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許鞍華花大力氣拍的天水圍慘案,卻輸給這部無心插柳的電影

上個周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正式官方宣傳,今年的終身成就獎授予兩位女性影人。

一位是英國著名演員蒂爾達·斯文頓,另一位便是許鞍華,她是繼2010年吳宇森之後,第二位獲此榮譽的華人導演,也是全球首位獲得此榮譽的女性導演。

許鞍華,是香港電影一個繞不開的名字。

她榮獲過7座金馬獎、10座金像獎(最佳導演、最佳影片),更是出了名的“影后製造機”。

可即使拿獎拿到手軟,許鞍華的電影卻一直賣不出去。

她自身的最高票房紀錄,是《黃金時代》的 4991.89萬。

而我今天要說的這部片子,幾乎是許鞍華從影四十年來票房成績最低的電影,只有可憐的116萬——

《天水圍的日與夜》

但有時候票房差不代表不是一部好電影,IMBD上排名第一的《肖申克的救贖》,在當年上映的時候也是票房慘淡。

不過《天水圍的日與夜》卻比這些電影還要特殊。

看完這部電影你就會發現,其實導演根本不曾希望這部電影去取得高票房,它不是嘩眾取寵的商業片,也不是光怪陸離的大片,它只是想要展示最真實的生活裡最平凡的情感。就如它的名字一樣,這部電影裡只有日夜交替中的感動,沒有什麽陰晴圓缺的浪漫,或是雨後彩虹的絢爛。

2007年7月,香港,天水圍。

天水圍,位於香港元朗,原本是元朗的一個圍村。

1998年,香港政府在天水圍大量興建公共房屋。此後,數以萬計的人口湧入天水圍。

在天水圍居住公共房屋的人,大多是內地新移民和香港低收入群體,很多家庭都依賴政府救濟度日,因為語言和收入限制等因素,天水圍滋生出了許多嚴重的社會問題:自殺、家庭暴力、童黨...

2004年4月11日,天水圍的公共屋邨天恆邨內,一名無業漢斬死妻子及兩名年幼女兒後,自殺身亡。(這宗案件後來也被改編為許鞍華的電影《天水圍的夜與霧》)

這宗滅門慘案發生後,許鞍華決定走進天水圍,了解真實的情況,她想知道:天水圍究竟怎麽了?令她驚訝的是,真實的天水圍和她想象中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許鞍華說:我以為那裡霧氣沉沉,但不是,我看到的天水圍的人特別有活力,很多年輕家庭主婦都染頭髮,穿A貨的名牌T-shirt買菜,比我住的北角要時髦、漂亮……

許鞍華忽然意識到,她可以拍一個關於天水圍的故事。這個故事裡的天水圍不需要有血腥、不需要有悲劇、紛爭,甚至連對白都可以不用多說,用生活的瑣碎,展現這裡的真實與平和。

所以,許鞍華拍這部片子不像是在講述故事,更像是在記錄故事,記錄天水圍居民,乃至是整個香港低收入人群的日常。

電影最開始的幾分鐘裡,甚至會無聊到讓你懷疑製作方的誠意——沒有特效、沒有情節,幾乎沒有對白、沒有配樂,場景簡陋、鏡頭簡單。沒錯,這部電影在一開始就明確的告訴你:我要講的,就是這最真實平凡的生活:

在超市買糧油的時候,為了區區三塊錢而猶豫不決。

經濟拮據的時候,別說三塊了,一塊錢也會影響購買的決定。甚至不用1塊,一包紙巾,一個塑膠袋就足夠了。

他們就這樣在天水圍度過每一個日和夜,就像這個世界上每個角落中的普通人一樣,過著普通的生活。他們用堅韌、達觀的態度,面對著生活中遍布的瑣碎。

貴姐,就是其中一個代表。

貴姐早年喪夫,獨自靠著一份在超市的工作維持著自己和兒子張家安的生活。

她每天的生活都很規律,早起到超市上班,下班時從超市裡帶點吃的,然後回家做飯。

貴姐 14 歲便出來打工,供兩個弟弟上大學。

結婚後和丈夫時不時接濟娘家,一直把家人放在心中第一位。

如今,兩個弟弟事業有成,住在香港西貢富豪名流雲集的住宅區匡湖居,出入有轎車代步,家中有菲傭伺候,貴姐卻依舊靠出賣體力過活。

和貴姐住在同一棟樓的梁婆婆則反映了香港獨居老人的問題。

阿婆老伴走了,女兒死了,外孫和女婿住在沙田,只有她一人在天水圍生活。

這樣的設定,在別的導演的鏡頭下,也許會演變成類似“姐弟失和”、“獨居老人孤獨自殺,向社會無聲控訴”的主題,但是許鞍華卻放過了這些可能產生矛盾衝突的地方,著重表現貴姐和梁婆婆之間的鄰裡情誼。

阿婆為了維持生計,到超市賣菜,由此和貴姐相識。

貴姐就像我們身邊常見到的那種熱心大姐一樣,主動和阿婆打招呼。

當看到阿婆想買一桶油但貨架上只能三桶一起買時,貴姐毫不猶豫地買了三桶,然後分了一桶給阿婆,硬是沒收錢。

阿婆想買一台小電視,但是捨不得幾十塊的搬運費,貴姐一個電話就叫來了張家安幫阿婆搬了上去。

阿婆受人恩惠心裡過意不去,把家裡捨不得吃的冬菇拿出來送給了貴姐,在這之前,她還細心地把上面的標價給撕掉了。

電影的節奏不疾不徐,從沒有刻意地想去講一個故事,而是順著人物生活的節奏,讓它自然而然地發展。

影片的高潮直到最後四分之一的時間才出現,之前的一個多小時,影片用一件件生活中的小事一點一滴地豐富著人物的形象,慢慢地蓄勢,直到你對人物有了充足的了解,相當的熟悉之後,真正的高潮才出現。

梁婆婆要去沙田探望自己的孫子,貴姐陪同前去,然而餐桌上,梁婆婆並沒有看到自己的孫子阿傑,來的只有阿傑的爸爸——梁婆婆死去女兒的丈夫。梁婆婆精心給他們一家人準備了金項鏈戒指,阿傑的爸爸卻拒絕收下。

回程的巴士上,梁婆婆將自己給貴姐和家安也挑選的金項鏈,連同方才阿傑爸爸不要的飾品,都一並送給了貴姐。

貴姐沒有推脫,收了下來,說:“這些先收在我這裡,等你要用錢了,再問我要。”

一個老人,什麽時候要用這麽多錢呢?

去世的時候。

看這個情形,最後能為阿婆養老送終的,也只有貴姐和張家安了。所以這裡貴姐的不推讓,不是貪財,而是一種承諾。

在貴姐收下之後,半晌,阿婆突然說了整部影片中最讓人潸然淚下的一句話:“將來我就是做鬼都會保佑安仔讀書好,聽教聽話。”

此時,對於阿婆來說,貴姐和安仔,才是她的女兒和孫輩。

香港影評人協會評論該片“以輕盈抗衡沉重”,“用內斂詩意、生活味道、寫實質感、誠摯溫情與人文關懷重新建築天水圍城,再折射出我們實在經歷的相關故事”。

是啊,天水圍,住著香港千千萬萬收入很低、生活很辛苦的“貴姐”,他們日複一日的辛勞、日複一日的拮據,他們的生活,暗淡得令人畏懼。

但是,就在這樣日複一日中,漸漸地,你會感覺有一點一點的亮光在閃爍。

這些亮光都細碎微小,隱藏在每一個不出奇的日常中,但慢慢地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清晰,到最後,照亮了每一個暗淡的日日夜夜,讓生活原本的艱難、沉重變得不再那麽重要。

這些光是什麽?

是愛、是善意、是古道熱腸、是對他人苦難的切身體會……

這些亮光不只來自貴姐,也來自阿婆、來自家安、來自表姐、來自大舅,甚至來自教會的教友、來自隻出現過一次的徐老師……

這些光是人性自然閃現的那些溫暖和明亮,它們不是艱難的環境所獨有,也不因生活的困苦而磨滅;它們無論對富足還是貧苦都是一樣的珍貴,是塵世中擠擠挨挨有時疲倦有時狼狽的每一個普通人的最後歸宿。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