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隱秘的角落》:深挖壞小孩身後的壞父母,才知“惡”不是沒來由

文 | 維尼媽媽沐瀅

我被神劇《隱秘的角落》圈粉了。

第一眼的感覺像極了秦昊主演的另一部劇《無證之罪》。

《隱秘的角落》原著名為《壞小孩》,和《無證之罪》原著作者都是同一人,網劇也是同一個團隊製作的,調調都是一樣的壓抑。

與《無證之罪》讓我感觸不同的是,《隱秘的角落》裡的惡是隱秘的,不同於《無證之罪》男主角明顯的黑化,是細思極恐,令人置身炎炎夏日卻背後冒涼風。

這部劇大結局已發,我不想在這裡著筆墨劇透,大家感興趣去網上找來看,一千個人眼中一千個哈姆雷特,對於結局的解讀相信也會有自己的理解,我今天想寫寫這部劇中的一些家庭關係。

瑞士心理學家、精神病學家榮格說:

一個人畢其一生的努力就是在整合他自己童年時代起就已形成的性格。

孩子童年中的性格養成,父母和家庭關係起到絕對關鍵的作用。

《隱秘的角落》全劇沒一個正常人——我是說,張東升、朱朝陽,包括他們背後的家庭關係,都是畸形的。

如果說秦昊飾演的張東升與《無證之罪》裡的李豐田有過之而無不及,倒不如說,他也只不過是《三隻小雞和狐狸》這個童話故事裡的其中一隻小雞,而真正的惡源,是那個內向的孩子——朱朝陽。

一、朱朝陽的媽媽 周春紅

最為病態的,可能要數朱朝陽的媽媽周春紅,她也是朱朝陽及整部劇壓抑的源泉。

不難看出她是一個要強的女人,同時也無法忍受丈夫的情感背叛。

因此,兒子朱朝陽才在爭吵中戳中了她的痛點:是她逼著爸爸離婚的。

離異使得本來就有情傷的她隱忍了自己的情感。

在馬主任提出想公開關係的時候,卻選擇繼續保持偷偷摸摸的關係。

她不想讓兒子知道,美其名曰是為了兒子好。

其實她的這種看似偉大的自我犧牲,卻將重壓完全施加在兒子身上。

她從沒有真正正視過兒子的需求和內心,只是在以自以為很好的方式來控制。

開篇她到學校去參加朱朝陽的家長會,老師反映朱朝陽沒有朋友時,周春紅立刻反擊:學生應以學習為重,交朋友是進入社會才做的事,其實我還真怕朝陽跟一些壞小孩瞎玩,耽誤了學習。

哪個孩子不渴望朋友呢?

普普和嚴良的出現,滿足了朱朝陽與他人關係的聯結需求,這使得他有了真正意義上的朋友,但是這種關係卻需要躲避周春紅的控制。

一個正常人是不能脫離與社會的聯結,不能脫離與其他人的關係而存在的。這也是為什麽越來越多的家庭開始重視孩子的情商培養,重視從小就培養孩子的人際交往能力,儘管這一點與學習成績沒有什麽直接關係,但是它卻直接影響一個人的幸福感。

周春紅意識不到這一點,因此在老師善意提醒時憤怒反擊,她認為這是對自己完美的、成功的教育的一種否定。

她對朱朝陽的生活處在控制者的位置,這從一杯牛奶中便可窺見端倪。

她給朱朝陽熱了一杯牛奶,朱朝陽正戴著耳機看書,並沒打算立即喝掉。

周春紅再三勸說。兒子只好端起牛奶,小心的抿了一口。

周春紅問:有那麽燙嗎?

朱朝陽戴上耳機,說自己會洗杯子。

周春紅忽然變得歇斯底裡,扯掉他的耳機和書,“你現在長大了,自己能照顧自己了是吧,你怪媽媽沒有照顧好你,是嗎?如果你爸爸是個負責任的人,如果他不拋下我們,今天的事情就不會發生。”

否定孩子對冷熱燙這種最基本的感受,在孩子面前毀滅父親的形象。

這些都是養育孩子的大忌,但周春紅佔全了!

當她和馬主任的關係敗露時,朱朝陽說:其實你可以告訴我的……

周春紅如釋重負,她甚至有些感動地去觸碰兒子的臉,但是卻被兒子不經意地躲開了,這使得她由剛剛的慈母一下子變成了怒獸。

這一幕看的我感覺太壓抑和別扭了!

正常的親子關係中,觸碰、擁抱是多麽司空見慣的事情,而到了這對母子這裡,變成了強迫和小心翼翼。

朱朝陽的這個細微動作,足見他是多麽想逃避來自朱春紅的控制。

《情感勒索》一書中說:“許多控制者,會利用恐懼感、責任感控制對方,然後一起被困在惡性循環之中。”

二、“後媽”王瑤

小三上位,剝奪了朱朝陽父愛的王瑤,真的算不上是什麽“後媽”,因為她已經牢牢地把朱永平攥在手裡,並且讓朱朝陽時刻覺得自己是個局外人。

王瑤的壞,是顯而易見的。

得知朱朝陽的爸爸帶著兒子買鞋,立刻帶著女兒趕來。

前一秒還在給兒子試鞋的爸爸,下一秒眼中就只有王瑤母女倆。

王瑤趕來的動機是在向朱朝陽炫耀:爸爸朱永平是她上位的戰利品,是她女兒的全部,但她不容許朱朝陽分享一丁點父愛,哪怕這同樣是他的親生父親。

朱朝陽穿上新鞋子,被朱晶晶不經意地狠狠踩上一腳。

王瑤只是象徵性地“訓斥”了女兒:他又不像你天天有新鞋穿……

這是在教訓女兒嗎?

並不。

如若真正的教訓,應當立刻阻止女兒的行為,並且要求她向朱朝陽道歉。

可是王瑤並沒有這麽做,她只是在象徵性地教訓之後,又漫不經心地說:她不是故意的。

她是在變相地向朱朝陽宣示自己的“主權”,同樣也是對朱朝陽的羞辱:我們什麽都有,而你什麽都沒有,你也不配擁有。

這是對一個孩子尊嚴的踐踏,換成哪個孩子,心裡的平衡都會失衡吧!

如果朱晶晶不死,那麽她會變成另一個王瑤,繼續以勝利者的身份將這種顯而易見的惡施加在朱朝陽身上。她會延續著母親顯而易見的壞,通過踐踏別人的尊嚴,剝奪別人的愛來維護著自己至高無上的自私。

作為一個孩子,朱晶晶的惡是與生俱來的嗎?

英國哲學家洛克曾提出“白板說”理論,他認為,最初的心靈像一塊沒有任何記號和任何觀念的白板,一切觀念和記號都來自於後天的經驗。

如此說來,每個孩子出生的時候都是一張白紙,父母著手畫上什麽樣的圖案,便給孩子打下什麽樣的烙印。

如若不是王瑤在朱晶晶6年的成長時光裡反覆灌輸朱朝陽會剝奪她的父愛的思想,朱晶晶也斷不會看似不經意地湊到朱朝陽身邊,狠狠地踩上一腳。

王瑤和弟弟王立的行事作風裡都透著一種“狠”。

他們的壞和狠都體現在表面,屬於那種“一頓操作猛如虎,一問都是二百五”型的選手。

王立在得知自己的外甥女死掉之後,在游泳池將朱朝陽按在水裡一定要讓他償命的狠,他綁架朱朝陽到水產倉庫時的狠,都和王瑤的“壞”如出一轍,表面上他們是在維護著自己最親的人,實際上他們是在恐懼自己苦心建立起來的安全壁壘被外人輕易地攻破。

至於王瑤和王立擁有怎樣的原生家庭,劇裡沒有交代,也只能我們去揣測一二,但可以肯定的是,擁有這樣自私且暴戾性格的人,他們的原生家庭也並不是幸福和美滿的。

這些外在因素的疊加,造就了一個優秀且自卑男孩窺見自己內心的惡。

我更願相信這部劇的幾個結局猜測中的一種:王瑤和朱晶晶,都是朱朝陽殺掉的。

朱朝陽將自己遭遇的、隱忍的各種惡,全部搜羅起來,聚焦,最後以相同的方式投射出去。

三、朱朝陽的爸爸 朱永平

朱永平對於朱朝陽而言,是一個缺位的爸爸。

原著我沒看過,但是看網友評論說,對於朱永平這個人物,劇中已經改變了好多。

但在劇中的前半段,依舊不難看出朱永平在朱朝陽的成長中,是缺失的。

作為一個男孩的父親,他並沒有給孩子起到什麽榜樣的作用。

他的確是個小有成就的小老闆,但他在與周春紅離婚之後,父親的形象就已經別生生地割裂了。

他帶著朱朝陽去買鞋,可是車裡的掛飾無不在時刻提醒朱朝陽:眼前的爸爸已經不是自己的了,他是個局外人,而朱永平和王瑤一家三口才是一家人。

在失去朱晶晶之後,朱永平才更多地出現在朱朝陽的生活裡。仿佛他在彌補自己作為一個父親的失職。

他帶著朱朝陽游泳,並且在王立兩次企圖傷害朱朝陽的時候站出來擋在兒子面前。

甚至,他去朱朝陽家裡幫周春紅修下水道,仿佛往日的一家三口幸福小日子又回來了。

可是這些彌補已經並不能換回一個多年缺失父親。

在朱朝陽人格建立最關鍵的前6年中,周春紅的詆毀、朱永平的淡漠、王瑤的阻撓,都成了朱朝陽缺失父愛不可逆的條件。

而令朱朝陽黑化的轉折,也是在他以為爸爸真心對待自己為彌補缺失的父愛時,在朱永平的包裡發現了錄音筆——得不到親生父親的信任,這是一種莫大的悲哀。

有人說,這只是一部劇,根本不需要過分解讀。

但從它的原著作者紫金陳的經歷來看,或許它並不是一部8點檔那麽簡單。

紫金陳表示,他就是朱朝陽,而小說裡的那個更為冷漠缺位的父親朱永平,就是他照著自己父親寫的。

我們時常會去討論原生家庭的罪與罰,儘管不想去將原生家庭歸罪,但尋求歸因,每一個人的成長都離不開原生家庭的影響,有些人從原生家庭中獲取滋養,而有些人則在一輩子試圖走出原生家庭帶來的傷痛。

美國作家諾艾爾·O 曾說:

作為一個現代的父母,我很清楚重要的不是你給了孩子們多少物質的東西,而是你傾注在他們身上的關心和愛。關心的態度不僅能幫你省下一筆可觀的錢,而且甚至能使你感到一份欣慰,因為你花錢不多並且給予了勝過禮物的關懷。

每看一部劇,都會從人物的塑造中窺見家庭關係的痛點,願身為父母的你我共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