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WeWork高管和軟銀遭股東集體訴訟 公布90天重組計劃

騰訊科技訊 辦公大樓二房東公司WeWork上市失敗、估值大幅暴跌,成為科技行業發展歷史上一個標誌性事件,這一事件讓日本軟銀集團和孫正義“走下了神壇”,全世界的風險投資行業都開始重新思考新創科技公司的價值衡量和投資策略。

據外媒最新消息,WeWork“上市災難”事件還在繼續發酵當中。日前,該公司少數股東將WeWork高管、聯合創始人兼前首席執行官諾依曼、大股東軟銀集團告上法庭,他們要求賠償損失,因為這家共享辦公空間提供商撤回了首次公開募股,公司估值暴跌逾87%。

在美國加州舊金山高等法院提出的集體訴訟中,前WeWork員工娜塔莉·索卡等股東指責公司董事會違反了對像她這樣的少數股東的信託責任。

這位舊金山居民指責WeWork董事會讓日本軟銀集團以“拋售”價格將所持股份從29%提高到80%,並向諾依曼個人提供17億美元的套現退出方案。

WeWork公司一位女發言人周五表示:“我們認為這起訴訟毫無意義。”軟銀集團沒有立即回復置評請求。索卡的律師沒有立即回應類似的請求。

這起訴訟對WeWork來說是一個新的障礙。為了拯救本公司和旗下願景基金對於WeWork的投資,日本軟銀集團再一次對WeWork進行注資,並且諾依曼等現有股東收購了股份。在軟銀的領導下,WeWork目前正在實施重組自救方案,包括剝離非核心業務,對於公司管理層進行大規模調整更換(尤其是清理諾依曼的心腹和親友),撤銷一些辦公大樓租賃擴張計劃,並且從一些國家地區退出。

9月30日,WeWork母公司We宣布撤銷上市計劃。在此之前,在上市之前和投資機構的交流中,WeWork估值大幅暴跌,投資人認為這家公司虧損嚴重,內部治理十分混亂,另外在商業模式上,WeWork只不過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美國有許多房地產公司經營類似的業務,WeWork配不上科技公司的身份和高估值。

根據軟銀集團之前提出的95億美元救助計劃,WeWork的估值從8月份的470億美元降至59億美元,降幅高達87%。這樣的資本估值大幅暴跌,在科技行業歷史上十分罕見。

外界預計接下來,WeWork將會發生大規模裁員。另外,諾依曼時期的前辦公室主任上周以懷孕歧視起訴了他。

上述原告索卡介紹說,她在WeWork工作了一年多時間,自己也是WeWorK的股東。

她說,在自願離職後,她被告知WeWork打算很快上市、自己如果持有股票將會大幅升值,隨後她行使了股票期權,盼著自己能夠借助公司上市獲得一筆財富。

索卡表示,相反,“由於被告的不當行為,WeWork公司股票的價值大幅下降,原告受到了損害,並面臨被告提議的要約收購和其他交易造成的不可挽回損害的威脅。”

該訴訟旨在阻止WeWork與軟銀軟銀集團和諾依曼進一步交易,阻止軟銀在不披露更多估值信息和諾依曼支出的情況下從少數股東手中回購股票。原告還尋求其他懲罰性賠償。

軟銀集團的救助計劃包括從現有股東手中回購30億美元的WeWork股份,其中包括從諾依曼手中回購高達9.7億美元的股份。

軟銀和行業反思

在最近的財報分析師會議上,作為軟銀集團掌門人的孫正義進行了反思,他表示自己沒有看到WeWork和諾依曼身上的其他問題,自己對於科技公司的價值判斷還存在問題。孫正義提出了重振WeWork的一個“三步走”計劃,但是被外界嘲諷內容空洞、沒有詳細措施。

據國外媒體報導,在最近的一段時間,WeWork“上市災難”已經震動了全球資本市場和風險投資行業。一些風險投資公司不再聽信科技公司的概念或者故事,更加看重盈利時間表和盈利能力。另外,目前仍然處於虧損狀態的上市科技公司市值進一步暴跌,其中包括美國兩大網約車巨頭Lyft和Uber(軟銀已經對Uber、WeWork投資股權價值進行了大幅減記)。

另外,風險投資行業指出要警惕穿著“科技外衣”的傳統模式公司,這些公司以WeWork為典型,他們僅僅是使用了移動互聯網的一些軟體或者技術,從事的是一般性業務,他們不應該享受到科技公司特有的高估值和高市盈率。

宣布90天重組計劃

另據外媒報導,周五,WeWork發布了一份“90天業務計劃”,詳細介紹了公司業務的全面變革措施,包括剝離所有非核心業務和裁員。

這些變化在一份近50頁的報告中進行了詳細描述,這份報告最初是在10月份作為向投資者推銷的一部分發布的,但在周五被公之於眾。

WeWork表示,計劃剝離幾個非核心業務,包括內容行銷平台“Conductor”、以女性為重點的共享辦公平台“The Wing”,辦公室管理平台“Managed by Q”和“Meetup”,以房地產為重點的初創企業SpaceIQ、工作場所軟體公司Teem和波浪游泳池公司Wave Garden。

該公司預計將會在下屬企業和增長相關的職能部門實施裁員,但表示負責監督WeWork實際辦公場所的社區團隊不會受到影響。

未來,WeWork計劃專注於核心的辦公室共享業務,努力扭轉困境,並“重新激勵員工”和“重新調整績效激勵措施”。具體而言,該公司計劃將重點轉向大型企業客戶,而不是過去服務的中小企業,如初創企業。

作為向前首席執行官諾依曼點的一個“致敬”,WeWork表示,未來公司將由“以會員為中心的業務中久經考驗的高管”領導,而不是主要由“創始人領導”。之前,塞巴斯蒂安·岡寧漢姆和阿迪·明森在諾依曼離職接替了他的管理職責。

據介紹,WeWork今年上半年的辦公場地入駐率比2018年略有下降(包括成熟商業區和非成熟地區在內)。迄今為止,該服務商的平均入駐率為81%,而2018年的平均入駐率為84%。

裁員待遇

之前,軟銀集團高管馬塞洛·克萊爾(Marcelo Claure)擔任WeWork新董事長。他警告稱,隨著公司努力削減成本,大規模裁員即將到來。在外媒獲得的一份給員工的備忘錄中,克萊爾向公司員工保證,受到影響的員工將得到“有尊嚴和尊重”的待遇

“這是我們必須做出的最艱難的決定,但不幸的現實是,我們將不得不在未來幾周內完成裁員,”克萊爾在備忘錄中說。“我們最優先考慮的是對待那些最終會給我們留下尊嚴和尊重的人,包括公平的遣散費和持續的福利,讓他們能夠過渡到下一階段的旅程。”(騰訊科技審校/承曦)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