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千人隔離僅3例確診,人口大國印度如何有效防控新冠肺炎?

作為緊鄰中國的人口大國,印度醫學研究理事會稱,截至2月13日,在印度1700多名接受新型冠狀病毒檢測的人員中,僅喀拉拉邦報告了3例確診病例。印度衛生部長哈什∙瓦爾德漢(Harsh Vardhan)於2月14日表示,印度正在以最高級別對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進行監控,防止其在當地成為流行病。所采取的措施包括加強對各個入境口岸的檢查,並對從國外返回的約15000名乘客進行追蹤。印度衛生部秘書蘇蘇丹(Preeti Sudan)於14日在一次會議上審查了對預防和管理致命性感染的準備情況後表示,印度新型冠狀病毒的情況已得到控制。

全面篩查管控,盡力研究援助

蘇丹說:“印度的新冠肺炎局勢已得到控制,總理辦公室、衛生部長和內閣秘書正對其進行定期監測。此外,諸多部長也在對這一狀況進行審查。”

到目前為止,印度報告了3例確診的新冠肺炎病例,均來自喀拉拉邦,且同為武漢大學的醫學生,都是喀拉拉邦本地人。他們於最近各自回到印度,並在該邦一家醫院自行上報,其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其中一名患者已在康復後出院。

在14日的視頻會議上,各邦被告知,儘管病例數量沒有增加,但仍需保持高度警惕。在一份聲明中,各邦被敦促通過保持個人衛生來不斷提高群眾的預防意識,並對任何來自中國和其他特定國家的旅行進行自主報告。

瓦爾德漢告訴CNBC的:“我們在一月中旬就開始采取行動,至少比世界衛生組織宣布這是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早了兩周。”

為了防止新冠肺炎在印度的爆發,當局全面加強了篩查措施。其中包括在機場和港口對來自中國大陸、泰國、新加坡、日本和韓國的乘客進行發熱篩查,記錄他們的詳細歷史行程,並與邦級和區級的監測官員共享該信息,以便通過一個綜合性的疾病監測計劃對他們進行監控。瓦爾德漢表示,目前已對2000多個班機進行了篩查。他說:“我們與所有邦政府都進行了很好的協調。整個問題正在全國以及邦政府的最高級別監控之下。”目前,印度全國約有15991人受到社區監管,其中被認定為伴有症狀的497例正在接受監測,而約41例已住院。

印度還建立了15個實驗室對該病毒進行測試,瓦爾德漢表示,如果需要,該國有可能建立多達50個實驗室。新德里還發布了旅行建議,告誡人們不要去中國旅行。這位部長還說,從中國前往印度的外國公民所持有的現有簽證(包括已經簽發的電子簽證)不再有效。此外,包括印度國家航空公司在內的當地航空公司也已暫時取消了飛往中國的班機,入境點的檢查正在21個機場、12個主要港口、65個次要港口和6個陸路口進行。

“每個有關部門都在積極參與,以確保我們堵住每一個可能使病毒大肆侵襲印度的漏洞。”瓦爾德漢說,“我們確信,既然我們能夠在2014年應對埃博拉病毒,既然我們能夠應對其他疾病,我們就一定能夠很好地應對這一冠狀病毒。”

除了對國內形勢進行嚴格的監測和良好的控制外,印度也積極為其他國家提供援助和支持。瓦爾德漢於13日表示,印度已向馬爾地夫提供了檢測樣品的支持,並向不丹提供了疾病防控的支持。瓦爾德漢說:“印度還同意支持阿富汗進行樣品測試。並依據莫迪總理的承諾,向中國伸出援手,提供了抗擊新冠病毒的重要物品。”

喀拉拉邦的勝利

作為唯一一個存在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的地區,喀拉拉邦作出的反應非常出色,對傳染進行了廣泛的警惕並成功防止了人員傷亡。喀拉拉邦持續發布有關隔離、檢測和住院的每日更新,據報導,3名感染者中的2名核酸檢測已呈陰性。但是,鑒於喀拉拉邦和武漢之間的緊密聯繫,基於醫院和社區的隔離工作仍在積極開展。由於檢測結果呈陰性、症狀消退,在醫院隔離的疑似病例中已有多人出院並轉回社區進行監控。在高峰期2月4日,全邦各家醫院隔離了大約100名疑似患者,但如今僅剩27名

2月7日,由於在進行了積極監測的情況下,仍未發現新的陽性病例,喀拉拉邦政府撤回了在發現3例確診病例後發出的“邦災難”警告。此外,儘管建議的隔離期為14天,但喀拉拉邦政府無差別地對民眾進行了28天隔離,以作為預防措施。如果目前的趨勢持續下去,該邦預計將在3月初擺脫新型冠狀病毒。但這也可能過於樂觀,除非全球形勢能夠急劇改善

喀拉拉邦最近發生的主要健康恐慌是2018年7月的尼帕(Nipah)病毒襲擊,該疫情造成17人死亡。為了踐行從中汲取的教訓,在此次肺炎中,邦衛生部門一直嚴格遵守世界衛生組織針對新型冠狀病毒制定的規範流程。國家衛生部首席秘霍布拉加德(Rajan N. Khobragade)博士說,由於尚無可用於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藥物,我們的首要任務是通過高水準監測進行預防。我們還選擇對從受感染國家返回的人員進行居家隔離,並在全邦建立隔離病房。

在冠狀病毒警報後不久,衛生部門就成立了一個由專家和醫護人員組成的高級團隊。在每個區都開放了管控室,並與主管控室相連。霍布拉加德說,我們在不引起恐慌的情況下竭盡所能,每天向媒體通報情況。該邦使用早期監控和回溯方法來識別可能暴露於該病毒或與新冠病毒感染地區返回人員接觸的人。衛生部門還發布了針對醫療保健專業人員的培訓流程,這是在第一例病例被報告後完成的。

此外,衛生部門還部署了一個由143名成員組成的團隊提供谘詢,並與被隔離人員保持定期聯繫。德裡久爾的一名高級醫療官員對公眾合作表示讚賞,他說:大多數人都了解風險並承擔了義務,甚至婚禮也被推遲了。在德裡久爾,有一家人舉行了沒有新郎的婚宴,因為新郎是在病毒爆發後從中國返回的,儘管他並沒有顯示出感染症狀。

當然,也有一些例外出現。在科澤科德,一對受到監控的夫婦在未通知國家衛生部門的情況下前往沙特阿拉伯。而另一名受監控者在潛伏期去參加了一次靈修會,但區官員查明了此人情況並說服他返回家中。“我們的團結和熱忱的服務已幫助喀拉拉邦有效對抗冠狀病毒。”衛生部長說,“但是我們需要確保自己還沒有放鬆警惕。”

恐慌心理釀成自殺悲劇

除了生理上的威脅,肺炎疫情同樣給民眾帶來了心理上的焦慮。儘管印度已經竭盡全力遏製病毒傳播,但恐慌情緒還是釀成了悲劇。據《印度時報》報導,當地一名50歲男子誤以為自己染上了冠狀病毒後,為了保護家人選擇自殺

該男子名為克裡希納(K.Bala Krishna),他因病毒性發燒在蒂魯伯蒂接受了醫生的治療,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並沒有感染新冠病毒。儘管有了醫生的保證,克裡希納還是開始在他的手機上觀看有關病毒的視頻,並確信自己已經被感染了,擔心自己會對家人造成傷害。“我的父親全天都在觀看與冠狀病毒有關的視頻,並一直說自己有類似的症狀。”克裡希納的兒子穆拉利(Bala Murali)告訴《印度時報》,“當我們試圖告訴他他並沒有罹患致命疾病時,他攻擊了我們。”穆拉利說,他甚至打了政府資助的求助熱線,但被告知沒有什麽可擔心的,因為他的父親近期沒有去過作為疫情中心的中國。

次日,克裡希納將家人鎖在家中後,去了母親的墓地。根據報導,當他的家人通知鄰居將他們放出來時,克裡希納已經在其母親墓地附近的一棵樹上吊死了。

iWeekly周末畫報獨家稿件,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