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李修平:張充和——其顏如畫 其人如詩

【今日星藝摘要】

她出身名門 大家閨秀 精書法 工詩詞 善昆曲

她的曲調古樸大方 氣韻天成卻一生顛沛流離

求學北平 輾轉昆明 遠赴美國

十分冷淡存知己 一曲微茫度此生

是什麽成就了這位"女神"?

聽李修平講述

最後的閨秀 最後的才女

只是一生充和

By

李修平

大家好歡迎關注星藝雅集

我是李修平

今天,咱們繼續分享第篇——《??》。

“民國最後一位才女”張充和說,“我什麽事都經過,我不大在乎,沒有什麽了不起的事”,這句看似輕淡的話語與她的名句“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相呼應。到底是怎樣的人生經歷與際遇,歷練出她這份淡定與豁達?精書法,工詩詞,善昆曲,精通四國語言,中西方文化如何在她這裡融會貫通,積澱成一個清越高雅的時代傳奇?接下來,繼續一生充和。

《一生充和》由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出版

(本書由作者王道授權給星藝雅集)

聲音來源:央視新聞頻道主播 李修平

點擊音頻 邊聽邊看

一九三零年代的張充和 作者徐虹

父親,在充和心裡多少是比母親更立體的稱呼。1972 年 6 月,充和曾致信大弟宗和討論父親對孩子的教育,說像他那樣太過於放手不一定合適,但凡事總要看兩面,作為一個教育先行者,充和認為父親還算是稱職的。她曾專門撰文提及:祖父給爸爸取名“武齡”,字“繩進”。

昆曲扮相的張充和

爸爸嫌這名字封建味太重,自改名“冀牖”,又名“吉友”,望名思義,的確做到自錫嘉名的程度。他接受“五四”的新思潮,他一生追求曙光,惜人才,愛朋友。他在蘇州曾獨資創辦男校“平林中學”和“樂益女中”

民國,蘇州名校——蘇州私立樂益女子中學 (安徽合肥人、教育家張冀牖創辦。

張冀牖,張充和的父親。祖父是曾任江蘇巡撫、兩廣總督的清代著名淮軍將領張樹聲。

女婿是大名鼎鼎的沈從文。

後因蘇州男校已多,女校尚待發展,便結束平林,專辦樂益女中。貧窮人家的女孩,工人們的女兒,都不收學費。樂益學生中有幾個貧寒的,後都成了社會上極有用的人。爸爸既是腦筋開明,對兒女教育,亦讓其自由發展。兒女婚姻戀愛,他從不干涉,不過問。你告訴他,他笑嘻嘻的接受,絕不會去查問對方的如何如何,更不要說門戶了。

點擊音頻 邊聽邊看

記得有一位“芳鄰”曾遣媒來向爸爸求我家大姐,爸爸哈哈一笑說:“兒女婚事,他們自理,與我無乾。”從此便無人向我家提親事。所以我家那些媽媽們向外人說:“張家兒女婚姻讓他們‘自己’去‘由’,或是‘自己’‘由’來的。”平時,爸爸總是在自己創辦的樂益女中忙碌,學校與張家一牆之隔,穿過一個雅致的月洞門就過去了。家裡的院落就成為充和與弟弟們的樂園。

四姐妹與父親

“爸爸不大來這個院子裡,他有他自己的庭院,那是一片大操場,一條長廊,三十間教室。他有個夢,在那個大庭院中,有他的牡丹,有他的菜蔬,也有他的蔦蘿。他時而也來我們的庭院看看,可是他全不關心。不過月亮出來了,他會在石子路上踱來踱去,也許

正在做詩,也許正在打算把我們的梭龍松或石榴樹移栽到他的庭院去。”

點擊音頻 邊聽邊看

看著充和依偎在父親身旁的合影,讓人生出一種慈父如母的錯覺。父親總是一臉的微笑,他與孩子們做遊戲、捉迷藏,有時還玩惡作劇嚇唬孩子們。有一次,他扮鬼似的躲進充和的房間裡,還把門反鎖起來,充和以為遇見強盜了。

點擊音頻 邊聽邊看

對於父親,充和是充滿著留戀的,她聽從父親的安排,進入樂益女中學習新課程,實際上她很不喜歡數學、政治,甚至想過逃避。“1930 年,祖母春天過世,我十七歲。秋冬之際回到家中。這次是真正回家了。但是姐姐們已都去上海進大學,我一個人在樓上一間房住。最大的轉變,我得進學校,按部就班。

點擊音頻 邊聽邊看

是爸爸的意思應該要接受普通教育,問題是在英文和算學上。二姐介紹她中學算學老師周侯於,從四則教起。我在樂益小學六年級讀幾天,就讀初中一年級。一年後‘一·二八’事變,我們一家去上海。”張冀牖不希望充和成為一個閨秀式的女子,正如他身體力行鼓勵所有的學生接觸新事物,敢於打破一些什麽。他常常飽覽時政報刊,他很清楚,時代在進步,輝煌的家族史已經屬於過去。

合肥四姐妹

因此張家女兒們的婚姻,他統統放手,張家四姐妹的婚姻無一不是自己做主的。充和很大程度上認同著父親的教育理念,抗戰後她陪著父親回到久違的合肥張老圩子,還為他演出他最喜歡的昆曲節目。

這一期咱們就到這兒

下期繼續充和的故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