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丘吉爾抽煙又喝酒卻活到了91歲,喝酒抽煙真的對身體有害嗎?

健康&長壽

一直以來都有一種說法,每天喝點葡萄酒有益身心健康。也有人會認為每天喝二兩白酒的人要比滴酒不沾的人更健康。那這樣的說法正確嗎?

很顯然,這樣的說法是有問題的。那具體是怎回事呢?

但凡是一個正常人都希望自己能健康一點,活得長一點。但是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常常會接觸到許多危害身體健康的東西,比如:空氣汙染,有害食品,香煙等等。

每當我們和朋友聊起這個話題時,有些就會提出:“某些人也抽煙、喝酒,但活了很多歲。”

我們舉個例子,比如:前英國首相丘吉爾。

丘吉爾就屬於特別能抽煙,也能喝酒的,但活了91年,可以說是非常長壽了。那舉丘吉爾的例子的做法是正確的嗎?

客觀地說,除了丘吉爾,一定還存在著許許多多既喜歡喝酒有喜歡抽煙還很長壽的人。以他們的實例來說明問題,其實是不合適的。

幸存者偏差

這裡的關鍵錯誤在於選取的樣本出了問題。話說在二戰的時候,美國人就在研究給飛機裝甲,希望能夠減少飛機的損失。但是也沒有辦法飛機的每一處都裝甲,因為裝甲很重,飛機會因為飛不起來,或者消耗過多的油,導致無法返航。因此只能部分裝甲,那到底裝在哪裡最合適呢?

當時他們分析了許多參過戰的飛機。他們就發現這些飛機的機身上單孔數量最多,於是,得出結論:應該給機身裝甲。

不過,當時有一位統計學家叫沃德·亞伯拉罕,他提出了不同的觀點,他認為恰恰是彈孔多的不需要裝甲。

這聽起來好像很反常識,但卻蘊含了一個很深刻的道理。他是通過很嚴密的數學進行論證的。在這裡,我們就不進行數學論證。我們僅僅從邏輯上來證明一下。我們試想一下,研究人員研究參過戰的飛機其實並不是所有的參過戰飛機,而是參過戰並且幸存下來,返航的飛機,還有一部分飛機是被擊中,並且最終沒能返航的。

研究人員僅僅研究了返航的飛機,而沒有研究被擊落的飛機,因此,獲得信息是有誤差的。事實上,敵方不可能隻朝著某個位置打,飛機每一處被擊中的概率是相同的。所以,那些返航的飛機是因為沒有被擊中關鍵部位,才得以返航。而那些被擊中關鍵部位的飛機都被擊落了。

於是,我們就可以推出,擊中機身並不致命。只有那些彈痕少,或者沒有彈痕的地方才是需要裝甲的地方。後來,他們採用了這個統計學家的觀點,大大降低了飛機的損失。這其實也被稱為幸存者偏差。

丘吉爾等一些又喝酒又抽煙還很長壽的人,其實就是像是返航的飛機。但是實際上,還有很多又喝酒又抽煙但卻很短的人存在,而且這部分人可能要遠比前者更多。但他們已經不能把自己切身的經歷告訴你了。因此,個例沒有辦法代表全體。那我們又該如何來判斷這件事情呢?

世界衛生組織

食品的安全性一直以來都是許多研究人員的研究重點。但是個別研究人員也容易因為某些利益而發表一些不正當的觀點。在這些問題上,聽朋友的不如聽專家的,但是聽專家不如聽專業機構的。在國際上,就有一個專業機構叫做世界衛生組織(WHO)。

世界衛生組織就曾給出過一個《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機構致癌物清單》,這個在世界衛生組織官網上就能查到。不過,這網站上面的信息都是英文。中國的國家食品藥品家督管理局很早就把這份清單翻譯成了中文掛到了自己的官網上。

這份清單把致癌物質分成了五個大類,分別是1類,2A類,2B類,3類和4類。可能你會納悶了,為什麽分這麽多類?

其實這份清單不只是給普通人看的,更重要的是它具有指導作用,是許多相關研究人員的研究指南。

1類是屬於有確切的證據可以證明有提高癌變風險的致癌物質。

2A類是指很有可能是致癌物質,但是目前對人致癌的證據還很有限,對動物致癌證據充分。

2B類這是有可能的致癌物質。對人致癌的證據有限,對動物也不充分,或者是對人致癌證據不足,對動物致癌性證據充分。

3類是指沒有證據,或者可以致癌物質。

4類是很可能不致癌的物質。

所以,研究人員可以根據實際情況來對這些類的物質進行不同程度的實驗證明。

對於普通人來說,一類致癌物質是最好不要碰,或者少碰的,因為他們已經確定是致癌物質了。那1類致癌物質都有哪些呢?

這裡我就具體列一部分一類致癌物質,從表中我們可以很容易看到,酒精和香煙都在其中。

這意思就是說,無論喝多喝少,抽多抽少,反正都是有害的。所以,每天堅持喝二兩白酒,其實就是每天在傷害身體。同樣的身體條件,每天喝和每天不喝,肯定是後者更加健康。

那你可能要說了,為什麽有些人天天喝還很長壽?

除了上文說到的幸存者偏差,其實最大的原因是長壽這件事並不只是和抽煙喝酒有關。它還和基因、生活習慣、生活環境等等因素有關,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問題。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