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男教師提桶卸妝:出發點再好,也須避免生硬的管理方法

當教育變成師生間你追我躲的“博弈”,教育本身的創造性光輝便黯然失色。

又是一年開學季!一段老師提桶攔門為返校女生卸妝的視頻引發熱議。視頻中,只見一名男教師站在校門口,拿著毛巾提著水桶,在擦完一個女生的臉後,便將毛巾丟進水桶蘸一下,之後再擦下一個,邊擦還邊說:“ 學生就要有學生的樣子。”

短短一則視頻,攪動著網絡輿論。視頻的學校回應表示,假期返校時許多學生化妝,這樣一來,學生見一個學一個,如此管理還是為了他們好。

把長髮剪短、把卷發捋直;把短裙換成長褲;把涼鞋換成球鞋,還有移動互聯時代特色的“請你把手機交給老師”。每每出現類似新聞,沒有學校不會說是為了學生好。哪個學校不為了學生好?那個提桶卸妝的老師,也必然沒有“害”學生的意思。

厭倦“為學生好”這種說法,是因為此說法很遮蔽問題:學校“為學生好”,就一定是好的教育方法嗎?人們再次想到了管理粗暴、僵化這些字眼。

中學生年紀雖小,但也有人格尊嚴,他們知道拉著行李,被擋在門口,一條毛巾拂過臉龐這個事既不衛生,也“不太美”,所以才有學生掩面而去。有網友認為這不尊重學生、干涉學生自由,或許妨害自由的說法並不確切,但一個男教師對女學生提桶卸妝的姿勢著實不美。

2004版《中學生日常行為規範》要求,中學生應穿戴整潔、樸素大方,不燙發,不染發,不化妝,不佩戴首飾,男生不留長髮,女生不穿高跟鞋。的確,校園中越發普遍的學生濃妝豔抹行為,汙染了對青少年群體本應提倡的樸素風氣。

中學生心智走向成熟的過程,也是一個審美逐漸定型的過程。在如花的年紀,若因商業主義元素過度滲透,而在“熱烈奔放”上走得太靠前,甚至丟掉樸實無華的純真品性,跟風模仿“夜店風”“嘻哈風”,就需要引起重視。

但是,教育者的擔心,不能轉化為管理方法的極端。用正確方法教育中學生保持“素顏”,既能檢驗教育是否開放包容多元,也能引導孩子在愛美的年紀,去正確地追求美。

比如,學校可以在學業課程之外,根據時代發展要求,為孩子開設禮儀、儀容課程;或有學校逐漸對校服“動手腳”,把那些色彩單調、設計過於寬鬆、缺乏美感的校服“趕”出校園,為孩子設計兼具心理年齡和時代美感的校服等。引導孩子更好地認識美、發現美、追求美,原本就是學校美育的主旨所在,如此才能實現學生個性發展和學校科學管理的雙贏。

有一個現象很有意味。那就是在兒童上幼兒園時,可以滿身花花綠綠,甚至小女孩可以穿上可愛小短裙,男孩可以穿上紳士背帶裝,但小升初、初升高後,髮型、穿衣的限制更多。這不僅是應試教育的鍋,也和過於擔憂“一放就亂”、不如“牢牢抓緊”的教育理念有關。尤其在18歲前,這個可塑性極強的年齡段,過於生硬的管理方法,引起了太多師生間不必要的激烈衝突。

當教育變成師生間你追我躲的“博弈”,教育本身的創造性光輝便黯然失色。雖然學校教師要處理很多問題,照顧很多學生,而每個學生也都是獨立個體,一個班級的學生更是複雜的集體。但教育本就是創造性地解決複雜問題的過程,如果學校無法正視學生的成長規律,缺乏精細化、人性化管理的耐心,那麽事關下一代的教育大船又要開向何方?

校方在回應此事時,表示“我們這裡地區落後,留守兒童比較多,父母疏於管理”,但這並不能成為如今“提桶卸妝”的原因。地區落後恰恰需要的是觀念超前,最終逐漸突破教育資源劣勢下的狹隘理念。這樣國家平衡教育資源的民生大計,才能有適宜落地的土壤。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