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娛樂圈“分豬肉”大獎,還能糊弄大家多久?

最近幾天,娛樂圈各種頒獎典禮不斷。6月14日上海電視節(白玉蘭)、15日上海國際電影節開幕式、16日微博電影之夜……一眾明星在此集結,這兩天走過的紅毯估計能繞上海好幾圈。

作為國內權威獎項,白玉蘭獎顯得更加老成持重些,最佳男女主演分別頒發給了經驗豐富的倪大紅、蔣雯麗。

儘管人們也會為王凱、姚晨等年輕演員沒能更進一步而感到惋惜,但這樣的獎項歸屬也足夠服眾,任誰都說不出半個“不”字來。

而微博電影之夜則更像是一場嘻嘻哈哈、熱熱鬧鬧的娛樂圈聚會。從“微博最受期待喜劇cp”“微博電影之夜人氣之星”等榮譽的名稱設置就能看出來,微博並無意願將其定位成一場客觀、嚴肅的評審。

在這麽一個跟公司年會差不多的晚會上,沒有人想要去質問“憑什麽微博最受期待青年演員是鹿晗”,而不是其他什麽人。

相比之下,前些天舉辦的華鼎獎,引起的爭議就很大了。

張藝興得獎,算實至名歸嗎?

6月12日,第25屆華鼎獎公布了獲獎名單,張藝興憑借著黃渤執導的電影《一出好戲》裡的“馬小興”一角,拿到了最佳男配角的獎項。

對於這個消息,粉絲們自然是清一色的“恭喜張藝興”“實至名歸”“張演員未來可期”。

不明真相的路人們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說他擊敗了誰???

也難怪兩撥人根本說不到一塊兒去。

粉絲覺得質疑張藝興得獎的人都是對家的粉絲,是在“酸”;路人眼看著四個演技派輸給了一個小鮮肉,心裡直納悶:這年頭評個獎都要向流量低頭嗎?

其實,不論是粉絲還是路人,大概都能認同一個觀點——張藝興在《一出好戲》裡的表現,還算是說得過去的。

“馬小興”這個角色,一看名字就知道,是專門給張藝興定製的。

前期看起來憨憨傻傻,

後期腹黑起來又讓人毛骨悚然。

再加上這灰頭土臉的扮相——

跟張藝興平時白白嫩嫩的樣子比起來,反差過於明顯,更容易讓人有種“這次突破還挺大”的感覺。

至少,比起之前他在《從天“兒”降》裡面展現的尷尬演技,倒是進步了很多。

但是張藝興在《一出好戲》裡的表現再好,好到足以勝過《爆裂無聲》裡的薑武、《無名之輩》裡的章宇、《我不是藥神》裡的王傳君,以及《後來的我們》裡的田壯壯了嗎?

顯然未必。

這裡就要說到華鼎獎的評選規則了:為了“淨化演藝圈不良風氣”,華鼎獎隻頒發給“對參與投票者及老百姓尊重的藝人”。

換句話說就是不到場就不給獎,要是候選人都不來,這個獎就空著。

回到開頭的問題上來,張藝興憑什麽能擊敗薑武、章宇、王傳君、田壯壯?

憑的是張藝興出席頒獎禮了,而其他四個人根本就沒來……

領獎的時候,張藝興看起來挺開心,手舞足蹈的。

轉天還意猶未盡地發了微博,感謝華鼎獎對他的認可,並表示這是他第一次以演員身份拿獎。

看到他開心成這樣,我甚至還有點替他心疼,畢竟其他演員年輕時拿到的第一個獎

是這樣的——

(夏雨)

以及這樣的——

(李小璐)

而張藝興第一次拿到的獎就是個這……

人生能有幾回第一次啊。

歷屆“分豬肉”獎項一覽

華鼎獎為人詬病最多的,就是辦得實在太頻繁了。

正常的獎項通常是一年辦一次,而華鼎獎就不同了,想辦幾次辦幾次。

光是2015年、2016年這兩年,就各舉辦了四屆。

當我們在微博上搜索“華鼎獎”官方账號,出來的是最新的“第二十五屆華鼎獎”,看起來相當的嚴謹、專業。那麽,華鼎獎是每辦一屆重新申一個账號嗎?

顯然,昵稱旁邊高貴的微博會員標誌已經洩露了玄機所在。

其實,主辦方倒不妨再大膽點——

既然微博會員一年可以改5次名,那華鼎獎完全可以一年辦6次呀。

2016年的一次烏龍,揭開了華鼎獎的又一項潛規則。

在第19屆華鼎獎的評選中,王凱憑借《偽裝者》入圍了“中國百強電視劇最佳男主角”,在入圍名單公布後,輿論一片嘩然。畢竟人人都知道,《偽裝者》的主角是胡歌。

《偽裝者》劇組也馬上表態,從未為王凱申報這個獎項。

人們這才明白過來,原來華鼎獎的獎項並不需要自行申報,只要評委會覺得你還ok那麽就能入圍。

不是,這個獎是有多怕沒人參加啊?

儘管名字裡又是“華”又是“鼎”,整得挺像那麽回事的,但實際上華鼎獎只是一個官方不被承認的民間獎項。

在江湖上,甚至還流傳著它蹭中國人權基金會熱度不得,反而被官方打壓,最終只能流亡境外的傳說。

2017年,華鼎獎的搜索結果一度在微博上不能顯示,人們以為華鼎獎就此涼透,還把那屆分獲最佳男女主角的李易峰、唐嫣,稱為末代帝後。

沒想到,一年之後華鼎獎又卷土重來,繼續作妖。

簡單來說,就是去年一個獎項提名了嚴屹寬,華鼎獎官博發了微博發了海報,搞了投票,嚴屹寬的粉絲也積極參與了。結果最後在頒獎禮上把入圍名單中的嚴屹寬換成了陳曉。

嚴寬氣得發微博質問了官博。

而陳曉這邊平白沾上了買獎的嫌疑,心裡也不舒服,一下得罪兩邊,華鼎獎也真是挺能耐的。

當我們見識過華鼎獎全方位、多層次的騷操作,其他野雞獎在它的面前就都顯得黯然失色了。

有的只能在獎項名稱上,讓你看出它在很努力地分豬肉。

比如國劇盛典,“年度全媒體號召力人物”“最具全媒體影響力演員”“年度最具商業價值演員”“年度演技飛躍演員”“最具突破精神男/女演員”,能夠尬出這麽名目繁多的獎項,主辦方該不是把現代漢語大辭典都翻爛了吧。

來了的都有獎,是國劇盛典對嘉賓們的莊嚴承諾

而說到“尬”,專注尬誇二十年的音樂風雲榜必須有姓名。

“九頭身美男第一”“側顏男神第一名”“大眾心中完美五官男歌手第一名”等稱號簡直讓人老臉一紅。而早在2014年,鹿晗就獲評”最佳男友第一名“,不知道這是誰給評的,難道是來自未來的關曉彤嗎……

還有一些獎項,不經意間就搞出大新聞,雖然是負面的,比如碰瓷金曲獎的“全球華語金曲獎”。

還有的啥啥都不行,只能盡力裝點自己,整出一副國際范的,比如中英電影節。

電影節主辦方為了凸顯英倫風情,還整了一個組委會騎士精神獎。第一屆(2014年)得主是房祖名,這一年他最出名的事跡是與柯震東吸毒被抓;第二屆是杜海濤;不知道是不是上一屆的杜海濤把馬給騎壞了,第三屆沒有騎士精神;第四屆則是張雲龍。

等下,張藝興你不是2016年才憑借在《前任2:備胎反擊戰》中的出色表現獲得了第四屆中英電影節最佳男配角嗎?怎麽這麽快就忘了?剛在那兒說什麽第一次拿獎呢?

背後來自鄭愷疑惑的目光.jpg

不管怎麽說,這屆華語娛樂圈的野雞獎們賣力分豬肉的樣子,還是像極了《武林外傳》裡的雞王爭霸賽。

最佳公雞獎、最佳母雞獎、最佳美腿獎、最佳下蛋獎……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們獎不到的。

主流獎項,就一定服眾嗎?

這兩年,主流獎項的評審也在不斷遭受著質疑。

2015年,第18屆上海國際電影節平分給了《烈日灼心》劇組的段奕宏、鄧超和郭濤,輿論一時嘩然。

儘管“雙黃蛋”“三黃蛋”在國際電影節中不足為奇,但同時頒給同一部電影的三位演員,總還是令人驚詫。主持人金星直指上海國際電影節是“奇葩電影節”,導演管虎更是不怕得罪人,發微博稱“非要雙黃蛋,也止於段鄧!”

如果說此時的影帝之爭還止於業內爭吵,觀眾們並沒有太大意見的話,轉過年來的2016,可真是讓不少觀眾大失所望的一年。

2016年,第39屆台灣電影金馬獎將最佳女主角頒給了《七月與安生》的兩位女主周冬雨和馬思純。

有了金馬影后的加持,兩位年輕演員自然可以在90後小花中一騎絕塵,而對於普通觀眾來說,這個評選結果,未免過於令人意難平了。

如果在同一部電影中戲份相當、表演技巧難分高下的同性演員都能如此幸運的話,那麽本該拿到金馬“雙黃蛋”的搭檔可太多了。

陳衝、葉玉卿主演的《紅玫瑰 白玫瑰》、劉燁、胡軍主演的《藍宇》、周迅、李冰冰主演的《風聲》……無一不是如此。

從金馬獎宣布周、馬二人的“雙黃蛋”名單以後,就有為胡軍叫屈的,為周迅鳴不平的,當真是千言萬語化作一句:憑什麽?

就更別提那年的百花獎上,在《老炮兒》裡北京話都說不明白的李易峰與《尋龍訣》裡專注演屍體的楊穎,分別獲封最佳男配和最佳女配。

ab得了便宜還不忘賣乖,“大滿貫”的言論在當時氣到了不少人。

而後,流量侵蝕權威獎項的情況似乎愈演愈烈,在2018年達到了高峰。

在2018年金鷹獎評選中,迪麗熱巴憑著豆瓣評分2.9的《漂亮的李慧珍》,力克劉濤、楊紫、殷桃等對手,一舉奪得“觀眾喜愛的女演員獎”——也就是金鷹獎的“金杯”。代價則是迪麗熱巴從此也多了一個綽號叫“水後”。

拿到了金鷹獎,失去了路人緣

再加上另一邊的李易峰憑借《麻雀》中的面癱演技獲得“觀眾喜愛的男演員獎”,此屆金鷹獎,史稱“水漫金山”。

很多時候,人們也並不是“逢流量必反”,更多的還是為認真做事的人感到惋惜。

許多藝人並不像流量明星一樣有粉絲擁躉、有資本支持、有足夠的關注度與話題度。每年評選的這些獎項,幾乎已經對他們業務能力的唯一獎賞了。

而流量明星們,卻似乎連最後這片自留地也要染指,這不得不令人感到遺憾。

· END ·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