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看看古代中國人如何防疫

智慧的古人認識和應對瘟疫

殷商時期,我們已能看到早期對疫病的記載和所采取回避等措施。在殷墟還發掘出了完善的下水道,說明城市已有公共衛生設施,有利於減少疫病產生。

圖為甲骨文“役”(疫)字,表明中國人很早就知道疫病有關知識。(資料照片)

周王室定期舉行驅逐瘟疫的儀式活動,還設立了負責處理疫情的官員。《山海經》載有熏草等7種治療瘟疫的藥物。

秦漢以後,中醫藥學趨於成熟,《黃帝內經》中有完整的疫病防治思想,提出人們應該在發病之前加強預防,或者在發病早期及早治療,治療後防止複發。

其他中醫經典如《傷寒雜病論》《神農本草經》則提供了防治疾病的辨證處方與藥物知識。

不斷進步的防治思想和手段

隋代人認識到傳染病是感“乖戾之氣”得病,有其特殊病因。

明代吳又可敏銳地指出“氣即是物,物即是氣”,病因可能是某種不可見的物質,這是非常接近於微生物病原學的假說。

預防方面,華佗提出用屠蘇酒,葛洪提出用老君神明散,後來又有人提出常服藿香正氣散,唐宋時期廣泛應用香藥來預防疾病,明代流行焚燒蒼術來淨化空氣。

明朝中期,預防天花的人痘接種術在民間出現,後來一些外國使臣也來學習,並把這一技術帶回歐洲,英國醫學家貞納在此基礎上發明牛痘接種術,為最終全球消滅烈性傳染病天花奠定了基礎。

圖為山東嘉祥武氏祠漢代壁畫《鄉儺圖》,反映漢代驅除毒蟲避疫的觀念。

早在晉朝已經形成了制度化的防疫措施,政府規定朝臣家有病人,感染三人以上者,雖然自己沒病,但百日不得入宮。

宋代注意對染疫死者的屍體盡快處理和火化。

清代宮廷中設“避痘所”隔離感染天花者,規定在隔離九日後親人才可探視。

疫情中的仁心大醫

防疫與治疫,都離不開醫生。中國古代,有一批批的大醫,在大疫中挺身而出,為後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與治療經驗。

兩宋時期,發生了多次疫病流行,政府經常派醫官到地方發放藥物救濟。宋代李唐的《村醫圖》生動描繪了醫生救治病人的情況。(資料照片)

東漢末年,瘟疫肆虐。名醫張仲景宗族原本有200多人,10年間死亡了2/3,他在哀傷之餘寫就《傷寒雜病論》,成為中醫辨證論治的典範之作。他強調醫生要有“上以濟君親之疾,下以救貧賤之厄”的擔當精神,在研究醫學中貫徹“勤求古訓,博采眾方”的嚴謹態度,被後世尊稱為“醫聖”。

唐代名醫孫思邈,收治被社會歧視的慢性傳染病麻風患者600多人,要求醫生在救治病人時“不得瞻前顧後,自慮吉凶,護惜身命”,樹立了中醫的醫德規範,其醫德醫術深為後世敬仰,有“藥王”之稱。

明代吳又可的《溫疫論》是我國第一本瘟疫病專著。(資料照片)

1232年,汴梁暴發大疫,死者九十餘萬人。當時名醫李杲創製了“普濟消毒飲”全活甚眾,人們將藥方刻在石碑上以流傳。他的學生羅天益也成為善於救疫的名醫,在元代軍隊中救治了許多染疫的官兵。

許多現在仍然在應用的中醫救疫名方,都是名醫在實戰中總結出來的。如吳又可的達原飲、葉天士與吳鞠通的銀翹散、余師愚的清瘟敗毒飲、楊栗山的升降散和王清任創製的解毒活血湯等。

面對各種瘟疫,中國古代一批批仁心名醫毫不退縮,不避艱險,反覆在實踐中研究治法,得出非常有價值的經驗,挽救了無數生命,為古代社會防疫抗疫做出了巨大貢獻。

詳見:《中國歷史上的防疫鬥爭》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