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GDP增速,鄭州為什麽沒有“轉正”?

每經記者:程曉玲 每經編輯:楊歡 趙雲

今年的城市經濟排位賽,鄭州稱得上“話題選手”。

比如,在青島連續位居北方第三城20年後,鄭州能否取而代之?時隔10年GDP再超長沙,中部第二城鄭州是否坐得穩?……

眼下,半年報出爐,鄭州GDP5459.6億元,同比下降0.2%。經濟總量在北方城市中排名第四,在中部地區排名第三。

把範圍拉開,在24個兆及準兆城市中,西安、長沙、重慶、成都、合肥等中西部城市GDP增速均已實現由負轉正,10個經濟負增長城市中,除了武漢,鄭州是唯一的內陸省會城市。

與去年的年度經濟數據相比,這樣成績顯然不夠理想。

不過在河南省社會科學院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任曉莉看來,半年報並不能代表一座城市全年的經濟表現。從慣常表現來看,鄭州會在下半年集中發力追趕。

任曉莉預測,“2020年鄭州GDP超過長沙懸念不大,同時追趕青島的任務比較重,但二者差距肯定會越來越小,之後超過或者追平青島不是沒有可能。”

圖片來源:攝圖網

傳統優勢賽道“領跑”

今年一季度,鄭州GDP為2469.8億元,同比下降7.7%。在第二季度強勢拉回7.5個百分點的降幅後,才換來了僅下降0.20%的“年中成績”。

總體來看,上半年鄭州經濟回血,外貿進出口是主要助力之一——進出口總額完成1583.5億元,增長13.7%,總量和增速均居中部省會城市第1位。

眾所周知,鄭州是一座“火車拉來的城市”。20世紀初,因盧漢、汴洛兩條鐵路在此交匯,默默無聞的“鄭縣”一躍成為繁華商埠。

此後,隨著鐵路線不斷拉長,並成長為京廣、隴海兩條全國大動脈,鄭州逐漸坐穩“中國鐵路心髒”的位置。

疫情影響下,沿海外貿經濟受創,出口受阻,而鄭州作為內陸經濟樞紐,要素集聚能力顯現。

今年上半年,鄭州中歐班列開行539列,同比增長90.5%,居中部城市第一名,集貨範圍已覆蓋全國四分之三區域。

在航空領域,鄭州的貨運優勢一樣不容小覷,其與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四個大機場集中了全國90%的國際貨運量。上半年的數據顯示,新鄭機場完成貨郵吞吐量25.51萬噸,同比增長21.45%,增速居全國大型機場首位。

具體來看,龍頭企業對進出口的拉動作用十分明顯。數據顯示,僅1~4月,鄭州富士康旗下企業已完成進出口788億元,其中出口480億元,進口308億元。其進出口和出口總額分別佔鄭州同期外貿進出口和出口總額的77.5%和75.8%。

但需要指出的是,在高質量發展這道核心命題上,“富士康依賴症”已經成為鄭州不得不面對的尷尬。低端代工、毛利率低、發展後勁不足,隨著城市升級、經濟轉型,這些弊端逐漸顯現。

在此前發布的《鄭州市2020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中提出,要加快鄭州製造業高質量發展,落實製造業高質量發展三年行動計劃,力爭電子信息、汽車及裝備製造等6大主導產業的規模佔工業比重達到72%左右。

從上半年固投數據來看,鄭州高新技術產業投資增長138.4%。其中,信息傳輸、軟體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增長325.9%,電子及通信設備製造業增長141.1%。

社消零增速全省第10

在目前已公布數據的全國重點城市中,上半年GDP比一季度回升幅度前十名分別為武漢、合肥、蘇州、長春、沈陽、鄭州、重慶、東莞、蘭州和西安。

合肥、蘇州為何能回暖最快?

梳理二者上半年具體經濟指標可以發現一個共同點——服務業增速領跑三次產業,且保持正增長,對GDP整體貢獻突出。比如,合肥服務業增加值增速由一季度下降5.5%轉為增長1.1%,佔GDP比重達63.7%,直接上拉GDP增速0.6個百分點。

相比之下,鄭州更多是依靠二產發力,其三次產業增加值增速分別為-4.2%、0.3%、-0.5%。在投資方面,三次產業投資增速分別為19.3%、23%、0.9%,比一季度分別回升13.8、12.9、8.7個百分點,三產回升幅度墊底。

此前,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全國人大財經委原副主任黃奇帆曾在《區域中心城市鄭州的戰略定位與發展重點》一文中指出,大省省會城市與本省的經濟比例大體可以用“一二三四”四個指標來衡量。

即:省會城市佔地面積是全省的5%~10%、人口佔全省20%左右、GDP達到全省30%左右、服務業佔全省同類行業40%左右。

結合鄭州的表現,黃奇帆得出的結論是,鄭州面積、人口、GDP、服務業在全省的比重全部“偏低”。“如果整個河南省的服務業有1兆的話,鄭州市應該佔40%,就是4000億。”黃奇帆在文中舉例。

從公開數據看,2019年和今年上半年,鄭州服務業增加值佔河南省比重都保持在26%左右,距離上文提出的“理想值”40%還有很大差距。

不僅如此,在增速方面,2019年河南省、鄭州市的服務業增速分別為7.4%、7.1%,今年上半年分別為0.0%、-0.5%。也就是說,作為全省經濟的領頭羊,鄭州卻一直在服務業增速上“拖後腿”。

三產增長緩慢,消費也就起不來。上半年,鄭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累計完成2307億元,同比下降11.6%,增速排名全省第10。

6月當月,在大多數城市大舉推動經濟復甦、消費“回血”的情況下,鄭州以-1.6%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排名落後至全省倒數第二。

向東部“龍頭”學習

從幾天前刷屏的“黃河與長江的握手”,可以看到鄭州為“揚長補短”作出的努力。

7月20~21日,鄭州黨政“一把手”率隊赴上海考察。此行共簽約項目37個,投資總額1067.7億元,其中屬於傳統優勢的製造業項目20個,其余17個則聚焦“短板”服務業。

招商引資上“暗自”發力的背後,有著鄭州自己的標準線。此前,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曾有一篇數千字的招商心得廣為流傳,其中一句原話是:“招商引資不能眉毛鬍子一把抓,一定要有門檻、一定要有甄別、一定要有定力,寧缺勿濫。”

鄭州的“門檻”如何設置?一個重要衡量指標是:能否將傳統的交通區位、製造業優勢,轉化為更具競爭力的新興優勢,以填補產業轉型升級動力的不足。

作為當天簽約的5個世界500強項目之一,上汽集團雲計算軟體研發中心落地鄭州。自2017年入駐鄭州以來,上汽集團已先後在此布局數十個項目,其中包括上汽榮威名爵全球最大的60萬台整車生產基地落地。

談到即將在今年建成投用的全球雲計算數據中心,上海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楊曉東表示,該中心將負責上汽集團所有業務板塊全球業務的數據管理,“可以說上汽把整個集團業務運行的大腦放在了鄭州”。

在不同的發展階段,城市必然有不同的訴求。從昔日的小縣城到國家中心城市、中原城市群唯一“特大城市”、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核心示範區……鄭州迎來了跨越式發展的機遇期。

在此次上海之行以前,鄭州市黨政考察團上次出省“取經”的時間,可以追溯到2017年,時任鄭州市委書記馬懿和市長程志明帶隊遠赴成都,就兩地加強合作、共同推進區域協同發展等進行深入交流。

彼時國務院正式批複支持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還不滿一年,如今多重國家機遇疊加,鄭州選擇跳出中部,向東看齊。

在當地媒體看來,承認差距是縮小差距的前提,看到不足是彌補不足的基礎,這些比之上海的差距和不足,正是鄭州的發展空間。

僅從上半年數據來看,無論是鄭州與長沙,還是鄭州與青島之間,差距均未明顯拉開。下半場才開始,誰是最後贏家?不妨“讓子彈飛一會兒”。

記者|程曉玲

編輯|楊歡 趙雲 肖勇 杜波

來源:城市進化論(id:urban_evolution)

每日經濟新聞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