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明朝1隻黃花梨床,能換10個丫環

黃花梨於明代一枝獨秀,至清代與紫檀共榮。在她盛極一時的明清時期,始終物稀為貴,價可奪金。

文/庫恩國際拍賣行大陸深圳征集處Aissen先生撰寫

17-18世紀 黃花梨獨板畫案

有古籍記載,一隻黃花梨床在明代值銀12兩,而當時的一個丫環還值不到1兩白銀。也就是說,一隻黃花梨床已然抵得十餘人身價,可見貴重之極。

17-18世紀 黃花梨圓角櫃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國家以黃花梨製成家具及工藝擺件出口海外,為國家創造外匯收入,民間消費幾乎為零。

改革開放以後,黃花梨始入市場,價格連年攀升,從幾千元一噸升至幾千元一市斤,漲幅令人瞠目不及,成為與羊脂玉、田黃石等同樣身價飆升最快的自然珍品,快速登上了物華天寶的頂級奢侈品殿堂,接受人們的膜拜與歎賞。

價格的飛升自然也引起社會的不同凡響,有人認為黃花梨價格曲高和寡,不僅自絕生路,且有炒作之嫌。當然,持這種觀點的人也面臨著曲高和寡的尷尬。

炒作通常含有明確的利益目的,海南黃花梨已有數年沒有正規的市場供應,買家持幣待貨,如淘古董。炒作勞而無功,質疑自尋無趣。

17世紀 黃花梨鑲癭木平頭案

2007年底,紫檀價格曾一度回落,質疑之聲又起,甚至把黃花梨與前些年君子蘭與普洱茶的泡沫相提並論,而不論三者之間情形迥異。我一向認為,收藏最好同時具備三個條件,方為周全:

一、有公認的價值;

二、資源不可再生;

三、真偽易辨。

黃花梨恰恰三者兼備,而且既可做為藝術品欣賞,也可做為實用品日用。事實上,當代收藏熱潮中的大多數古代、近代及現、當代藝術品,都無法如此三全其美。

明末 黃花梨平頭畫案

那麽,黃花梨的價格是否還能繼續升高呢?

有觀點認為,黃花梨已成天價,理應到此為止。但更多的聲音卻斷言升值僅是時間問題。因為黃花梨成材以百年為計,而喜愛並有能力收藏的人卻與日俱增,供求關係必將日益尖銳。

如同鑽石、翡翠、田黃、名玉的價值多以成色及重量分貴賤,而少以年份論高低一樣,當海南黃花梨木材徹底難覓其蹤時,其供求關係勢必推動新仿家具的價位向古董家具靠近,當越南黃花梨同樣一木難求時,其價格也將迅速向海南黃花梨靠近。喜愛和稀少是一對不可回避的矛盾,價格便是平衡其間的有效杠杆。

清17世紀 黃花梨圈椅一對

對黃花梨價格高漲不以為然的另一種觀點,是乾脆否認黃花梨的使用價值。甚至認為黃花梨根本不適合製作家具。

這種觀點認為,氣乾密度在0.6~0.7g/cm3之間的木材因其易刨、易鋸、易雕,才是最適宜製作家具的用材。而黃花梨的氣乾密度鋼彈0.82~0.94g/cm3,很硬、很重、不易切割打磨,搬動也不方便。

清17世紀 黃花梨長方櫃

甚至,還有人對黃花梨的歷史地位也提出質疑,認為在中國的歷史上,只有明清時期才使用黃花梨製作家具,而在更加久遠的其它歷史時期裡,都是使用軟木雜木製作家具的,所以不應當把黃花梨作為中國古典家具藝術的主要代表,而且黃花梨也並不比櫸木榆木的花紋更突出。

按照這樣的觀點,人們可以質疑的事物將數不勝數。比如,翡翠不能吃、不能穿,外表也不一定比玻璃好看,人們何苦趨之若鶩?又比如,人類享用鑽石的歷史也並不久遠,一顆天然的鑽石看上去可能不比一隻人工的鑽石更加純淨和閃光,但兩者的價格何以有天壤之別?

清18-19世紀 黃花梨樟木門面條櫃

價格代表需求,需求包含文化。

自古以來,人類追求美的基本心理,就是真實與持久——美麗、真實、稀有、耐久,製造了崇拜,崇拜的心理,製造了價格。

清19世紀 黃花梨方凳

還有觀點認為,黃花梨做為稀有甚至瀕臨滅絕物種,用來製作家具有悖環保的潮流。其實,高昂的價格恰恰有利於抑製消費。

清19世紀 黃花梨癭木面四件櫃

越南黃花梨價格近些年的連續攀升,正與產地國限伐的環保措施有關。大多數黃花梨的愛好者在收藏黃花梨的同時,也都是堅決禁伐黃花梨野生樹木的主張者,也都希望人工種植的黃花梨能夠延年積壽,免於夭折。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