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董明珠雷軍十億賭約,輸者為什麽不履行諾言?

小米公司董事長雷軍。(新華社 全亞軍/圖)

與巴菲特的百萬慈善賭約相比,動輒上億的“鄭重其事”反而顯得輕佻,始亂終棄的結局又難免“輕諾必寡信”的腹誹,社會聲望難免受損——以雷軍的身份,被評論為博眼球、做行銷、不守諾、無信用,可不是什麽好話。

2013年年底,中國商界兩位大佬董明珠和雷軍發起了一個為期五年的十億賭約,引來大量圍觀。當時,雷軍與董明珠就發展模式展開激辯。雷軍稱如果五年內小米營業額超過格力,董明珠賠償自己1元錢。董明珠豪情萬丈,對“雷布斯”的1元賭局不屑一顧,“1塊錢算什麽,要賭就賭10億!”

雷軍慨然允諾。三年後,董明珠險勝。2018年12月中國質量協會40周年紀念大會上,董小姐上台發言,席間有人問道:“贏了賭約,10億收到了嗎?”董明珠有點不耐煩:“五年前我跟雷軍賭10個億,別人老關心10個億給你沒有啊?我說我不要。希望未來的五年,還跟雷軍賭。”轉而眼望雷軍。雷軍心領神會:“鄙人不才,願再續前緣……”新一輪賭局開始,又是五年。

十億賭約不了了之,輿論的反應較為平淡,很多評論認為兩位大佬都是行銷高手,話題造勢罷了。

如果說以董明珠不到三十億的個人資產計,十億之約一開始就有點玄乎,那麽另一場一億賭約看上去更靠譜些。那就是2012年王健林和馬雲的賭約,當時王健林說:“10年為約,如果電商在中國零售市場份額佔到50%,我給馬雲一個億。如果沒到,他還我一個億。”兩人當即擊掌敲定。以王、馬二位的身價,一億不過是個“小目標”吧?可是隔年在被問及“豪賭”勝算時,王健林當場表示跟馬雲打賭只是一個玩笑。

說了不算、風輕雲淡,在中國公共活動中司空見慣至於斯也。雖然輿論對大佬們的“開玩笑”很寬容,但是這種“開玩笑”也確實暴露了剛“豪”起來的中國富翁缺少了一些厚重的君子之風。

名人賭約很常見的,玩笑開得、狠話撩得,但是得言出必行。2009年維珍航空掌門布蘭森和亞航老闆費爾南德斯約定:誰的F1車隊總排名低,就要去對方班機上扮空姐。2013年費爾南德斯贏了,當年5月12日布蘭森真在亞航班機上客串了一把空姐,濃妝、紅裙,還刮了腿毛,相當敬業。願賭服輸的布蘭森頗受讚譽,連帶著維珍和亞航都賺足眼球,行銷效果不言而喻。

2002年姚明以新秀身份亮相NBA,評論員、前球星巴克利一直唱衰姚明,甚至放話說如果姚明能單場得分超過19分,就親另一名主持人的屁股。巴克利的表現不僅引起中國球迷的反感,也讓NBA高層很不滿意。好在姚明很快以出色的表現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巴克利也敢作敢當,真在演播室當眾親了一頭驢的屁股。一場風波就這樣愉快地結束了。

名人打賭總是伴隨著公眾影響,表達技巧十分重要。布蘭森客串空姐,無傷大雅,又符合航空業特色,幽默親民。巴克利的烏鴉嘴惹事,“借驢下坡”的滑稽,讓危機消解於無形。中國幾位商界大腕,開口就是一億、十億的豪注,是宣示“我很豪”嗎?可是後來又“豪”不起來,終是“輕諾寡信”。

巨資打賭也不是不可以,也有很得體的例子。“股神”巴菲特和另一位著名投資人特德·西德斯曾有一個頗受關注的賭約:金融危機席卷全球的2008年,巴菲特賭10年後標普500指數基金將高於組合型對衝基金的收益率,輸者將向慈善機構捐出100萬美元。結果巴菲特勝利,西德斯如約捐款。以兩人的身家,完全可以把賭約放大十倍,但是他們沒有這麽做,賭注控制在合理的範圍——賭的是投資理念,而不是鬥富。更重要的是,百萬美元不是兩人之間的授受,而是做了私人慈善,這比起富豪之間較勁的社會效應要好得多。比起王馬一億之約、董雷十億之約,意義不可同日而語。

君子不重則不威,“重”是慎重之重、厚重之重。這並不妨礙舉重若輕的幽默,如布蘭森和費爾南德斯的無厘頭賭約,卻是職業經理人駕輕就熟的公關技巧。與巴菲特的百萬慈善賭約相比,動輒上億的“鄭重其事”反而顯得輕佻,始亂終棄的結局又難免“輕諾寡信”的腹誹,社會聲望難免受損——以雷軍的身份,被評論為博眼球、做行銷,可不是什麽好話。

(本文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報立場)

關不羽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