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起底輸不起的吳曉波帶貨: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四個月以後,吳曉波先生站在上市輔導組面前,準會想起他在直播間帶貨的那個疲憊的夜晚。

大直播時代永遠不缺傳奇故事。

前腳「入錯行」的羅永浩直播仨月怒賺2億,後腳「夢太大」的吳曉波又殺入了直播帶貨圈,不僅老驥伏櫪地在6月29號搞了一場時長5小時的「新國貨首發」帶貨直播,還為在個人公眾號「吳曉波頻道」上為整個行業搖旗呐喊:

我看見了風暴,激動如大海。

你看看,這就是文人,連「人傻錢多速來」都能說的這麽動人。

有才華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在經歷錘子手機折戟沉沙之後,羅永浩投身直播帶貨多少有點CEO賣藝還債的悲情色彩,在上市道路上屢敗屢戰的吳曉波顯然不甘心夢碎大A股。

沒錯,跟這兩天鋪天蓋地的吳曉波帶貨首秀全網全矩陣公關稿形成鮮明對比,吳曉波夫婦的杭州巴九靈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悄悄進入了上市輔導期,又雙叒叕一次惦記上了A股。

據證監會官網顯示,吳曉波夫婦作為實際控制人的巴九靈已於2020年6月11日備案進入上市輔導期,輔導機構為申萬宏源,輔導期約至2020年11月。

早在2019年3月,吳曉波就欲借道上市公司全通教育,將巴九靈作價15億打包出售,以期曲線救國實現A股大夢。

然而樹大招風,作為國內知名財經作家,號稱不炒股的吳曉波惦記上了A股,深交所火速發來了兩封問詢函,其中一句「此次重組是否是忽悠式重組?實質是否為吳曉波個人IP證券化?」簡直就是靈魂拷問。

雖然全通教育委屈巴巴的發布了100多頁的回復函,還一不小心捎帶手洩露了吳曉波曾經花41萬買粉的小笑話,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

「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這次並購重組依然已失敗告終。

留下了羅永浩「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的千古名篇:

夢太大,入錯行,嗨出幻覺,吳·事後諸葛·曉波·亮。

讀羅永浩微博不會心一笑者,其人必不網紅。

同行是冤家,這裡套用曾被吳曉波懟過羅永浩錘子失敗後,羅永浩對吳曉波借殼上市失敗的反懟截圖。

羅永浩這段話你要套用在吳曉波直播首秀上也可以。

時間到了2020年4月,普華集團董事長、經緯人民幣基金創始人曹國雄和吳曉波分列前兩大股東的杭州道影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舉牌ST羅頓,以5.3億價格獲得其20%股權。

這是被並購不成,要借殼上市的架勢啊。

錢不錢的不是問題,主要是為夢想。

豪橫。

不過,雙方隨著對具體協議的意見遲遲不能統一,吳曉波再次夢碎A股。

本來想用資產重組的方式和你們相處,換來的卻是否定和嘲笑。

行了,不裝了,攤牌了。

吳曉波要獨立IPO。

消息一出,不僅巴九靈第一機構大股東皖新傳媒第二天直接漲停,就連有緣無份的全通教育也一度漲停,最終收漲6.45%。

真是早知驚鴻一場,何必情深一往,散買賣不散交情的典範。

事情發展到這裡,就有點吊詭了。

奇怪的點有三個:

其一,多年A股大夢就差臨門一腳,這種事不值得激動如深海,卻對直播帶貨這說大了叫躬逢盛會弄潮時代,說小了就是個生意的事激動如深海,上市輔導期大事小事多如牛毛,50來歲的吳曉波真精力充沛到還能定期直播個5、6小時?身價早已超過10億的吳曉波是差錢還是差事了?

其二,深交所19年質詢並最終導致巴九靈被重組並購失敗的核心問題在於吳曉波個人IP對公司業務的影響實在太過深遠,核心資產吳曉波頻道自不必說,眾多業務也基於吳曉波個人影響力與商業價值。

「是否為吳曉波個人IP證券化」的疑問言猶在耳,從披露的輔導備案也能看到,巴九靈在商業模式上同樣極力淡化吳曉波個人的影響,將自己塑造成知識產品服務提供商,這時候跳出來大搞直播帶貨,無疑會加深吳曉波個人IP的固有印象。

這是徹底攤牌了,不裝了,還是另有所圖?

其三,上市輔導期距離真正的掛牌上市尚有距離,俗話說財不露白、夜長夢多,在這樣一段敏感的時期內,多數企業都會選擇安靜如雞,生怕招來負面與醜聞,吳曉波卻毫不忌諱地站在風口上振臂高呼,唯恐曝光量不足。

比起IPO帶來的資本價值飛躍,直播帶貨的碎銀幾兩真就那麽香?

這是要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還是明人不做暗事,歡迎大家監督?

吳曉波背後的動機,我們無從揣測。但是無論是IPO帶來的壓力,還是一貫以來商業上大獲成功的財經作家人設,都慢慢讓吳曉波變得輸不起。

這種輸不起的焦慮在吳曉波微博發布的戰績海報上也能找到蛛絲馬跡。

做完直播後,吳曉波朋友圈直喊「忒累了」。

吳曉波直播首秀拿出了5216.9萬元這個數字,雖然跟老冤家羅永浩首秀1.13億元的成績單相差甚遠,但考慮到羅永浩更為出圈的影響力,以及抖音平台給予的前不見古人,後應該也見不到來者的巨大流量傾斜,顯得也有些情有可原。

但是當我們查詢知瓜數據關於吳曉波直播數據時,事情變得尷尬了起來。

這是當晚吳曉波直播間的數據,在累計觀看、最高在線等數據與吳曉波官方戰報相差無幾的情況下,GMV卻僅有2200萬,僅為戰報數據的一半,客單價卻達到了826.31元這個極高的數額。

這是當晚薇婭直播間的數據,GMV為6300萬,客單價103.3元,符合帶貨一姐一貫的數據表現。

同樣是當晚李佳琦的數據,GMV8800萬,客單價139.29元,嗯,今天也是元氣滿滿的一哥呢。

從數據上能看出,除了明顯較高的客單價外,吳曉波直播間直播增粉3.48萬,數據不如薇婭、李佳琦,要知道這兩位可是早早粉絲過了千萬大關的帶貨大V,全國人民有直播購物習慣的估計該關注的早關注了,吳曉波可是直播素人,在如此龐大的流量加持下,粉絲增長居然如此慘淡。

要知道羅永浩抖音首秀粉絲增長可是直逼千萬。

截至目前,吳曉波直播間粉絲數停留在了5.51萬,有零有整。

一通操作猛如虎,一看粉絲五萬五。

大寫的尷尬。

說回數據顯示GMV不到戰報一半,就在「新腕兒」疑惑不解於,就算吳曉波老師硬撐面子放衛星,也不至於這麽拙劣的時候,定睛一看。

引導銷售業績。

我說銷售額了嗎?

我說GMV了嗎?

我說的是引導銷售業績。

至於這個引導,是說直播間現場引導用戶下單,還是吳曉波推薦各種廣告效應產生的銷售額呢?

財經作家的事,遣詞造句懂不懂?

有才華就是可以為所欲為,真是文學鬼才。

好險,感覺「新腕兒」跟律師函擦肩而過。

聊完了GMV,「新腕兒」接著帶你們看看客單價。

那些口口聲聲說直播帶貨帶不了高客單的人,應該看看吳曉波老師。

客單價高達1499,2699,5980(小餐車500只是定金),9999的四款產品位列全場直播帶貨總GMV前四名,合計GMV1937萬,佔總GMV88%。

什麽,你說零食,堅果在直播帶貨裡賣的好?

「新腕兒」明白的告訴你,什麽叫你對商業模式理解錯誤,什麽叫實力打臉。

你們說說,什麽叫高淨值用戶呀?

好一個戰術後仰。

更何況吳曉波老師還貢獻了吳曉波推薦個人品牌的加持,甚至非常努力的把直播帶貨搞成了文化盛宴。

簡直物超所值。

你以為你是來看直播的,其實你是來撿便宜的,你以為你是來撿便宜的,其實你還免費聽了堂講座。

拔高有沒有。

這就顯得有些明顯不符合吳曉波直播間調性,不符合高淨值人群期待,還強行蹭吳曉波熱點的品牌在完全賣不動後大發抱怨有那麽點點不夠通情達理了。

這些loser就知道胡說八道。

功利,太功利了!

人家都忙著看見風暴後,激動如大海呢。你們就只看見了碎銀幾兩。

談錢傷感情。

吳曉波老師堂堂巴九靈實際控制人,2018年營收2.32億,淨利潤7500萬,正接受上市輔導的知名財經作家,頂著用戶和媒體的視線,一不小心爆出負面的風險,來琢磨你那仨瓜倆棗的?

你們是不是輸不起?

真是匪夷所思。

行文至此,吳曉波在巴九靈接受上市輔導之際,高調開始直播帶貨,無論是對消除證監會對巴九靈受吳曉波個人IP影響過大的擔憂,還是對敏感時期保持低調的公關需求,在邏輯上都顯得矛盾重重。

有這麽一條新聞,也許能夠為這種矛盾行為做出某種程度的解釋。

這是要搞事情啊。

考慮到短短一年時間,巴九靈的業務基本面與營收結構距離上一次並購重組遭到深交所兩次質詢,並最終流產失敗的時候,很難發生根本性的改變,籠罩在巴九靈資本化之上的「吳曉波個人IP證券化」的陰雲恐怕始終纏繞不去。

那麽,聯合地方政府,建立線下商業地產,建立直播基地乃至主播孵化、供應鏈管理與線上直播一體化解決方案,無論是獲得地方政府背書,還是轉換商業模式,乃至解答利潤與現金流如此充沛,業務發展完全輕資產模式的巴九靈為何需要上市募資這樣一個關鍵問題,或許會是吳曉波和巴九靈的破局之道。

直播首秀,醉翁之意不在酒。

坑位費,銷售抽成帶來的收益在明,巴九靈籌劃上市在暗。

然而,要實現這一切目標,立在明面上的牌坊就不能倒,吳曉波的國貨直播之路,恐怕還要繼續走下去。

但是,專注直播電商報導的新媒體「新腕兒」認為,吳曉波直播帶貨更像是一場全網公關行銷玩法,拉上流量平台淘寶、微博坐鎮,再吸引各類國產品牌買單入坑,再以財經作家吳曉波之金口鍍金為新國貨,完成一次對各種阿媽阿狗國產貨公關品牌的升級。

本質上,「新腕兒」認為,帶貨直播只是整個新國貨行銷策劃案中的一部分。

吳曉波並沒有看清直播帶貨的本質,只是在吳先生匆忙行走的半途中突然看見了大海的風暴,情緒上頭,瞎激動了一下。

文人騷客嘛,激動在所難免。

那麽問題來了。

是最終破局,成為真正的帶貨達人,還是繼續硬挺,死要面子活受罪。

無論如何,吳曉波正變得越來越輸不起。

「直播帶貨真的太辛苦了。」

畢竟,薇婭李佳琪們都是在真帶貨賺傭金,而吳老師您,卻在做行銷賺公關費。

這不辛苦,才怪哩。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