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虎門服裝一條街的日與夜:這裡沒有00後,月薪8000也難招到人

虎門博頭的繁忙景象,正是服裝產業外貿回暖和國內消費復甦的生動縮影。

走在東莞市虎門鎮博湧社區博頭新區街,映入眼簾的是一排排鱗次櫛比的民房,載滿布料的車輛穿梭其間。在這片面積不大的城中村裡,眾多大大小小的服裝加工廠隱身於此。走在狹窄的小巷中,工人操作機器的聲響從四面傳來,到處都是忙碌的景象。

打版、布料縮水、裁床、車工、尾部……一件衣服從設計到出廠經過的所有環節,都能在這裡找到對應的加工廠。與其說是工廠,更像是“小作坊”。一對夫妻或是幾個同鄉,租下一間民房,置辦幾台車位,就成為辦公場地,還能兼具休憩之所。

虎門是國內知名的女裝時尚之都,而博頭則是虎門服裝小型加工廠的主要集聚地之一。這裡的服裝產業經過長期浸潤,逐漸形成了一張分工協作明晰的嚴密網絡。而身處其間的從業者,雖然不時受到外部環境的影響,但也恪守著固有的生存哲學。

統計數據顯示,1-2月,我國規模以上紡織企業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33.1%,增速較上年同期提高58.7個百分點。1-2月,我國紡織品服裝出口461億美元,同比增長55.0%。

宏觀經濟數據的背後,是一個個鮮活的個體。開年以來,虎門博頭的這些小型加工廠,就開始加緊趕製紛至遝來的訂單。眼前的繁忙景象,正是服裝產業外貿回暖和國內消費復甦的生動縮影。

01 “許多工廠不接單了”

在電商大潮的塑造下,越來越多的“夫妻檔”在虎門出現。這樣簡單的組織形式,既高效又靈活,成為當地服裝產業生態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

羅瑜是一家女裝網店的店主,除了自主設計款式外,她也把控著生產環節。由於產品面向的是小眾群體,羅瑜的店鋪單量一直很小。長期合作的一家工廠,今年訂單量大增,已經無暇顧及像羅瑜這樣的小客戶。無奈之下,她只得親自來虎門重新尋找合作工廠。

4月6日上午,清明節假期後第一天,羅瑜帶著要打版的衣服來到虎門博頭。她的想法是,只要價錢給到位,很快就能把訂單分發下去。但一圈走下來,情況卻並不樂觀。她了解後發現,“由於訂單太多,許多工廠不接單了。”

周新國在虎門博頭開服裝廠已經20年。如今,他租了一棟民房的底層,擁有20多個工人。與其說是工廠,這裡更像是一個服裝小作坊。而這樣的作坊,是這裡普遍的生產組織形式。

羅瑜想要跟周新國合作,她拿出衣服交給他。周新國接過衣服,平鋪在桌面上,仔細研究了一下做工。

“你願意給多少加工費?現在訂單都排滿了,我們現在根本忙不過來。”做了20年生意,精明的周新國一邊強調訂單已經排滿,一邊也想試探一下客戶能不能給到高價。

一番談判下來,周新國還是放棄了這筆訂單。“單量太小了,工人剛做幾件練練手,就剩不下多少衣服了。”

在另一棟民房的首層,3名40歲左右的女人正在加緊趕製一批衣服。曹雪華是這個小加工廠的老闆,她除了負責接洽業務外,也要親自上陣做車工。曹雪華曾在廣州做服裝生意10余年,前年,她跟親戚一起來到虎門博頭重新創業。

今年,博頭的許多工廠老闆同曹雪華一樣,接到了大量的外貿訂單,有的訂單動輒上千件的單量。另外,隨著國內消費的恢復,來自電商的訂單也大幅增長,這讓下遊的加工廠不得不加班加點趕製訂單。

“今年,商家備貨時間明顯比往年提前了,年後回來,我們就開始忙碌了。”曹雪華說。

“老張,有貨做了!快下來看看。”曹雪華朝著對面的一棟民房大喊。隨後,一個中年人從窗戶探出頭來應聲道,“好,我馬上下來。”

幾分鐘後,一個穿著藍色T恤的中年男子走來。他叫張宇航,今年45歲,來虎門博頭打拚已經20多年。如今,他的整個家族幾乎都在這裡謀生計。張宇航跟妻子經營的小作坊,在一棟民房的三層。而他哥哥的小作坊,也在這附近。

事實上,在電商大潮的塑造下,越來越多的“夫妻檔”在虎門出現。這樣簡單的組織形式,既高效又靈活,成為當地服裝產業生態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

當規模稍大的服裝加工廠接到訂單時,如果要趕工期,往往會把訂單分包出去,這時,像張宇航這樣的“夫妻檔”就有生意可做了。

春節過後,張宇航夫妻很快就接到了幾家工廠分發的訂單。他們幾乎每天都要工作10個小時,就是為了能多賺點錢,為自己的孩子打拚下一套房子。

02 工人越來越難招

"一個熟練的車工,平均每個月可以拿到8000元以上,但即使是這個待遇,也很難招到人。”

中午時分,虎門博頭大大小小的服裝加工廠暫時停止了忙碌。到了午飯時間,這也是工人們一天當中難得的休息時光。

很快,虎門博頭的小餐館裡坐滿了客人,有的工人則三三兩兩地在一起,蹲在地上或坐在石階上就餐。有的夫妻則自己在家做飯,他們會租下一個面積不大的民房。這裡既是辦公場所,又是自己居住之地。

4月6日下午,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虎門博頭髮現,這裡幾乎隨處可見服裝廠的招聘信息,公告欄上貼滿了五顏六色的招聘告示。

在招聘告示上,可以看出一些服裝廠迫切的招工心情。為了招到合適的工人,工廠也開出了誘人的條件。“本廠貨多,單價高,全年無淡季,不壓工資。”一家工廠在招聘告示上如是說。

秦明浩是一家服裝企業的負責人,開年以來,招工也成為令他最為頭疼的事情。“現在招聘一個熟手車工越來越難了,年輕人基本都不願意做這個行業。”

秦明浩發現,虎門服裝加工廠的工人,70後已經成為這個群體的主力,85後及90後佔比很小,而00後幾乎不會選擇進入這個行業。

今年剛開年,秦明浩的工廠就開足了馬力,應付旺盛的訂單需求。不過,令他煩心的是,訂單大增,卻一度面臨著無人來做的窘境。

“按照現在的訂單量,一個熟練的車工,平均每個月可以拿到8000元以上,但即使是這個待遇,也很難招到人。”秦明浩說。

無奈之下,今年的許多訂單,秦明浩都外包給了別人,而虎門博頭就成為最大的承接地。事實上,虎門很多工廠的訂單,都會外包給這裡的“夫妻檔”。

秦明浩發現,經過多年的探索,虎門服裝產業的分工協作已經越來越嚴密,“有了訂單,這個嚴密的協作機制就會迅速響應起來,大家都能從中分得一杯羹。”

03 產業逐步向內陸轉移

這些產業工人陸續返鄉的背後,珠三角地區的服裝產業也正加速向內陸地區轉移,其中江西、湖南等省份成為產業轉移的承接地。

晚上7點,虎門夜幕逐漸降臨,街燈次第打開。簡單吃過晚餐後,張宇航夫婦又要開始加緊工作。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也曾打亂過虎門博頭的生產節奏,這裡的服裝產業鏈也遭遇到衝擊。在疫情的影響下,許多小型服裝加工廠訂單萎縮,有的工廠堅持不下去,只得選擇了關停。

回憶起去年上半年的情景,張宇航還記憶猶新。“那時,我們從工廠拿到的訂單很不穩定,經常是沒有貨可以做。今年就不一樣,訂單根本做不過來。”

張宇航夫婦家鄉在江西贛州,曾經與他們一同來闖蕩的老鄉,這幾年陸續回到了老家,這也令張宇航有了回鄉的念頭。“原來也想著今年回江西發展,因為那邊現在也有很多服裝廠,工資跟這邊相比也不會差很多。”

這些產業工人陸續返鄉的背後,珠三角地區的服裝產業也正加速向內陸地區轉移,其中江西、湖南等省份成為產業轉移的承接地。

劉毅華上世紀90年代就來到虎門淘金,在這裡創業起家。經過多年的打拚,如今已經有了自己的女裝品牌。

2017年,考慮到珠三角地區勞動力成本的攀升,劉毅華決定返鄉投資,將工廠加工環節搬遷到了江西。去年,即使是有疫情的衝擊,劉毅華還是加大了在江西的投資,新工廠將在今年正式投產。

劉毅華的工廠就在虎門博頭附近,“十幾年前,這裡更熱鬧,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服裝加工廠。現在有的服裝廠已經轉到了內陸地區,很多工人也回到家鄉就業了。”

晚上9點,在夜幕之下,虎門博頭的服裝加工廠內燈火通明,依然是一派忙碌景象。張宇航和他的妻子,還有幾件衣服的車工需要完成,他們需要在三天之內將這批衣服做好交給客戶。現在他還沒有時間考慮,今年是不是要回到自己的家鄉發展。

(作者:於長洹 編輯:周上祺)

【版權聲明】本文著作權歸廣東二十一世紀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