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這檔舞綜,讓音樂更動人了

今晚 8 點,《這!就是街舞》釋出節目第 3 期。

海選結束,全國 105 強集結,共同爭奪全國 60 強的席位。

舞者也有了表演自己作品的機會。

舞蹈當然是主軸。

但一個完整的作品出色與否。

音樂,定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環,它影響作品的表達與情感流露。

樂叔早早替你們刷完首場晉級賽。

打開之前仍存好奇刷完之後刮目相看。

音樂和舞蹈的品質依然在線。

第三季,樂叔還是想給高分。

《這!就是街舞》第三季

《鳥語花香》

大部分人應該對背景這段純音樂,不會陌生。

它曾經出現在很多勵志、壯闊、大氣的紀錄片中。

在歌曲的評論,你可以看到大部分聽眾對它的印象都關於:高考、奮鬥、人生

這段名叫《Experience(經歷)》純音樂,時常被用來描繪命運的跌宕,際遇的起伏。

而這一對舞者,選擇在《Experience》中 Remix 進了滴水、蟲鳴、流水、風吹、燃燒等等來自大自然的聲音,以及磅礴的打擊樂。

從人的角度跳脫,轉而詮釋生靈與宏偉自然。

沒有人聲演唱,更考驗舞者肢體與動作的表達。

歌曲中間穿插的細碎聲響,舞者們用手指的顫動來貼合。

兩聲靜謐的滴水聲,舞者們用四肢的頓挫來配合僅僅有1 秒的聲效。

響起的狂風呼嘯聲,舞者們用連續幾圈的全身翻滾,來體現風吹的翻騰。

綠、紅、黃三種顏色,就像自然萬物的分類化身,就如作品其名《鳥語花香》。

三位舞者,三種顏色,在音樂中一同跳躍,一同交流,一同揮舞。

而《Experience》在這場作品中,轉而變成了一段自然變化,萬物生長的配樂。

這即是舞蹈賦予音樂的新注解。

不知道你們是否注意到了一個細節。

歌曲最開始,三位舞者緊緊依偎在一起。

當歌曲結束,三位又一次緊緊地依偎在一起,目有所視,若有所思。

紅、黃、綠,無論象徵著自然的什麽板塊,它們終將indivisible,相互平衡。

舞者在作品裡既有描繪自然的野心,也有人類對自然那份柔軟的敬畏。

是第3 期中,樂叔覺得既震撼,又飽含美感的一支作品。

也是全場第一支以 4 票直接晉級的作品。

《囍》

而最讓樂叔感動的表演是一支夫妻雙人舞,《囍》。

《鳥語花香》裡,你感受到的是自然視野,而《囍》則會把你拉回真實可感的人間。

這首歌能被挖掘讓人有些意外,它來自一位知名度並不高的音樂人。

舞蹈作品的創作由頭,源於一段發生於疫情期間的故事:一位武漢的男生告白後的第二天,自己喜歡的女生就被確診患有新冠肺炎。

這段故事讓舞者楊文韜很受觸動,並以此為靈感進行了編舞。

表演以一聲訊號般的鈴聲開啟,男女舞者一身紅裝,纏綿、互動、接吻、拜堂...中式韻味十足。

《囍》的編曲同樣中國風。嗩呐、二胡、琵琶撐起主旋律,輔以上海話、戲腔、中式拜堂獨白。

當歌曲結束時,女舞者在男舞者的側耳彈了彈指,開頭的鈴聲又一次響起...

女舞者逐漸消失在鏡頭中,留下男舞者獨自落寞神傷。

全場方才恍然大悟,原來整段舞蹈的纏綿,是一場夢。

這一幕最令人動容。

婚禮,只是男舞者的幻想。

而《囍》這首歌,恰恰唱的就是一段生離死別後幻想中的婚禮,貫穿全曲的嗩呐以樂景唱哀情。

在這樣一段具有極強故事性的作品裡,你可以看到舞者不止在肢體說話,表情同樣全程投入。

它是藝術創作,又何嘗不是人間寫實。

巧的是,《囍》發行於今年的 1 月 21 日。

這一天,鍾南山宣布新冠病毒存在人傳人的現象。

而後,這片土地上上演的故事,要比音樂中來得更加殘酷。

前陣子樂叔看到一句話,我們失去的不是一行數字,而是一條條真實的生命。

疫情好轉後的今天,這支作品依然能給人很深的觸動。

《我的地盤》

而第3 期的最後一支作品,則讓樂叔覺得又歎服又好笑。

2004 年,周杰倫的《我的地盤》成為中國移動動感地帶電話卡的宣傳曲。

隨著廣告的播出,它紅遍了大江南北。

如果你要贅述其經典程度,那麽《我的地盤》堪稱時代回聲。

周杰倫它來表達新一代年輕人的個性與態度。

而小雞、小龍則用它來標榜自己獨特的表演。

以至於鍾漢良在判斷時提出爭議:「是否表演成分太多,舞技實力的展現太少?」

但不可置否。

幾處編排,都令人印象深刻。

歌中突然插入的鷹叫聲效,兩人用了一段酷似翱翔的動作來配合。

音樂和動作完美契合。

另一橋段。

周杰倫在嘻哈音樂裡加入古典的鋼琴演奏,營造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混搭。

而小雞則在一頓 breaking 後,加入了一段滑稽的腳趾漫步,同樣看得人出乎意料。

歌與舞的巧思,相得益彰。

幽默感的表演,穿插在整個作品中。

這和舞者身上流露的幽默和痞氣,渾然一體。

你不僅能看到舞蹈作品,甚至還能看出舞者的性格。

而這種人格的流露,往往具有強大、真實的感染力。

一如王一博所說:「他沒有很多招,但很會玩!」

當年的《我的地盤》在華語樂壇,是一個十分獨特的存在。

而小雞和小龍的作品,在《這!就是街舞》中同樣是一個十分特別的存在。

恰巧兩人的舞種為Breaking (地板舞),更有了「我的地盤」的既視感。

發現了嗎?

街舞作品,並不是嘩眾取寵的擺弄和雜耍。

除了給人帶來精彩、過癮的觀感。

同樣可以承載內涵和藝術性。

舞者收斂語言,用舞蹈去表達喜、怒、哀、樂,去表現動態的萬物。

用音樂和舞蹈去講故事,用故事去傳遞想法,用想法去烘托整個表演的藝術性。

在哪個時間點,哪個音樂點,該做什麽樣的動作。

在什麽音樂裡,什麽主題裡,該有什麽樣的表現。

它們都是創作者的考究和匠心。

好的作品,自會留存於觀眾的記憶中。

就如第一季《失戀陣線聯盟》。

在一首懷舊經典的舞曲之下,兩位舞者用機械和恰恰舞步,展現了複古與現代的風格交錯。石頭舉起手打電話的動作,完美踩點了「隻留下電話號碼」這句歌詞,這一場表演同得到了全場 Dancer 的毛巾。

也如第二季《易燃養老院》。

舞者考究服裝、道具,甚至是舞者彎腰的幅度,去扮演年邁的老人。當後半段《時間都去哪兒了》響起時,所有的鋪墊都成了淚點。

音樂和舞蹈始終indivisible

一檔舞綜,選擇呈現什麽樣的音樂,將決定作品的品質。

得承認。

選歌上,《這!就是街舞》確實讓樂叔刮目相看。

蘇運瑩的《時候》,JIHU 的《長子》、莫文蔚《我愛你》....等等十分優秀的音樂作品,在音綜上都會是少見但倍受期待的選歌。

它們有機會和舞蹈融合,成為新的作品,被更多的人聽見,足夠令人驚喜。

其實Hiphop 和街舞同屬於嘻哈文化的一部分。

究其根源,它們是同一文化的兩條分支。

所以當音樂和舞蹈相得益彰的結合時,作品自有奇妙的化學作用,也自有 1+1 >2 的魅力。

在這之中,我們也得以感受震撼與感動。

創作來源於生活,感受作品,其實就是感受生活。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街舞是美國黑人城市的街頭舞蹈,它是生活境遇的映射,是一種文化的延伸。

21 世紀 20 年代,中國的年輕人會用什麽樣的街舞,定義什麽樣的生活與文化。

樂叔還是想把這份答卷,交給《這!就是街舞》第三季接下來的作品。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