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那款“病嬌”遊戲還沒做完,製作人已經煩惱纏身

本文作者:Kong

01

  對於著名獨立遊戲《病嬌模擬器》的製作人Yandere Dev來說,過去的幾個月過得比較艱難。雖然他在開發《病嬌模擬器》的四年多時間裡面沒少陷在爭議的漩渦中,但是今年的一連串事件,正在讓他的形象逐漸崩塌。

  (為方便閱讀,製作人在下文簡稱為病嬌君)

モホテヌソユ

  《病嬌模擬器》是一款以二次元女性性格模版“病嬌”為主題的潛入刺殺型遊戲。玩家會扮演一名心理扭曲的少女,在校園裡殺害所有試圖和自己心上人接觸的“愛情對手”。由於題材新奇又富有爭議性,這款遊戲一度成為了一種文化現象,有很高的關注度。

  可能你還沒聽說過這款遊戲,但它的玩家規模已經頗為可觀。在國外,諸如Pewdiepie、Markipriler這樣的明星遊戲主播都出過它的專題系列影片,而且遊戲在2015年,其早期版本就已經突破了500萬下載量,並在國內逐漸有了一定的人氣。

  但是,在隨後的幾年裡,遊戲開發進展進展緩慢,完整版始終做不出來,而一些原本滿懷期待的粉絲漸漸失去了耐心。

モホテヌソユ
順便說一下,這張宣傳主題圖上的角色除了女主角,一個都還沒加入遊戲

  最近這次事件的導火索,是6月6日病嬌君發布的一個“奧莎娜去哪兒了”的影片。在影片中,病嬌君花了6分鐘的時間,從遊戲設計思路和時間分配的角度,說明為什麽遊戲的第一個重要反派女“宿敵”在遊戲開發了4年之後還沒有在遊戲中出現。


儘管奧莎娜在預告影片中已經出現很多次了,卻遲遲不能發布

  “我希望這個女反派的遊戲機制能夠真正讓人感到有趣……在其他角色出現前把她放進遊戲裡會讓遊戲變得十分單薄直白……我花了95%的時間製作遊戲核心功能,5%的時間製作奧莎娜……”

モホテヌソユ
粉絲已經受夠了這種看起來有理有據的實力甩鍋

  不過這些不足以說服一些追隨了他很多年的粉絲。他們只想知道《病嬌模擬器》到底什麽時候能正式完成,並且對病嬌君再次在女反派這種重大問題上拖延表示不滿。而病嬌君處理這些請求的方式則很直接——他把所有他不喜歡的評論都刪除了,甚至還一度關閉了評論區。

  病嬌君的這些舉動徹底激怒了粉絲。他們在各個社區發帖聲討,引出更多人大吐苦水。許多病嬌君當年的幼稚言論和行為被翻了出來,吃瓜群眾各種扒皮的帖子和影片也出了不少,人們才注意到病嬌君不但一貫不愛聽反對意見,而且編程水準似乎也不怎麽樣。

  還有人發現,在2017年5月的時候,《病嬌模擬器》曾經一度與獨立遊戲發行商tinyBuild有過合作,但是從種種跡象表明,這段合作已經告吹,而病嬌君沒有對此做出過任何表示。

  眼看著一切都朝著不可控制的方向發展,病嬌君一反常態地連續在開發者部落格上發文,一面解釋自己“和發行商鬧掰是因為八字不合,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一面可憐兮兮地控訴自己遭受著“嚴重的網絡暴力”,被“別有用心的人帶節奏刷評論”。

モホテヌソユ
病嬌君的開發者部落格清晰易讀,還配有可愛的遊戲女主角表情包,一直很能打動人,但是很多粉絲已經不會相信了

  這些解釋引起了更多的嘲諷和挖苦。在經過了幾輪和網友的互相攻訐之後,病嬌君終於選擇了放棄,並且在6月25日創建了一個新的Reddit板塊,不再在原來社區集體創辦的“病嬌模擬器”板塊下活動了。此後病嬌君終於能夠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盡情地刪除拉黑所有自己不喜歡的言論和對象。網友對與他的口誅筆伐雖然有所減弱,但也還沒有停止的跡象。

02

  這場風波過後,病嬌君的Patreon收入從高峰期的每月5000多美元下降到了3000多美元。他的名聲顯然受到了一些影響,而且病嬌君的自尊也應該多少受到了一點傷害。

  但是風波過後,病嬌君依然在按照自己的步伐更新遊戲。他的影片依然有上百萬人觀看,而且粉絲同人創作的熱情依然很高。

モホテヌソユ
近期的影片觀看量依然有上百萬,還預計會推出一些粉絲製作的真人影片

  這是怎麽回事呢?為什麽病嬌君能有這麽大的魅力?

  批評者們多半很難理解。在他們眼裡,病嬌君就是一個中二病爆表的戲精。除了刪評論以外,病嬌君還經常會辱罵粉絲和志願者,說他們“一天到晚問一些蠢問題”,“作品太爛沒法看”。病嬌君平時還老愛發表一些比較“直男癌”的言論,並且動不動就不分對象地懟人。

  有一段時間,《病嬌模擬器》的mod兼容性問題頻發。病嬌君的解決方法簡單粗暴:一旦遊戲檢測到了玩家使用某個mod,就會彈出一個螢幕,讓玩家“別再用這個沙雕mod了,我可不想一開郵箱就看見你們說又哪兒哪兒不兼容了”。


一使用Mod就會彈出病嬌君的警告

  雖然病嬌君總是聲稱自己“一天到晚都在辛勤工作”,但是從他的Twitch直播記錄來看,他玩遊戲也是天天不落。

  最常被嘲諷的可能還是病嬌君的編程水準了。病嬌君一直堅稱自己“有三年的遊戲開發經驗”,可是寫出來的程式卻全是“if/else if”的基礎邏輯判斷,導致遊戲雖然畫面不怎麽樣,內容也不多,卻經常三步一卡頓。

モホテヌソユ
2016年網友曾經曝光過《病嬌模擬器》的編程水準比hello world高不到哪兒去,最近又被扒了出來

  但是病嬌君作為一個程式員的自尊心卻很高。tinyBuild一度派出了一名程式員來協助他工作,甚至重寫了大部分程式,卻最後因為病嬌君不願意學習適應新的開發方式而只能作罷,與tinyBuild的合作也因此終止。

モホテヌソユ
病嬌君確實有三年工作經驗,除了QA測試之外也做過手遊程式員,但是水準真的不怎麽樣

  差勁的編程水準,讓《病嬌模擬器》的更新也受到了很大影響。每回更新,都仿佛在修複上回新增的bug還不夠多的問題,導致更新進度越來越緩慢,更新的內容也越來越瑣碎和無關緊要。

03

  這些批評都很有道理,但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病嬌模擬器》所取得的成功與關注,和病嬌君的人品,其實沒有什麽關聯。

  《病嬌模擬器》的起源,隻不過是4chan上常見的一個口嗨帖。匿名玩家發布了一個遊戲概念設計,玩家需要扮演一個病嬌型的跟蹤狂女生,會用各種隱匿手段殘忍殺死任何膽敢和自己心上人聊天調情的“對手”。

モホテヌソユ
2014年的遊戲概念原帖。病嬌君後來聲稱他就是發帖的人

  這種妄想帖子天天都有,通常火一陣就會沒有後續。然而病嬌君卻真正把這個帖子當了一回事,沒過幾天就建立了專門的網站和油管账號,並且發布了一個基於這個帖子設計的遊戲的預告片。


只花了三天左右的時間,病嬌君就做了這麽一個Demo,還製作了網站,執行力確實很高

  隨便寫點開腦洞的設定是一回事,讓這些設定真的成為一個遊戲,完全就是另外一個等級的工作了。在《病嬌模擬器》發布後,病嬌君勤奮的更新讓遊戲迅速就有了可以試玩的版本,並且吸引了一批志願者來不斷完善這個遊戲。直到2015年,遊戲主播界的超級巨星Pewdiepie和Markiplier先後出了一系列遊戲影片,才算是真正將這款遊戲推向了主流視野。

モホテヌソユ

  可以說,沒有病嬌君,就不太可能有現在的《病嬌模擬器》。

  而病嬌君還有一個優點,他非常擅長在社交媒體上運營社區。是的,雖然病嬌君是個一言不和就懟粉絲的中二病患者,但是性格有缺陷不代表智商低。病嬌君的影片和開發者部落格品質都很高。如果只看這些內容,病嬌君展現的一直都是一個穩健、可靠而又專業的形象。在《病嬌模擬器》大火以後,可能絕大多數人,都只會接觸到病嬌君的這一面。

  這可能也是為什麽在經歷了那麽多質疑和挑戰之後,病嬌君始終都能得到一部分人的信任和支持。

  而更多的人,則可能根本不在乎病嬌君到底是誰 ,只要遊戲好玩就行:

モホテヌソユ

04

  經過這麽多年,《病嬌模擬器》的設定、主要角色和玩法早就被劇透了個底兒掉。大部分人應該也不指望遊戲在未來會有什麽本質上的革新。無論是病嬌君的支持者還是批評者,最核心的論調其實都是一樣的:希望遊戲能趕緊把之前計劃的內容完成,不要整什麽新的么蛾子。

  另一方面,對於《病嬌模擬器》這個文化現象的消費,也早就超越了遊戲(和製作人)本身的範疇。各種衍生的Cosplay、同人藝術、Mod和Mod評測,恐怕更看重的是《病嬌模擬器》的熱度和獵奇的話題。不管遊戲能不能真的完成,都已經生產了足夠的的娛樂價值。


對於衍生文化的消費者來說,這可能隻不過是另一個有點熱度的獵奇題材而已(來源:Kleiner Pixel)

  在《病嬌模擬器》的核心圈子裡,病嬌君通過直播、影片和各種社交媒體上的互動,把開發遊戲的過程變成了一場以自己為主角的真人秀。一個很符合社會偏見的,勤奮努力卻能力平庸的獨立遊戲開發者,和一個很符合社會偏見的中二病二次元“死宅男”,在他身上完美融合,才能帶別人這麽多談資與歡樂。


把自己的生活暴露在大眾視野下吸引了關注,但也讓病嬌君每一次脆弱的時刻都被人冷眼旁觀

  這一場圍繞《病嬌模擬器》的鬧劇,大概就是我們所處時代的一個寫照:遊戲並不只是遊戲,開發者不只是開發者,評論家不只是評論家,粉絲也不只是粉絲,深陷其中的每個人都在竭力呼喊,想要做點什麽,證明點什麽,但是最終好像也什麽都沒有改變。也許他們真正喜歡的,自始至終都只是這種搞個大新聞引人側目的感覺。

  病嬌君的性格上的弱點和遊戲拖遝的開發進度,成為了出色的沙袋。而病嬌君本人,也在這種毫無意義的爭執中開始迷失方向,越陷越深。也許直到他完成遊戲,或者徹底被人遺忘,才能得到解脫。

本文僅代表訂閱平台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遊民星空僅提供發布平台。未經允許嚴禁轉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