引領著格雷和齊格勒,進入了小木屋中,他們親手將一枚小型集束炸彈埋進了屋角。

20日下午兩點,希特勒在眾多將領的跟隨下,走進了小木屋。僅僅在十分鐘以後,格雷就迫不及待地引爆了炸彈,他要為自己死去的親人報仇。

一陣濃煙過後,大批的黨衛軍朝木屋這邊湧來,格雷和斯策爾斯貝格等人也向木屋跑去,可當他們進入木屋的時候,卻被眼前的場面驚呆了。希特勒僅僅只是頭部被撞傷,此時正歪坐在椅子上,大口喘著氣。

格雷知道,此次暗殺希特勒的行動又失敗了,但他卻沒有忘了自己的任務,他掏出手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然後高喊:“隆美爾元帥,我將至死為您效忠!”說完,他扣動了扳機。

四、沙漠之狐終慘死

這次暗殺襲擊後,斯策爾斯貝格等人被當場逮捕。希特勒這次沒有猶豫,在進行了簡單的審訊後,於當日凌晨就將他們全部槍決。而在死前,斯策爾斯貝格等人還口口聲聲說要為隆美爾元帥盡忠。

與此同時,鮑曼拿出了那份格雷生前偽造的,上面寫有隆美爾想要暗殺希特勒的文件,希特勒在憤怒和絕望中,決定讓為自己立下赫赫戰功的“沙漠之狐”服毒自盡。

1944年10月14日,黨衛軍將隆美爾的住所團團圍住。為了家人,隆美爾毅然服毒自盡。在臨死前,他仍喃喃地低語:“我愛元首……”

也許他到死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是死在了英國間諜和納粹高官的雙重陰謀下。這位戰績彪炳的軍人就這樣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消息很快傳到了倫敦,丘吉爾仍叼著那根粗大的雪茄,看著眼前的軍情六處負責人馬修,語重心長地說:“我們不僅失去了一個好對手,更損失了一名優秀的特工。”說完,他把眼神對準了掛在牆上的世界地圖,他知道,盟軍反攻柏林的機會,已然來臨。

(作者:王慶順 )

(左汝正摘自《山海經》)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