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專訪製片人王裕仁:《將夜》閃耀著觀照人性與生命的情懷

文丨樸園

多如牛毛的網絡文學作家群裡,貓膩是鶴立雞群的存在。從《朱雀記》到《間客》,從《慶餘年》到《將夜》,儘管在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世界盡情馳騁,貓膩卻總能把讀者帶入到幻想世界,感受到溫度所帶來的真實力量。

把貓膩情懷放大到極致的《將夜》,既有探討自由、信仰、愛等巨集大主題,也不乏觸及生活質感的煙火氣息,自然成為IP影視化浪潮中的佼佼者。1月4日,由金色傳媒、貓片、天神影業、企鵝影視、騰訊影業、閱文集團聯合出品,楊陽導演執導的古風品質劇《將夜》第一季完美收官,豆瓣評分7.4、播放量近50億的最終成績,足以在2018劇集市場裡名列前茅。

日前,編劇幫(bianjubang)專訪《將夜》製片人之一王裕仁,作為操刀《將夜》項目的幕後英雄,也是貓膩的超級書粉,金色傳媒總裁王裕仁一手創辦貓片,在IP版權運營上深耕多年,對IP商業開發、影視劇製作都有相當造詣。現將專訪以對話體形式呈現,以饗讀者。

探索強情節劇的情感處理

《將夜》成功融合了魔幻與現實

編劇幫:《將夜》不是貓膩作品第一次搬上小熒屏。此前同類型競品褒貶不一,選擇《將夜》影視化的原因有哪些?

王裕仁:貓膩的作品寫的非常好,有非常突出的主線、人物和情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純粹打怪更新,有比較好的影視化改編基礎。

《將夜》小說文本是中國魔幻現實主義的巔峰,為什麽呢?國外有《百年孤獨》與《唐吉坷德》,充滿了魔幻色彩;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把魔幻與鄉土結合在一起,而《將夜》則把魔幻與現實結合在了一起。

它有宗教與人性的探討,也有男女雙方愛情關係的考量。魔幻的包裝裡,蘊藏著愛情的規律,本身符合優秀文藝作品的訴求。部分影視作品並非是小說文本出了問題,而是影視化改編時有了差錯。

編劇幫:你談到《將夜》是魔幻現實主義的巔峰,那麽在影視化過程中,如何把魔幻與現實結合起來?

王裕仁:《將夜》的現實主義情懷來自於對“人間煙火”和家國精神的眷戀,還有對生死之間選擇問題的探討,這在如今爽文當道的網絡文學界非常難得,這樣的藝術自覺使得《將夜》讀起來非常特別。

魔幻現實主義作品的影視化,要把現實與奇幻結合起來。寧缺登山的一場戲,角色在幻境之中要不斷挑戰自己的心魔,對自己的過往經歷有交代和回顧;登山途中,還有飛沙走石、狂風暴雨的考驗。在這段戲的拍攝中,我們使用了意識流的方式,讓角色在夢境與現實中來回穿梭,觀戰的人則隔空對話與交流。而顏瑟與衛光明的巔峰對決。

在他人看來,戰鬥像是簡簡單單的舉手投足,但真正的力量在背後激烈交鋒。最後呈現出來的效果,是天做畫布,出了彩虹、放了煙花——將殘酷的戰鬥以如此浪漫寫意的方式來呈現,也是《將夜》的獨特之處。

編劇幫:回望《將夜》的表現,口碑、播放量等達到你的預期了嗎?豆瓣從6.8一路漲到7.4,怎樣看待這種低開高走?

王裕仁:《將夜》在劇作、演員搭配等方面做了很多探索。最終來看,《將夜》成績不俗,也交了一些學費。

一開始,很多人表示費解,為什麽請了有實力的配角,主角卻是名不見經傳的新人?正因為沒有選擇流量演員,《將夜》的播放量到了十幾集才上來,我們還是吃了一些虧的。對於男主角的選擇,我們預期想的是,讓新人挑大梁,就能夠延續多季的拍攝。男主角恰好有《將夜》所需要的年齡感,也非常努力。

但我們最終低估了劇對演員躥紅的作用力。後來因為種種原因,沒能與男主角繼續合作,還是挺遺憾的。

《將夜》給我們還有很多啟發,IP開發要尊重原著,要處理好角色感情,這些得到了原著粉的認可。因此,對於男頻劇來說,情感、戲劇是第一位的,玄幻、武打是第二位的。《將夜》這類戲的改編挑戰,還是大於一些傳統題材的。

開播時6.8分,《將夜》承擔了很多劇集之外的壓力。打一分有兩個方面,第一是來自於一些粉絲對我們男主角的“差別對待”,由於他的身份比較特殊,吸引力很多無理由的“仇恨”,這確實沒辦法;第二原因來自於《將夜》播出之前的一些劇讓小說讀者們的反應比較大,因此《將夜》還沒開播,就得到了“雖然沒看但一定是毀原著”等評價。等到播出一周之後,《將夜》的中肯的評價就多起來了。

對於豆瓣評分,我想說閱聽人差異。甜寵劇與現實劇的閱聽人是不一樣的,女頻甜寵劇拿到8分,不能說比現實題材的7分更優秀,豆瓣評分要同類型來對比,否則就不公平。可喜的是,《將夜》是男頻劇裡豆瓣評分較高的。

一句話評價《將夜》,它在強情節劇的情感處理、大世界觀上的落地上,做了很好的探索。

“打怪更新”反經典敘事

部分男頻IP本身不適合影視化

編劇幫:業內認為,與女頻劇相比,男頻劇有先天劣勢,比如打怪更新情節重複、世界觀過於巨集大難以呈現、種馬情節不符合現實等等,你認同這種觀點嗎?

王裕仁:純粹的打怪更新,確實不符合經典戲劇敘事,不僅篇幅長、而且人物塑造並不好,不適合影視改編。影視劇的主流閱聽人是女性,她們需要流暢的故事、連貫的情感、有趣的人設,市場規律放在這裡,為什麽要求挑戰呢?

但沒有必要唱衰男頻劇。很多影視劇看起來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男頻劇,但實際上被男性觀眾所稱道和喜歡的,比如《人民的名義》,有熱門的時政話題;比如《白夜追凶》也是典型的男頻劇。

IP有自己的性別,比如女頻小說改成遊戲,肯定沒人玩;脫胎自網文的動漫IP,往往是男頻向——我們能說前者是女頻IP不行,後者男頻IP崛起嗎?不行。

編劇幫:談到男頻劇,那麽與其他男頻劇相比,《將夜》不同的地方在哪裡?

王裕仁:《將夜》花了大量時間來實景拍攝,劇中90%以上的場景讓觀眾覺得質感真實。這些大山大水的實景拍攝,給人印象非常深刻,它看似是很取拙的方案,其實是討巧——我們利用文戲來給武戲不斷的“蓄力”,讓觀眾與角色的情緒都累積著,到了該爆發的階段,用武戲在至高點一下子爆發出來。

比如《將夜》很受網友稱讚的春風亭雨戰,就利用了張弛有度的戲劇結構。小說渲染得極為出色,融合了古龍、溫瑞安、貓膩三個人的風格在裡面,在我心中它是能排上前三的橋段。因而在改編時,我們就安排春風亭大戰為全劇的第一個高潮。

首先要做的,是介紹人物邏輯和故事衝突,我們花了大量筆墨來介紹寧缺的出身,還有來到都城的原因,還插入了目睹好友死亡的情節。觀眾看到這裡,已經長長地憋了一口氣,有不吐不快的鬱悶。這時,春風亭大戰要打響了。

為設計好春風亭大戰,我們耗費了15天時間來拍這30多分鐘,花足鏡頭來展現多變的招數、出竅神魂的爭鬥,畢竟充滿玄幻氣質的動作場面,與刀砍箭射的“砍柴”不同。導演、動作指導、特效師等一起開會,畫下分鏡頭,為每個鏡頭都提前做好設計。為了呈現特效與實景的結合,在決鬥的街道上,我們還挖了十多厘米的水槽,讓每個人物動作都有倒影。

這是《將夜》的巧勁,用戲劇張力來為武戲服務。有一些影視劇花了大量的製作經費,最後反而不討巧,因為滿屏都是特效,觀眾有審美疲勞,反倒沒那麽震驚了。

《將夜2》王鶴棣搭檔宋伊人

製片人王裕仁延續精品製作

編劇幫:據了解,《將夜2》主演陣容將迎來大換血,如何應對《將夜》劇粉期待原班人馬回歸的呼聲?新主演的選擇有哪些考量?

王裕仁:我可以透露的是,《將夜2》能保持70%-80%的原班人馬,還有一些老戲骨、中生代與青年演員的新加入,男一號將由王鶴棣出演。

第二季的感情基本上緊扣主線,圍繞寧缺和桑桑的亡命天涯來展開。劇集最大的主題基調是死亡與新生,傳遞向死而生的概念——在最黑暗的時候,要用最堅強的勇氣來戰勝黑暗。

觀眾可以期待的是,夫子登天、君陌守青峽、寧缺守長安等小說中經典的橋段,將在《將夜2》中一一呈現。全劇將耗費40%-50%的成本,在這些重頭場次上。

我們預計《將夜2》前期拍攝5個月,後期製作5-6個月,40集左右,預估在2019年年內在騰訊影片獨播。

編劇幫:《凡人修仙傳》也是國民度很高的頂級網文IP,男主角韓立的人選,網友呼聲最高的是胡歌,能透露這部劇現在的籌備情況如何?

王裕仁:我當然知道網友們都希望最合適的演員來演。《凡人修仙傳》要推出動漫番劇、動畫電影、電視劇。其中,電視劇的劇本創作進展比較順利,希望能盡快開始製作。

《凡人修仙傳》原著小說是主線結合大型副本的葫蘆形結構,帶有很強的開放世界性質。在影視改編時,我們也想用一條主線來貫穿,穿插書中的名場面,以純硬核的男性講述方式,來重現小說世界。至於演員,我們還是想做多方位考量,這部劇對任何演員來說,都將是超級代表作,因此他(她)的知名度、演技、未來配合度都得考慮到。

編劇幫:《凡人修仙傳》火爆全網已有多年,它和年輕觀眾的審美如何對接?

王裕仁:因為是有“凡人”二字——你我皆凡人。80後、90後、00後都是在自由寬鬆的社會環境下成長起來的,但是面臨階層固化的難題,對個人前景充滿著不安,這和小說的內核有共鳴。《凡人修仙傳》的主角就像是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歷經苦難最終崛起。

95後、00後不同的地方在於,以往是“短板效應”,看最短的那塊板;現在是“長板效應”,看最長的那塊。因為年輕人所經歷的娛樂產品太多,他們特別喜歡“以管窺豹”,這並非貶義,而是他們擅長腦補,來建構自己喜歡的世界。

比如《鎮魂》,故事尚屬正常,但雙男主一下子集中了部分觀眾的內心,得以爆火。所以做劇給年輕觀眾看,一定要做出長板出來,有與眾不同的地方。

編劇幫:除了這兩部作品以外,貓片或者金色傳媒在2019年還有哪些新作?

王裕仁:有一部《烽煙盡處》,獻禮建國70周年。原著屬於嚴肅網絡文學,是2015年廣電總局十大推薦網絡文學作品。

還有一部《戲法羅》,用來挖掘民俗和國粹,有炫酷的表現,也有很強的現實意義。它描述民間江湖與模式,將國粹如何揚名世界。這種展現不一樣的奇觀劇,和《鬼失敗》《盜墓筆記》有異曲同工之妙。

此外,四五月份將有現實主義作品《名利場》拍攝。

褪去IP光環

好故事+好設定才能出圈

編劇幫:在IP領域布局多年,你見證了IP從方興未艾到資本熱潮再到回歸理性的全過程,有什麽感受?

王裕仁:IP的開發周期和生命周期是長期、且不連貫的,比如現在非常很火的小說如《鬼失敗》《盜墓筆記》,都是十幾年的作品,IP需要時間來沉澱和積累。做IP最簡便的方法,就是把影視劇、動漫、出版、聽書、廣播劇、遊戲來進行交替開發。這一系列的開發過程,能最大限度地完成IP的“更新”。

還有IP的“迭代”,IP與時俱進也非常重要。比如漫威現在的作品與六七十年代相比,無論是人物設定與故事都發生很大的變化。

最後才是IP的“變現”。過往很多IP拍完之後就沒了後續,無法形成序列。這是因為IP版權是非常分散的,出版社有、影視公司也有。版權所屬的分散與割裂,使得沒人對IP進行統一負責。我們對重點IP是終身負責製的,擁有永久版權,因此會用連續性、持續性的思路添磚加瓦。

編劇幫:IP運營是近年的熱門話題,全產業鏈、內容生態等提法屢見不鮮,成了行業標配。2014年以來貓片從事IP運營多年,有哪些心得體會?

王裕仁:IP光環褪去,只有兩大要素留存。第一個是好故事,適合影視改編;第二是好設定,比如《鬥破蒼穹》,有完整的世界觀與更新體系,適合改成動漫和遊戲。如果IP兼具兩大要素,則無往而不利。

在將來,囤積IP來搞事的事情,會越來越少,因為每個領域的IP都是有飽和度的。比如好萊塢的間諜片,演進了幾十年,最終只有《007》、《碟中諜》、《諜影重重》三個系列留存。中國也是,不可能容納那麽多玄幻、仙俠IP,只能有四五個可以無限拓展和變化。

IP也會越來越集中化,馬太效應會越來越明顯。未來做IP研發,如果基礎用戶量不夠,就不要操作全產業鏈,單點突破比較好;如果基礎比較好,有了500萬-1000萬的用戶,那就可以做全產業鏈。此外,還根據故事屬性有關,如果是短故事,熱度消散很快,那也不適合全方位開發。

責編 |妙脆角

主編 |劉江平

E N D

往日精彩內容

影視宣傳、轉載聯繫◇ bianjubang002

編劇經紀、劇本經紀業務聯繫◇gangqinshi01

已同步入駐以下平台

今日頭條 | 搜狐自媒體 | 百家號|微博|豆瓣

|知乎| 簡書| 一點資訊| 企鵝媒體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