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中年創業者羅永浩還剩下什麽?

“字節跳動的牌子大概是四月份換上的。”望京數位港大廈4層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投中網。這裡曾是錘子科技的主要辦公場所。如今,這裡曾與錘子科技有關的細節已經被字節跳動(今日頭條母公司)取代,包括門口的logo、員工胸前的吊牌、門口茶几上的提示語等。

員工“都是原來的人”,但已經屬於字節跳動了,一位錘子科技前員工告訴投中網。

而傳聞中錘子科技的另外一處辦公地點——啟明國際大廈,也已不見“快如科技(“聊天寶”原名“子彈短信”實體企業)”的蹤影。大廈物業人員及快如科技原辦公地現租戶告訴投中網,快如的搬家時間也在4、5月份左右。事實上,羅永浩在2019年2月份已經完全退出快如科技股東席位。明面上看,羅永浩、錘子科技與該公司已不再有聯繫。

多重信源印證,曾經三度搬家的錘子科技,如今或已經失去了北京的最後一處辦公地點。不過投中網未能聯繫錘子科技方面,對此事回應。

與此同時,錘子科技與供應商的財務糾紛又有後續。近日,有媒體報導稱,錘子科技方面目前已聯繫原告方面,希望能達成和解,解除限制消費令。顯然,錘子科技方面希望為自己和羅永浩爭取更多時間。據投中網不完全統計,目前因錘子科技及相關公司拖欠貨款而導致的訴訟,多數因管轄權異議被移送,暫無進展。

被爆出限制消費後,羅永浩曾經發文稱自己一定會還掉全部債務,即便公司“關掉”,他本人也會以“賣藝”的方式把全部債務還完。

如今,錘子科技在2019年已經賣掉了自己的主營手機業務。對於亟待償債的錘子科技而言,目前的業務也許只剩下空氣淨化器、箱包,和羅永浩表示12月將發布的新產品,究竟誰才能為錘子科技提供穩定營收?

沒了手機的錘子科技

11月4日,澎湃新聞報導稱,錘子科技方面已於前一日聯繫原告方辰陽公司,承諾會派人協商,並分三期還清拖欠的370餘萬元貨款,以求雙方和解,解除限制消費令。羅永浩此前在公開渠道表達過限制消費令帶給他的影響:不能坐飛機和高鐵會嚴重影響工作效率。

錘子的“緩兵之計”不止於此。

裁判文書網信息顯示,目前8起已經一審的錘子科技方面與供應商的官司糾紛中,有6起因管轄權異議被發至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自2019年4月份便再無進展。一審裁定書顯示,錘子科技方面提出管轄權異議的理由為錘子數位公司(錘子科技子公司)和錘子科技實際經營地位於北京市朝陽區。不過,投中網實地探訪發現,錘子科技位於朝陽區數位港大廈的總部已經被“字節跳動”取代。

投中網試圖聯繫上述已經起訴的供應商,但其中的大部分公司公開號碼已經停機,截止發稿,投中網未能與之取得聯繫。從工商信息變更來看,已經有公司改名換姓,切入其他行業。

7年手機生涯,留給錘子科技的或只剩6億元債務。2019年1月,今日頭條收購錘子科技專利使用權的消息傳出;4月,錘子系統SmartisanOS官方微博信息變更,背後直指字節跳動。但雙方始終未就具體收購事項作出回應。

有接近錘子科技的相關人士對投中網表示,字節跳動的收購對可以理解為錘子科技將其整個手機業務(包括硬體、軟體、銷售、設計)打包出售,除了手機之外的業務則予以保留。羅永浩也曾在微博表示,“錘科還在,只是被迫不做手機了”。

2019年堅果手機發布會不見羅永浩,他的發言卻沒有缺席,針對系統廣告、bud、設計外觀的一系列吐槽被發在微博上,他甚至在評論區安慰網友:“忍一陣兒吧,我想辦法(把手機業務)買回來。”

錘子還剩什麽?

失去手機業務,對於錘子科技來講究竟是福還是禍,目前還難有定論。可以肯定的是,手機在給錘子科技帶來高關注度的同時,手機業務的低毛利率也將整個公司拽入泥潭,上述知情人士對投中網表示:“之前錘子的手機,利潤還不如配件高。”2016年,錘子科技還專注於手機領域時,業績曾被一紙招股書意外曝光:2016上半年度,錘子科技淨利潤虧損1.9億元,而2015全年則虧損4.63億元。

錘子對此並非沒有感知。2017年,錘子科技宣布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域。當年11月7日,剛剛拿到10億“救命錢”的錘子科技,在秋季新品發布會上公布了新款手機堅果Pro 2和耳機,還宣布切入空氣淨化器行業,並發布新品牌——暢呼吸。

不過一則公布於裁判文書網的判決書則透露,2017年7月,錘子科技訂購的空氣淨化器已經投入生產,卻因“市場原因”一再延至收貨時間。而在當時,錘子科技方面一直聲稱暢呼吸空氣淨化器銷量不錯。

該案的原告方和被告方同為暢呼吸空氣淨化器的供應商,原告處於被告產業鏈上遊,需向被告交貨。該案判決書中,被告和原告陳述顯示,2017年11月4日,暢呼吸空氣淨化器發布前三天,錘子公司方面緊急下達了臨時手工訂單,交單日期定在同年11月28日。但此後由於錘子方面一再因市場原因延遲收貨,導致欠款。而在被告與錘子的多次溝通中,交付日期最終被定在了2018年11月28日。

投中網向原告方深圳金祿通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求證此事,對方回復稱,貨物已經交付,目前自己也已經拿到貨款。但在這場官司結束後,公司便不再與錘子及相關方繼續合作。

除了“跳票”供應商,暢呼吸系列產品還曾“跳票“用戶。2018年11月,暢呼吸推出新品加濕器,但發貨時間卻一拖再拖,由11月延遲到2019年1月。當時,錘子科技嚴重的資金鏈問題又一次被擺上台面。隨後,市場上傳出暢呼吸賣身優點科技的消息。

6月份,優點科技CEO劉江峰在微博發布消息稱暢呼吸會繼續更新,而羅永浩則轉發了該條微博。但到目前為止,暢呼吸主體企業暢呼吸科技(成都)有限公司還未發生股權信息變更,依舊為錘子科技全資子公司。

投中網就該筆戰略並購致電優點科技方面,截止發稿尚未獲得回復。

事實上,經歷過業務大拋售的羅永浩,也在悄悄發生變化。微博上,他公開承認了錘子的商業失敗。而在員工口中,羅永浩“管得少了”。拿小野電子煙來說,“商業層面,都不是他管的了,怎麽賣這些,他就是做工業設計。很多專業的事,有專業的人在管,他也沒有插手。”

除空氣淨化器外,錘子科技目前還持股成都遠行客20%股權,並推出level8系列箱包;而最近因羅永浩又被推上風口浪尖的小野電子煙,主體則是北京大穩科技有限公司,實控人為錘子科技總裁彭錦洲。

但羅永浩對此並不滿足,又在微博公開宣布12月份將召開新發布會。關於羅永浩的新產品,上述接近錘子的知情人士告訴投中網:“除了手機之外,都有可能”。

但對於負債累累的羅永浩和錘子科技來說,目前已經發布和將要發布的新產品,是否足以扭轉公司的營收現狀,並為之提供穩定現金流,依然是未知數。(文/詹方歌 編輯/陳姿羊 來源/投中網零度工作室)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