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我勸你做個“狠心”的女人

文 | 有書陳星空

"

有書君說

她是榮國府的堂堂二小姐,是賈赦唯一的女兒。

本來擁有一副好牌的賈迎春,卻年紀輕輕就香消玉殞。

為什麽會這樣呢?我們一起來看。

"

她是賈府裡的“懦小姐”。

她是百花鬥豔中的“二木頭”。

她,就是賈迎春。

在賈府,賈迎春以不爭不搶為保護色,以柔軟心納人。

她卸了鎧甲,把自己收斂起來,躲開是非的侵擾。

然而,當柔軟失去韌性,善良沒有一點鋒芒,最終只能成為被辜負的犧牲品。

不交際,甘願當逃兵

賈迎春是榮國府的堂堂二小姐,是賈赦唯一的女兒。

在賈府四春裡,長女賈元春已經入宮。

余下的三春,迎春的名字總在前面被提及。

林黛玉來到賈府,初見三個姊妹,她第一眼就看到這個恬靜的姐姐:

“肌膚微豐,身材合中,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溫柔沉默,觀之可親。”

說起沾親帶故,迎春跟王熙鳳的姑嫂關係最近。

雖然同是庶出,但邢夫人有句話說:

“你娘在去世前比趙姨娘強十倍的,你該比探丫頭強才是。”

這樣看來,迎春擁有的資源其實並不差。

憑借這些資源,在姐姐妹妹之間,迎春完全可以拾起自信。

對待下人,迎春隻管擺起二小姐的架子。

稍微用力地爭一爭、狠一狠,旁人也會忌憚幾分。

然而,迎春偏偏選擇做一個“鴕鳥”一般的人。

在菊花詩的比賽中,別人都在苦吟思索,迎春卻退在一邊,獨自在花陰下拿著花針穿茉莉花。

此後,只要是作詩的場合,迎春統統不參與了。

她找了一個很好的借口,那就是生病。

《紅樓夢》第四十九回,大觀園中來了許多姊妹,探春高興地準備起詩社,來邀請姊妹加入。

可二姐姐迎春又病了。

寶玉也不去打擾迎春了,隻說:

“二姐姐又不大作詩,沒何妨。”

《紅樓夢》第七十回,林黛玉重起詩社,“海棠社”變為“桃花社”。

那天,史湘雲作的一首柳絮詞,引起了大家的興致。

林黛玉去請眾人,請了薛寶釵、薛寶琴、賈探春等人。

接著,大家趁著春光一起放風箏,甚是熱鬧。

可二姐姐迎春呢,完全跟大家沒了來往,存在感也降到最低。

迎春本以為,只要兩耳不聞窗外事,只要自己逃過一切熱鬧,就能躲過一切是非。

但是,迎春避開了一些紛擾,也少了許多學習人情世故的機會。

迎春不願管、懶於面對的處世態度,讓她在面對家裡的大小事情時,壓根都不知道如何處理。

不狠心,懦弱被人欺

在賈府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迎春的回避與懦弱,成了誰都敢欺負到她頭上的理由。

《紅樓夢》第七十三回,賈府下人們大開賭局被發現後,連賈母都動怒了。

在帶頭賭博的三人中,就有迎春的奶媽。

迎春的攢珠累絲金鳳釵被奶媽拿去典當作了賭資,丫鬟繡桔慌得不得了,擔心二小姐在八月十五沒有飾品戴。

可迎春呢?還在為奶媽找借口:

“何用問,自然是她拿去暫時借一肩兒。

我隻說她悄悄的拿了出去,不過一時半晌,仍悄悄的送來就完了。

誰知她就忘了,今日偏又鬧出來,問她想也無益。”

繡桔一句話戳破:

“何曾是忘記!

她是試準了姑娘的性格,所以才這樣。”

繡桔好心給迎春出了幾個主意,可迎春卻連忙製止說道:

“罷,罷,罷,省些事罷。寧可沒有了,又何必生事。”

對於這些解決辦法,迎春試都懶得試一下。

迎春越想息事寧人,別人欺負得越厲害。

奶媽的兒媳婦來找迎春,想讓迎春說情。

迎春一聽,立馬回絕。

這本是好的開端,可“二小姐”的架子還沒端穩,王柱兒家的媳婦變本加厲,用假账威逼迎春和繡桔。

迎春見繡桔和王柱兒家媳婦吵了起來,連忙當“和事老”:

“罷,罷,罷。你不能拿了金鳳來,不必牽三扯四亂嚷,我也不要那鳳了。

便是太太們問時,我隻說丟了,也不妨礙你什麽的,出去歇息歇息便好。”

至於是非對錯,迎春也懶得管。

繡桔又急又氣,哭了起來。

迎春勸也勸不住,乾脆放棄,索性拿了一本《太上感應篇》來看。

兩次“罷罷罷”,從隱瞞到開脫,再到寬容和調停紛爭。

迎春極力想用自己不爭、不在乎的方法,大事化了,小事化無。

但是,這樣一味退讓,終究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最後,事情還是探春和平兒來擺平的。

平兒問迎春該怎麽處置,迎春這“當事人”反倒事不關己,她說:

“問我,我也沒什麽法子。

他們的不是,自作自受,我也不能討情,我也不去苛責就是了。

至於私自拿去的東西,送來我收下,不送來我也不要了。”

眾人無奈,林黛玉評價迎春,隻道

“虎狼屯於階陛,尚談因果。”

意思就是,敵人都打到跟前了,還毫不在意。

這就是賈迎春。

大家都說,賈迎春是“戳一針也不知唉吆一聲”的“二木頭”。

但是,你“唉吆”才有人知道你的疼,你知道疼了才想著如何打回去。

而迎春選擇一味隱忍與退讓,最終讓善良失去了鋒芒,讓壞人突破了底線。

不了斷,淒淒赴黃粱

當賈迎春的柔軟變成了無底線的懦弱,迎春命運的結局,就成了犧牲品。

《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

他看到一幅畫,畫上是一隻惡狼,在追一個美女,想要把美女吃掉。

畫上書雲: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

賈迎春的命運,便是如此。

父親賈赦,把迎春許配給了孫紹祖。

孫紹祖是什麽人呢?

根據賈赦的說法,孫家祖上是軍官出身,和賈家是世交。

孫紹祖在京城當指揮,生得相貌魁梧,體格健壯,弓馬嫻熟。

他的年紀未滿三十,家資又富饒,成為賈赦心目中的東床姣婿。

對於這門婚事,賈母不看好,賈政勸諫。

可賈赦哪裡肯聽,迎春更是沒有選擇的余地。

等到迎春嫁到孫家,才知道這是一個萬劫不複的騙局。

孫紹祖就是那匹中山狼,他既好色,又好賭,對待迎春更是百般虐待。

迎春勸說幾句,孫紹祖便罵迎春是:

“醋汁子老婆擰出來的。”

孫紹祖指著迎春的臉,把最難聽的話說出來:

“你別和我充夫人娘子,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銀子,把你準折賣給我的。

好不好,打一頓攆在下房裡去睡。”

回家省親時,也是丈夫孫紹祖允許才能出門,不允許只能在家裡無助哭泣。

迎春最後說出的話最讓人心痛:

“我不信我的命就這麽不好!

從小兒沒了娘,幸而過嬸子這邊過了幾年心淨日子,如今偏又是這麽個結果!”

可這樣的結果是怎麽造成的呢?

迎春性格裡的懦弱,在賈府裡自然有姐姐妹妹為她出頭。

可出了賈府的門,她在面對中山狼時,懦弱讓她丟掉鎧甲,失掉武器。

沒有一點招架的力量,甚至連自保的能力也沒有。

最後,正如曲中所唱:“歎芳魂豔魄,一載蕩悠悠。”

回看迎春的一生,我們懂得了:

人活著,一定不能軟弱和退縮。

你躲一步,壞人就會進一步;

你最講情面,人們就把你當“軟柿子”捏;

你不懂反擊,命運就拿你出氣。

對於迎春,我們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如果生命能夠重來,迎春該活得用力一點,活得硬氣一些。

保持善良,也留有鋒芒。

唯有如此,我們才能掌控住自己的命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