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生鮮電商疫情突圍:業務量激增,但缺貨也缺人

記者 | 佘曉晨

編輯 | 文姝琪

1

“最近訂單量實在是太高了。”吃完一碗泡麵,每日優鮮北京望京店的配送員李國鋒要接著去送訂單。

今年春節期間,李國鋒是店裡值班的配送員之一,本準備節後回東北老家的他,被疫情中斷了計劃。最近,他從早上六七點開始乾活,直到送完所有訂單,工作量比日常至少增加了一倍。

這樣的情況不僅在一線城市發生。在蘇州,食行生鮮的企業配送員王偉最近每天都要工作14到15個小時。整個行業的很多配送員從凌晨4點多一直忙到晚上9點多,每個人一天下來要送900多個包裹。

隨著疫情的持續,全國各地的防控也越加嚴格,為了減少外出,生鮮電商平台在疫情期間成為許多用戶的剛需。

微信小程序官方數據顯示,2020年除夕到初七,小程序生鮮果蔬業態交易筆數增長149%,社區電商業態交易筆數增長322%。據七麥數據,從1月21日到1月28日,叮咚買菜在美食佳飲類應用中的下載量排名從第9名躍升到了第1名。

需求猛增的另一面,是供應的障礙和人力的短缺——在生鮮電商偶得機遇的同時,每個環節都面臨重重考驗。

業務量大幅增長

盒馬北京十裡堡店的工作人員告訴界面新聞,今年初一到初四期間,店內的客流量非常大,銷售額超過平常的周末。據每日優鮮透露,這段時間平台交易額同⽐增⻓超300%。而蘇寧稱,蘇寧菜場的“到店模式”在疫情期間,全國銷售增長已達到650%。

增長的不僅是頭部公司,更小的平台也迎來了機會。

華東地區的平台食行生鮮目前隻覆蓋蘇州、上海和無錫,其相關負責人表示,在目前已恢復的站點中,單站配送量同比增加近三倍。據數字零售平台多點Dmall官方數據,2020年1月,多點APP新用戶注冊數同比增長136%,月活數同比上漲84%。

據七麥數據,截至2月10日,美食佳飲類App中前四名分別為盒馬、叮咚買菜、多點超市和每日優鮮。

徐州雨潤公司創辦的雨潤農鮮生小程序商城於2019年1月上線,在恢復配送初期,平台在開放的一個小時內突破了將近400單。雨潤農鮮生電商中心副總經理姚鑫認為,疫情期間小程序平台積累了不少客戶,雖然疫情之後訂單量肯定會有所下降,但也沉澱了一些忠實用戶,相比之前隻做B端有了明顯的提升。

增長面前,平台要抓住機會加大推廣:大年初六之後,所有員工開始在朋友圈進行宣傳;公司和商務局、政府進行聯繫,獲得全市配送的資格。此外,他們還和徐州的物業公司聯繫,希望合作推動小程序平台發展。

多點Dmall的采銷負責人閆麗紅告訴界面新聞,大年初一,其所在部門的主要負責人便開始復工。兩天之後,公司向采銷部門所有員工發出號召,希望有條件的員工都能返崗。同樣是在大年初六這一節點,公司中高層和各部門負責人共同開會研討業務方案。

2月4日,多點Dmall員工在內部發朋友圈對方案進行了內測,單筆訂單不設上限,最初的兩個套餐是將蔬菜和不同的肉類進行組合,一個半小時之內,所有套餐售罄。5號,平台又將套餐規格調整為4個,之後又針對不同用戶的需求增加了幾種不同的場景套餐,包括一些防疫用品組合。

食行生鮮的人事負責人白蘭地也從大年初一開始了工作。為了盡力尋找可能的合作渠道,白蘭地和同事瞄準兩類企業:一是本來在過年期間就要營業的,例如餐飲企業,因為員工大多數春節期間留在蘇州;二是有集體宿捨的企業,這樣可以保證安全。

而方案和策略並不能一步到位——公司需要逐步進行調整,從而適應不斷的增長。據白蘭地介紹,目前平台訂單量還是要做限制,比如每天中午到12點,要限制明天和後天的訂單量,否則自己的供應會跟不上。“最近就是一個字,忙。”白蘭地說,“但變化太快,我們的行動也必須跟著快。”

“人”和“貨”缺一不可

在大量溢出的需求面前,供給不足也成為困擾各大平台、並考驗他們調度能力的問題。

每日優鮮表示,供應鏈方面他們遇到的最大困難是:平台⽔果蔬菜都來⾃於產地,在過年加疫情的雙重情況下,許多產地⼈員不⾜。他們采取的措施是緊急調配內蒙古、雲南、⼭東和北京周邊多個蔬菜產地的貨源,安排採購⼈員駐守產地,協調⽣產和發貨。

蘇寧小店在節前準備了十五天的肉品,但這批貨在初四初五就已經賣完了,而後也不得不讓供應商從外地緊急調貨。

叮咚買菜CEO梁昌霖認為,供應鏈能力是叮咚買菜在此次疫情中遇到的挑戰之一,公司需要思考“在供需不足的時候,在遇到各種不確定性的時候,怎麽把品類、供應做到確定性。”

頭部玩家尚是如此,更多體量不大的創業公司面臨的挑戰更為艱難。

食行生鮮稱,他們50%的生鮮商品來源於基地直采,春節期間,為了保障供應,許多外地采供人員留在蘇州過年。團隊從大年初二就開始聯絡或直接駐扎基地,緊盯生鮮產品采摘和供應。目前,食行生鮮平台每天供應的蔬菜超過100噸。

姚鑫表示,疫情對物流、人力,以及雨潤農鮮生本身都造成了一定影響。第一,產地的車過不來,部分蔬菜、果品和肉食都進不來,對貨源影響很大;第二,封村之後一些外地同事無法到崗,人力較為緊缺。

但由於平台依托的是徐州雨潤農產品採購中心,姚鑫稱目前商品的庫存量比較足,90%的產品都可以供應。而產地較遠的農產品運輸較為困難,平台組織辦理了統一的疫情保送“菜籃子”工程通行證,派車到產地運輸回來進行銷售。

解決了貨物供應,人力緊缺也是棘手的問題。

每日優鮮的交付中台負責⼈王飛表示,此前每日優鮮⽤的是⼀⼩時達,為緩解一線的壓力和配送員時效考核壓力,目前已經放寬到了兩個⼩時。王飛稱,近半個月以來,兩⼩時的整體交單率基本上可以達到90%以上。叮咚買菜告訴界面新聞,這段時間平台在上海地區的人力缺口大概是3000人。

對於聚焦某塊區域的公司來說,尋求本地的合作是一個較為高效的辦法。

食行生鮮稱,公司在疫情期間面臨的最大困難就是產能和運能嚴重不足。他們選擇從本地出發,采取了“借調”措施:一方面,與蘇州貨的城市配送有限公司等企業合作,借調配送員與運輸車輛;另一方面,食行生鮮從蘇州多家餐飲、城市配送公司借調了150多名員工。目前,企業復工率為80%。

同時,訂單的增長也考驗各個公司的運營效率。王飛表示,當每日優鮮相鄰的⼏個前置倉在進⾏交付時,如果某⼀個微倉的運⼒出現了瓶頸、其他的微倉交付還算OK的話,系統可以實現智能調度,來確保整體交單的最優。食行生鮮自創立以來用的就是“到櫃自提”模式——用戶在平台下單成功後,配送員會在用戶選定的時間內將生鮮商品送至小區的智能自提櫃。

多點Dmall則採用了線上線下聯動發力的辦法,制定了到店、到家和到店自提並重的銷售模式。在三種不同的銷售模式下,其物流體系分為O2O即時配送、次日達、倉庫直發用戶模式及到店自提等多種模式混合作業,從而實現保供應和配送。

“未來到店到家一體化結合將成為主流模式,零售鏈條上各環節數字化程度的高低,將決定生鮮電商市場未來的走勢。”多點Dmall相關負責人認為,受疫情影響生鮮到家模式迎來爆發,而背後又不同程度地折射出各家在供應鏈、物流及數字化技術層面的短板和問題。

如何保持核心競爭力?

無論如何,疫情確實給生鮮電商帶來了一次“翻盤”的機會。

2019年,生鮮電商競爭不斷加劇,倒閉、爆雷、資金斷裂等問題也頻頻出現。“生鮮寒冬”之下,行業進入洗牌期。

而特殊時期爆發的需求,使得大量新用戶湧入生鮮電商平台,各個公司的品牌知名度也有不同程度的的提升。在三四線城市,像永輝買菜、大潤發優鮮這樣的傳統超市App也觸達了更多用戶,在榜單前列擁有一席之地。生鮮電商平台,成為疫情期間不多的“逆流而上”者。

用戶習慣也在這個時期形成。每日優鮮CFO王珺認為,過去大家可能在每日優鮮買果蔬,⾁蛋水產和超市有些分流。現在,在糧油、食品甚⾄百貨方面,⽤戶開始把需求轉移過來了。同時,在過去五年的發展中,他們發現,“只要⽤戶買到三單之後,留存就⾮常穩健。疫情會帶來⼀波集中的持續⽤戶習慣養成。”

蘇寧易購副總裁顧偉也對界面新聞表示,菜場業務帶動了其他選品的銷量,“比如一小時達的業務,平時在春節期間量是很低的,但目前可能會佔到互聯網銷售的20%左右”。

但想要真正地鞏固“暫時”的需求和偏好,並不是那麽簡單。

一位北京的消費者說,自己同時用著每日優鮮、美團買菜和多點超市,隨時刷隨時下單,她對於生鮮電商的忠誠度隻取決於兩點:優惠券和運費。而前幾天回滬返工的張路已經放棄線上買菜,耗時間和精力在線上買菜,卻總是買不到自己想要的火鍋食材,她覺得“這太累了”。

由於供應和人力缺口導致的體驗不佳,這種情況並不在少數。儘管需求增長打通了用戶門檻,用戶留存和核心競爭力仍是必須思考的問題。

上海交通大學行業研究院食品行業研究團隊負責人莊暉在研究報告中指出,此次疫情將進一步打壓線下食品零售場景,倒逼食品類電商以及新零售的出現。他認為,“如盒馬生鮮、天貓超市、京東超市、叮咚買菜等會在一二線市場迅速崛起,食品企業應當高度重視,將渠道重點進行轉向。”

(應受訪者要求,李國鋒、王偉、張路為化名)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