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被羈押塵肺病診斷醫生取保候審 見到家人時嚎啕大哭

6月23日,健康界從中國醫師協會獲悉,被羈押長達7個月的董有睿、張曉波和黃亨平三位醫生已於當日凌晨被取保候審。三人均是貴州航天醫院肺病診斷小組的醫生,此次被羈押的原因是警方收到企業舉報:三名醫生將非塵肺病人診斷為塵肺病人,造成醫保資金流失。接到舉報後,警方隨即將上述三名醫生帶走。

中國醫師協會法律事務部主任鄧利強告訴健康界,凌晨1點半左右,三位醫生的家屬陸續接到相關部門通知,稱可以將醫生接走。家屬立刻趕往羈押地點。在這個特殊的深夜,三位被羈押醫生終於見到了久別的親人。

暴瘦40斤 被羈押醫生最想重回工作崗位

董有睿醫生的哥哥董先生見到妹妹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140斤左右的妹妹明顯消瘦很多。「她的體重現在大概只有100斤,在裡面一定吃了不少苦。」董先生說,妹妹見到家人時不由嚎啕大哭起來,情緒久久無法平靜。

剛剛回到家中的董有睿醫生向家人表達了希望儘快回到醫院工作的願望,但她的想法並未得到家人的支持。「我們全家人攔著她,讓她一定要在家休息一段時間。她太累了,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態很不好。」董先生表示,妹妹在被羈押期間身心非常痛苦,但始終很有信心,堅持認為自己是嚴格按照國家標準去為病人進行診斷,絕無踐踏法律的行為。

被取保候審後,鄧利強很快與三位醫生通電話。董有睿醫生再一次難掩激動,通話中哭了兩次,這讓長久以來走在為中國醫生維權路線上的鄧利強感到十分難過。「在過去的半年時間裡,家屬不斷申請對醫生取保候審,但是都未得到支持,可見辦案機構的態度之堅決。」

對於醫生被取保候審原因,鄧利強將其歸結為「事情說清楚了,大家意識到此前的做法確實有問題」。

中國醫師協會:將繼續關注三位醫生境況

指證三位醫生失職犯罪的證據是一份鑒定意見書。通過對三位醫生所作的547人的塵肺病診斷進行重新鑒定和新增鑒定,其中393人無塵肺病,111人X光品質不合格,1人待定,有塵肺病者42人。診斷讀片差異率高達92.3%,警察機構由此認定醫生過失,導致國家社保資金流失。

但2012年到2016年間,貴州航天醫院塵肺病專家診斷組共診斷2274例,確診塵肺病人1640例。鄧利強特彆強調,很明顯,相關部門只是把有問題有爭議的X光挑出來,進而認為診斷讀片差異率畸高,這是非常不尊重事實也不公平的做法。

據鄧利強透露,三位醫生中,只有黃醫生本人接觸過病人,便因為「涉嫌經濟犯罪」被帶走。但調查幾十天后發現,黃醫生與病人並沒有任何經濟往來,也互不相認識,便被釋放。而另外兩名沒有接觸過病人的醫生,更加沒有收受病人錢財的可能。也正因此,這兩名醫生與此前被釋放的黃醫生被帶走的原因是「涉嫌國有事業部門人員失職罪」。

事實上,塵肺病人是社會中極度弱勢的群體,他們均有明確的職業病危害因素接觸史,在勞動過程中身體健康被損害,呼吸功能受到影響。「我們不能為了人為減少塵肺病診斷率,去羈押肺病診斷醫生!社會要尊重醫生診斷的權利,否則未來誰還會去做塵肺病診斷醫生?」鄧利強說,中國醫師協會會持續關注三名醫生境況,並為他們報銷一部分律師費。

央視網評:對醫生動用刑法要慎重

就在三名醫生被取保候審的當天,央視網發表評論員文章,題為《醫生「誤診」塵肺病?動用刑法要慎之又慎》。

文章連續質問,職業病的診斷是否有錯誤?「錯診」是否應該上升為刑事犯罪?以刑事手段處理醫生的「錯診」,背後是否涉及利益之爭?

文章認為,醫生的診療行為是基於醫學規範,受限於診斷手段、醫學知識以及病人的主觀陳述,這種專業判斷是否應該放在一般國企員工的「失職」的大筐裡?這個罪名本身是對於權力濫用的約束,國企事業部門的員工,雖然不是公務人員,但手裡也掌握一定公權力,要避免這種權力被濫用,所以要設定「失職罪」。而醫生的醫療診斷本身是基於技術規範,並不是基於公權力,這也正是之前幾乎沒有醫生因為「誤診」而被追究這個罪名的原因。

此外,職業病認定本身有嚴格的程式,三位醫生無法一手遮天。整個診斷過程,需要先對勞動者進行數字化拍片,然後進行隨訪、再做高千伏射片,最後才交由三位有資格的職業病醫師「看片」。

輪到三位被捕的醫生來鑒定的病人,已有嚴重的塵肺病嫌疑。所以,一般不存在惡意顛倒黑白診斷的可能性。塵肺病是一種嚴重的職業病,被稱為「上半輩子用命來換錢,下半輩子用錢換命」,一旦不能夠被鑒定為職業病,就不能夠得到相應的醫療保障,當事人只能是在絕望中「等死」。勞動者能否被正常鑒定為職業塵肺病患者,在考驗社會的良心。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