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瑞幸咖啡停牌!一家只有故事和錢的企業,為何如此瘋狂?

冰川思享號特約撰稿 | 關不羽

今年年度大片是哪部?瑞幸咖啡生死記包全年。

6月26日,瑞幸股價暴跌逾50%創歷史新低,盤中6次觸發熔斷,狂瀉54%,報收於1.38美元。這是瑞幸最後一支舞曲,跳得如此糟心。

6月27日,瑞幸咖啡發布聲明稱,公司將於6月29日在納斯達克停牌,並進行退市備案。但其同時表示,“瑞幸咖啡全國4000多家門市將正常運營”。

▲瑞幸咖啡宣布6月29日在納斯達克停牌

6月29日,瑞幸在納斯達克舞台上正式謝幕。

這就到頭了?怎麽可能?和後面的大場面相比,前面那點折騰就是個大型預告片。

退市後的“續集”看點滿滿

其實,瑞幸管理層早在一個多月前已經“樹倒猢猻散”。

5月12日晚間,瑞幸咖啡(NASDAQ:LK)宣布調整董事會和高級管理層,瑞幸創始人兼CEO錢治亞及COO劉劍被暫停職務。

幾乎同一時間,董事長陸正耀則退出了“提名及公司治理委員會”。此後折騰了一個多月,相當於片尾曲,除了6月初的暴漲堪稱彩蛋外(後有分析),都是垃圾時間。

預告片結束了,大片正式開播。停牌、退市、中美兩國監管機構處罰緊鑼密鼓,但那都屬於橋段。橋段再熱鬧也是橋段,本身沒有曲折反覆的懸念設計。

比如說中美行政機構的嚴厲處罰,一定會非常高調、非常有力。

美國方面不用多說,納斯達克都要用通知退市的“非常規手段”強力逼退瑞幸,美方的高度重視是毋庸置疑的。

中方在此事上的定調也很高,“長臂管轄”剛剛立法,瑞幸就撞槍口了。不管是不是這次用上這條,都不可能像過去那樣看著太平洋對岸的熱鬧按兵不動。

中美雙方這一次“攜手”雖不見得情願,無奈中概股的紐帶作用實在太強。

▲5月19日瑞幸咖啡官網發布收到納斯達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

美國政府和財界對中概股已經滿腹狐疑,但是真沒有中概股的美國股市也很難稱為全球資本市場的扛把子。為今之計,只有殺雞儆猴、收緊監管,不能再讓中概股中的害群之馬割了美國韭菜。

處罰是必須的,沒有懸念。至於力度究竟如何,還得看兩場高潮戲的劇情趨勢。

兩大高潮不容錯過

高潮戲可能有兩處:其一,是集體訴訟進程;其二,是陸正耀及神州系大佬的命運。

集體訴訟是個大殺器,天價賠償可能直接把瑞幸咖啡拖進破產清算。

更重要的是,有這個巨雷埋著,誰敢做接盤俠?

▲6月26日瑞幸咖啡收盤價為1.38美元

據業內人士粗略估計,瑞幸咖啡面臨的索賠額度將高達112億美元,6月26日收盤時瑞幸的市值僅3.47億美元。這時候衝出來充大俠的,肯定是大腦進水、小腦養魚的角色。

盤一盤,好像江湖上沒有這樣的人物。——什麽?當年孫宏斌救樂視?呵呵,孫老師都哭了,難道還有如來佛嗎?

陸正耀、錢治亞的結局,是第二大高潮懸念。

從2月份渾水做空以來,瑞幸管理層核心的路線是很清楚的,能不認就不認,被實錘了就擠牙膏式的認一點算一點。

4月2日推出了替罪羊COO劉劍,無奈鍋太大,一個拿著10年期權的高級打工仔怎麽背得起?劉劍背不起,也沒人背得起——連錢治亞在“自曝”後也早已迅速淡出。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在美國納斯達克成功上市(圖/網絡)

此後瑞幸內部一系列內鬥,發生在陸正耀的神州嫡系VS邵孝恆派的外部董事之爭,相當曲折。

表面看,老陸嫡系的郭瑾代理CEO還能撐住台面。但是,老陸原計劃在7月5日特別股東大會清洗外部股東邵孝恆、董事會大換血的計劃受挫。

董事會公告表示將於7月2日召開董事會會議,決定要求陸正耀辭去董事和董事長職務。如果按照這個節奏,神州系實控瑞幸的局面被打破,那麽陸正耀和他的人馬將會面對非常不利的處境。

你老陸是第一大股東又如何?沒有鐵杆管理團隊的層層保護,這個天大的鍋不就得第一大股東來背嗎?

從周邊情況看,老陸的形勢也相當不妙。

6月21日,彭博社消息稱,瑞士信貸牽頭的貸款人贏得一項法庭指令,要求清算陸正耀家族旗下的兩家基金,以償還3.241億美元債務。

陸正耀的“錢袋子”已經被盯住了。這對一個商人而言,是非常危險的兆頭。商戰、商戰,資金就是子彈。錢沒了,退路也沒了,自由可能也到頭了。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有反轉才算高潮

高潮戲和橋段的最大區別就是有反轉的可能。在破產清算的大結局出現前,瑞幸還沒有走到絕境。

集體訴訟確實是大殺器,可是多數走不到頭。獲得巨額賠償的審判結果看上去很爽,但是真能拿到手的寥寥無幾。

瑞幸咖啡是典型的輕資產運作,大部分咖啡機是租來的,店面也是租來的,破產清算後連渣都沒多少。所以官司打到頭,把瑞幸逼破產了,對起訴方也不是最好的結果。

因此,按照過往的經驗,此類集體訴訟多以庭外和解告終,而瑞幸咖啡的賠償方案就是這一高潮戲的“戲眼”。

其實,5月底到6月初的暴漲很可能就是降低訴訟壓力的前期鋪墊。讓一部分潛在的起訴人在股市上出逃,算是一種誠意的展示,也對後期訴訟壓力緩解有作用。

▲瑞幸咖啡門市(圖/圖蟲創意)

瑞幸咖啡目前的預案應該是盡量把集體訴訟的和解代價控制到尚能接受的程度,以實現退市後的私有化,引入新的資本方進入收拾殘局,繼續企業經營,這可能是理論上的“大團圓”結局。

如果說瑞幸咖啡的企業前途還有理論上的“Good end”,那麽陸正耀們的前途可能很難樂觀。只有糟糕和極糟糕兩種可能。先看看瑞幸的“前輩”安然公司的人物結局,那是極糟糕的結果。

2001年因財務造假,“世界500強”的安然公司同樣經歷了做空、暴跌、監管部門調查,最後退市破產,還把頂級會計事務所的安達信拖死,震動全球。

事發5年之後的2006年,最後一位涉案高管迎來司法刑事審判的終點。美國休斯敦聯邦地區法院在10月23日作出判決,安然公司前首席執行官傑弗裡·斯基林因犯有欺詐、共謀、內部交易等一系列罪行被判處24年4個月徒刑。

安然公司創始人、前董事長肯尼斯·萊當年7月心髒病死亡,在死神的幫助下逃過了面臨最高達165年的監禁。此前已經有一批人因此案入獄,刑事審判把“最好的”留在了最後。

人進去了,錢也沒了,斯基林的律師費等司法費用就達到了5400萬美元,再加1.4億美元的罰款,本來有6千萬美元身家的斯基林成了名副其實的“負翁”。這就是安然巨頭的結局。

▲2006年美國安然公司前CEO和律師一起離開法院(圖/網絡)

和斯基林、肯尼斯·萊這樣美國商界響當當的人物相比,陸正耀、錢治亞算什麽?

如果瑞幸咖啡也是以破產清算告終,投資人的損失都成了水漂,那麽陸錢等人的結局只會更糟糕。這就是最糟糕的結局。

那麽,稍好一點的可能是瑞幸私有化成功,各路苦主能夠接受瑞幸的賠償方案,那麽來自美國司法系統壓力或許能減輕一些。

但是,陸正耀們全身而退的可能性也不大,畢竟實錘造假很難洗白。就算人能退,資產身價也很難保全。各項司法費用,以及賠償投資人巨額損失,他們是要大出血的。

所謂陸正耀家族240億家產、錢治亞的120億身價,神州系企業股價的水分被擠出後到底有多少乾貨,也只有他們自己清楚。

陸正耀們的人生前途,不大可能陽光燦爛。

結語:前途渺茫,當思來歷

瑞幸咖啡的存續、陸正耀們的命運都維系於退市後的私有化成功,簡而言之就是要出現新的資本方作為“接盤俠”。這在理論上確實有可能,理論和現實之間有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拯救瑞幸的理由是什麽?

正因為瑞幸咖啡是輕資產運作,她唯一有價值的就是品牌。瑞幸咖啡的品牌價值源於前期大量投入獲客成本的行銷行為,以及一系列事件帶來的知名度。

兩者都很難稱得上美譽。連客戶數量都可能是虛的——燒錢買來的客戶有多少忠誠度呢?

與價值不高的品牌相比,接盤瑞幸咖啡的成本無論如何也不會低。承擔它的高額罰款、賠償,不可能是小數。

有這樣的燒錢覺悟,幹嘛不去自己打造一個咖啡品牌呢?反正模式是現成的,客戶也是現成的,即便想要重複瑞幸咖啡的路徑,也沒有接盤這家企業的必要。

而且,這是一個被財務造假玷汙的品牌,在資本市場上信譽度為負數。如果有心繼續瑞幸的發展道路,那麽後續大規模融資是必須的。瑞幸咖啡可疑的品牌信譽度顯然是無法支撐的。

雖然很同情瑞幸咖啡目前4000多家門市中的3萬員工,但是維持瑞幸咖啡未來生存的可能性真的不大。純粹從經濟利益的角度分析,想不出接盤俠會來自何方。唯一的希望是其他因素乾預下,出現變數。

▲瑞幸咖啡門市(圖/圖蟲創意)

時至今日,與其問前途,不如問來歷。當潮水退去後,露出了貧瘠的沙灘。瑞幸咖啡的底色就是那麽單薄,咖啡飲料的傳統產業,沒有不可複製的核心技術,沒有真實的品牌底蘊。

這是一家只有故事和錢的企業,為什麽會如此瘋狂呢?

成立到IPO不到兩年,創造了新的世界紀錄。2018年虧損14億,2019年Q2、Q3經“美化”的數據也分別虧損了7億、5億。即便如此,股價還在漲。

即便沒有財務造假,狂熱的投資者最終也將面對現實的懲罰。這不是為財務造假者辯白,任何情況下經營者財務造假都是重大失信。

當然,真相也不容忽視:瑞幸咖啡這樣的企業,是一個畸形的資本時代造就的畸形產物,應該反省的不止是陸正耀和錢治亞。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