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人類到底有多扛造

一名疑似新冠病毒患者的遺體停放在印度尼西亞的某座醫院中。

攝影:JOSHUA IRWANDI

第一次大規模鼠疫,蔓延一個多世紀,死亡人數5000萬;

安東尼瘟疫,持續16年,死亡人數500萬;

黑死病,持續5年,死亡人數5000萬;

天花,持續2年,死亡人數800萬;

鼠疫大流行,持續29年,死亡人數1000萬;

霍亂大流行,持續25年,死亡人數1500萬;

1918大流感,持續1年,死亡人數5000萬;

艾滋病毒,持續40年,死亡人數3200萬

……

米蘭某處停屍房內的棺木殮藏著一名外國人的遺體

攝影:GABRIELE GALIMBERTI

大流行病,

它從未停止蹂躪人類,

而人這種極度扛造的生物,

卻熬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浩劫。

撰文:RICHARD CONNIFF

天花

現在,

已經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天花的恐怖。

而在1721年,

天花給西方世界狠狠上了一課。

俄亥俄州一位皮膚病學教授1902年記錄下來的天花幸存者。

圖源:DITTRICK MEDICAL HISTORY CENTER,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第一批紅疹子冒出來的時候,你還可以希望這只是場麻疹。但接著小紅點就會變成鼓包,蓄滿膿液。數以百計的膿包散發出腐肉的氣味,能糊住雙眼、氣管和全身,連呼吸都會變得十分痛苦。即使從幸存下來,很多人也會失明、殘疾或嚴重毀容

1900年前後,威廉·科萊特的一位天花患者在俄亥俄州擺姿勢拍照。科萊特要求把黑白照片手工上色。

圖源:DITTRICK MEDICAL HISTORY CENTER,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1796年,愛德華·詹納受到民間接種牛痘的啟發,給一名八歲男孩種痘,但接種的材料取自一名感染過牛痘的年輕女子。這一做法證明了,以毒性較弱的牛痘也能保護人體免遭致命的天花。

這是現代疫苗接種技術的開端。“疫苗(vaccine)”這個詞源自於拉丁詞根vacca,就是“”的意思。

威廉·科萊特的另一位天花患者在俄亥俄州擺姿勢拍照。

圖源:DITTRICK MEDICAL HISTORY CENTER,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此後,許多醫生也加入了這項事業。西班牙國王卡洛斯四世曾派遣一支海上遠征隊,把疫苗接種法散播到西班牙帝國的整個疆域。隊伍帶著22個從孤兒院領來的男孩,給兩個男孩接種,再用他們膿皰中的物質給下兩個孩子接種,接力度過為期十周的航行,以確保抵達時仍有活疫苗。

一部出版於1720年前後的日本古卷《痘疹精要》用插圖描繪了天花某些階段的典型皮膚症狀。

圖源:WELLCOME COLLECTION,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鼠疫

鼠疫杆菌,是鼠疫爆發的罪魁禍首。它們可能侵入人類的免疫系統、呼吸系統或血液循環系統,引發腺鼠疫、肺鼠疫和敗血型鼠疫,患者會出現淋巴腫大、咳血、皮膚變黑等症狀。鼠疫的潛伏期僅1-6天,若不及時醫治,後果不堪設想。腺鼠疫死亡率為30%-60%左右,肺鼠疫和敗血性鼠疫則為100%

1935年前後馬達加斯加的一輪鼠疫爆發中,消殺人員為一名受害者入殮。

圖源:INSTITUT PASTEUR

鼠疫一次又一次地折磨人類,

每一次都會帶走數以百萬計的生命。

541-588年,鼠疫襲擊了君士坦丁堡,擴散到整個地中海世界,直到750年才平息。據說在高峰期,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患者病死

1347-1351年,鼠疫杆菌引發的黑死病是人類歷史上最具毀滅性的一次疫情爆發。這次疫情無情地抹掉了歐洲30-50%的人口

捷克人骨教堂,用14世紀鼠疫爆發三萬名死者的頭骨裝飾。

攝影:CHARLIE HAMILTON JAMES

鼠疫的第三次大流行於1855年開始,

在1894年到1900年間,

傳遍了南極洲以外的每一片大陸

致病細菌於1898年侵入馬達加斯加

並在那裡為禍至今

霍亂

霍亂真正可怕的地方,

不在於五五開的死亡率和病患倒下的速度,

而是那異常慘酷的死狀——

正當壯年的人上一秒還好好的,下一秒就像吞了化屍粉一樣,簡直連五髒六腑都要被溶掉,上吐下瀉地排出來。隨之而來的是焦渴、肌肉的抽搐和痙攣,還有名為“空氣饑餓”的拚命喘息。患者直到死前都神志未失,只能駭然瞪著自己的肚腸繼續翻江倒海。

1994年7月,霍亂受害者的屍體堆放在一座診所外。

攝影:TEUN VOETEN,PANOS PICTURES

霍亂於1817年在印度爆發,經由阿拉伯地區傳播至非洲以及地中海沿岸;

1826年,第二次霍亂大流行爆發,到達阿富汗和俄羅斯,擴散至整個歐洲;

第三次大流行則於1832年抵達北美。

在20年不到的時間內,霍亂成了“最令人害怕、最引人注目的19世紀世界病”。至今為止,七次霍亂大流行造成的損失難以計算。

1849年,大英帝國新設立的衛生總理事會發布的一份“首都霍亂地圖”。

圖源:WELLCOME COLLECTION,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小兒麻痹症

20世紀早期,

小兒麻痹症是世人最懼怕的疾病之一。

1955年小兒麻痹症爆發期間,波士頓一家醫院的危重病房用形似罐頭的“鐵肺”幫助病人呼吸。

圖源:AP PHOTO

許多父母膽戰心驚地看著他們的孩子突然病倒,有的就再也站不起來了。當病毒侵襲到控制呼吸的肌肉,患者就要被放進鐵肺——現代呼吸機的前身。

脊髓灰質炎患者的雙手

圖源:THE HISTORICAL MEDICAL LIBRARY OF THE COLLEGE OF PHYSICIANS OF PHILADELPHIA

1955年春,一種脊髓灰質炎疫苗上市。這場疫苗接種運動,把具有高度傳染性、主要在兒童中傳播的脊髓灰質炎病毒從大多數地區鏟除,世界範圍內的病例減少了99%,但亞洲和非洲的幾個地方仍留有它的余孽。

一些已經恢復了肌肉力量的患者可能受到脊髓灰質炎的影響,再次喪失力量。

圖源:THE HISTORICAL MEDICAL LIBRARY OF THE COLLEGE OF PHYSICIANS OF PHILADELPHIA

然而,

在1950年代疫苗得以普及之前,

每年已有數以萬計的人因小兒麻痹症致殘。

埃博拉

1976年,

埃博拉病毒在蘇丹初次露頭。

在那時起,

這種病毒在中非、西非地區周期性反覆出現。

送葬者抬著年僅三歲的利利亞娜·卡平加·埃班巴的棺木,她於2019年7月因感染埃博拉而死去。

攝影:MARCO GUALAZZINI,CONTRASTO/REDUX

埃博拉病毒引起的埃博拉出血熱(EBHF),是當今世界最致命的病毒性出血熱,通過體液接觸傳播。埃博拉病毒感染者會出現惡心、嘔吐、腹瀉、體內出血、體外出血等症狀,致死原因主要為中風、心肌梗塞、低血容量休克、多發器官衰竭等,染病者的死亡率高達50%-90%

埃博拉病毒電鏡照片

圖源:DR. FREDERICK A. MURPHY,CDC

埃博拉雖然不像其他的大流行病一樣,一次爆發便會帶走百萬人的生命,但卻因為不可消滅、反覆爆發,對人類產生了巨大的威脅。

2014年埃博拉疫情迅速蔓延期間一名神志不清的感染者衝出隔離區,警察和醫生將其制服,帶他回到床上。而12小時後他不幸離世了。

攝影:PETE MULLER

一種新型消毒系統能處理用過的一次性N95口罩,使之可以安全重複使用。

攝影:BRIAN KAISER,NEW YORK TIMES/REDUX

現如今,

大流行病卷土重來。

我們可能已進入一個令人畏懼的新世界,

或者正在回到那個病魔猖獗的舊世界。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