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永遠不要相信祖克柏

\ 本文共2562字,預計閱讀8分鐘 /

曾經最“熱愛”中國的Facebook創始人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終於撕下面具,祭出了他對中國的終極殺器。

美國東部時間7月28日,美國國會舉行了“反壟斷”聽證會,召集蘋果、Alphabet(谷歌母公司)、亞馬遜和Facebook四家科技巨頭的CEO接受應詢。這場聽證會的主線本該是針對四家公司反壟斷行為的質證和說明,然而在聽證會前,Facebook發布了一份聲明,將矛頭對準中國:聲明先聲稱Facebook是“一家驕傲的美國公司”,並稱該公司信奉民主、包容、自由表達和市場競爭的原則,緊接著話鋒一轉,揚言中國在打造一個“基於自身視角、且價值觀(和美國)截然不同的互聯網”,聲明還稱:中國的科技企業正在向其它國家輸出這種價值觀。

圖片來源:TechCrunch

在聽證會中,有議員向四家公司的CEO問了同一個問題:“是否認為中國政府竊取美國技術”。蘋果、Alphabet和亞馬遜的CEO都說沒有證據表明中國涉及相關問題,只有祖克柏說:“這是毫無疑問的”。

儘管華為、TikTok和大疆在美國的遭遇已經足以表明美國精英社會對有“硬科技”含量的中國企業在全球市場擴張的普遍擔憂,但公開製造“美國科技企業”和“中國科技企業”兩個陣營的對立,以“抵禦價值觀輸出”的名義為美國政府打壓中國科技企業鼓與呼,甚至旁敲側擊推動將這種打壓擴大到所有中國科技企業的,竟然是那個三五年前言必稱中國、賣力學習中文、不斷讚歎中國科技企業創新能力、頻繁訪問中國、在天安門前慢跑、尋找各種機會接觸中國政府官員的馬克·祖克柏和他創辦的Facebook。

其前恭後倨、其翻雲覆雨、其變幻莫測,真是令人喟歎。

這樣的Facebook和這樣的祖克柏,是不值得任何人信任的。無論在中國還是在美國,無論對科技界還是政界,無論是對Facebook的合作夥伴還是它的用戶。

祖克柏明白對抗中國是當下美國朝野最大的“政治正確”。Facebook的這般惺惺作態可以和另外三家與中國存在更多紐帶連接的科技公司“劃清界限”,甚至遮蔽國會和公眾對Facebook數據隱私、數據安全和“假新聞泛濫”等嚴厲的指控。

為了這個目的,Facebook可以向曾經心心念念的中國科技互聯網界打響最後一槍。當然,這也最終暴露了祖克柏此前對中國的每一次刻意親近、訪華時每一場虛張聲勢的表演和對中國互聯網發展成就的每一句言不由衷的誇讚,都不過是他為了Facebook“拿下”中國而不惜采取的手段而已。

可能連祖克柏自己都意識不到Facebook對中國科技創新的攻擊讓自己顯得有多割裂和扭曲:2年3個月前,同樣是在國會的聽證會上,祖克柏用“中國也有很多創新實力非常強的巨頭”,反駁一位議員“你的夢只能在美國實現,不可能在中國,對吧?”的質疑,可見彼時在他的認知中,並不存在什麽“兩張價值觀截然不同的互聯網”,只是來自中國的TikTok在全球市場崛起,一次次地擊潰Facebook的短視頻社交計劃之後,祖克柏趕緊祭出了“完全不同的價值觀”的大旗,試圖借助整個矽谷都十分厭棄的保守力量,用非市場的手段狙擊TikTok。

矽谷很少有企業家能像祖克柏那樣,一邊標榜自身的“包容與市場競爭”一邊用非市場競爭的方式排擠對手。

其實,每當祖克柏談到價值觀的時候,我們最好警惕地豎起耳朵,因為“價值觀”三個字之於祖克柏從來就是稀缺的——如果說祖克柏在互聯網的問題上還有那麽一點點價值觀的話,那恐怕也還是來自中國互聯網最早期的叢林法則“抄襲”價值觀。為了擊敗曾經的短視頻翹楚Snapchat,Facebook抄襲過Snapchat,為了擊敗TikTok,Facebook兩度抄襲TikTok,先後推出了Lasso和Reels,但皆告失敗。在如今流量和用戶注意力都十分稀缺的情形下,抄襲早就帶不來任何東西了。“抄襲”這個被絕大多數中國互聯網企業早已棄如敝履的“價值觀”,居然現在還被祖克柏奉若圭臬。就算是中國和美國互聯網企業的價值觀多少有些不同的話,輪得著祖克柏這種渾身中國互聯網“古早味兒”價值觀的人出來標榜,也是一樁奇談。

如果祖克柏那麽急於和中國和所謂“中國互聯網價值觀”劃清界限的話,他最好先對他過去幾年持之以恆地從中國頂級的科技互聯網企業挖人來做產品的事兒有個交待。

Facebook負責虛擬現實產品的副總裁雨果·巴拉(Hugo Barra)來自小米;Facebook的通訊產品Messenger的大量產品經理來自微信團隊的中國籍和外國籍員工。矽谷的科技公司裡,恐怕只有Facebook有招聘中國公司背景員工的特殊“癖好”。說這些人加入Facebook是為了改造他們、給他們“洗腦”,而不是為了吸收他們的“中國經驗”和“中國智慧”,恐怕是連祖克柏自己也不相信的。而且,畢竟我們沒有因為這些“實錘”,就說Facebook竊取了來自中國企業的什麽技術。

既然今天Facebook要舉起對抗“中國互聯網價值觀”的大旗了,總要先把自己身上的中國互聯網味兒徹底洗乾淨了才好。

與“價值觀”這個原本與祖克柏就不該有什麽關係,但確實事關“大是大非”的問題相比,祖克柏的其它浮誇的演技——比如在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秀中文演講、在天安門前晨跑、春節用中文拜年、擺拍包餃子擀皮和默認中國社交網絡上對他“中國女婿”的稱謂等等,就實在是不算什麽事兒了。但正是這些在任何場景下都顯得浮誇的演技,恰恰加重了人們對它的疑慮——無論是來自中國還是美國。因為巨大的市場規模和潛力,絕大多數美國科技公司都希望進入中國市場,但那些成功地在中國獲得發展的美國科技公司,無論是老牌的微軟和蘋果,還是後來的領英和愛彼迎,都只需要遵守中國的法律法規,沒有一個需要那麽賣力地表演,表演得比一個中國人還熱愛中國。回避對基本規則的遵守,只是一味浮誇地表演,反而讓久經世事的中國合作夥伴和政府部門徒生疑竇。試想一下,如果TikTok為了保住美國市場,字節跳動的創始人張一鳴跑到白宮門前舉著“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橫幅,這對TikTok保住美國市場又能有多少幫助,中國的互聯網同行、政府機構和公眾,又會怎麽看待這一幕場景?

正是這些浮誇的表演,讓人們真的無法相信祖克柏。似乎在事關信任的事兒上,祖克柏的表現總是得不到分。當下美國社交網絡上社會撕裂情緒和假新聞的泛濫,Facebook自然難脫乾系,但Facebook拒絕像Twitter一樣為明顯帶有煽動情緒對立和虛假成分的內容(很大部分直接來自白宮和川普本人)標記“事實核查”以提醒用戶不要被帶偏了。祖克柏本人以Facebook“拒絕成為一切事實的仲裁者”的借口規避平台應該承擔的責任,又為Facebook的信任危機加了一碼。最近一年,祖克柏一直試圖在白宮和矽谷之間兩頭討好,這種做法的效果已現:矽谷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懷疑祖克柏其實是支持川普的“深櫃”,但白宮那邊對他的“忠誠”仍然不置可否。

相比在美國的兩頭討好,祖克柏這次終於橫下決心,用徹底犧牲中國這一頭的方式討好美國那一頭,倒是來得痛快一些。只是國內那些曾經對祖克柏抱有歡迎和希望的人們,也實在不必遺憾和傷感。我們充其量少了一個能用學前班級的中文表演的蹩腳演員,而不是什麽了不得的朋友。中國科技創新需要更多心態開放,由衷地願意支持中國科技事業發展,同時坦誠提出批評和意見的各國朋友,但很顯然,祖克柏不在其列。

祖克柏不是我們的朋友,永遠不要相信這樣的人。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