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波喬山的鬥爭 范阿爾特衝刺獲勝

8月8日,在經過了7個多小時,超過300公里的競爭後。來自荷蘭珍寶-威斯馬車隊的沃特·范阿爾特(Wout van Aert)在小集團衝刺中戰勝衛冕冠軍,來自德科尼克-快步車隊的朱利安·阿拉菲利普(Julian Alaphilippe),奪得了職業生涯的首個五大古典賽冠軍。而隨後的大集團衝刺中,來自太陽網車隊的邁克爾·馬修斯(Michael Matthews)率先過線,取得第三名。

新的路線 熟悉的波喬山

上周,由於擔心因為比賽導致的封路和人群聚集影響旅遊業,米蘭-聖雷莫原定路線要經過的13個臨近海岸線的城市拒絕比賽通過當地,這不由得讓賽事總監Mauro Vegni大為光火,組委會迅速公布了全新的比賽的路線,並揚言以後不會再讓米蘭-聖雷莫通過這些城市。

8月對於意大利人來說是度假好時光,所以也不難理解那些臨近海岸的城市為什麽會選擇經營旅遊業,而不選擇通過比賽將城市風光宣傳到全球。

在新的路線圖中可以看到,2020年米蘭聖雷莫將不再像往年一般會長時間地通過海岸邊的公路,同時比賽中段加入了兩個爬坡,比賽尾聲依然是齊普雷薩和波喬山的爬坡組合,本年度的比賽距離為305公里,是過去幾年中最長的一屆。今日賽場溫度超過30攝氏度,在高溫條件下騎行如此長的距離對車手們的體能來說是不小的考驗。

突圍的意大利“國家隊”

除了奪冠,還有什麽能比在本土的比賽中突圍還要出風頭的事情呢?本場比賽,意大利車手們表現的十分搶眼。在賽事伊始便產生了一個由意大利車手主導的突圍集團,最大與後方主集團擁有超過6分鐘的優勢。來到最後50公里時,前方的突圍集團裡全是來自意大利的車手。但在主集團的強力追擊下,突圍集團於進入最後40公里後被無情吞沒。

隊伍增加 人數減少 更多的進攻和變數

除了比賽路線的改變以外,本屆米蘭-聖雷莫組委會要求參賽車隊只能派出6名選手,同時將參賽車隊由去年的25支增加至27支。減少車隊人手,意味著車隊控場的能力被削弱,同時更多隊伍的參與讓比賽的競爭更為激烈。

人數減少意味著除去主將之外,各支車隊只有5名副將,而像快步車隊這樣帶有本內特和阿拉菲利普的雙主將的車隊來說,更少的人手對於他們來說讓手中的牌更加難以抉擇。比如在比賽後半程,阿拉菲利普出現機械故障後,車隊體育主管需要在保本內特還是阿拉菲利普之間做出選擇。

而尼巴裡所在的崔克-世家蘭鐸車隊在今日比賽的後半程進攻不斷,在齊普雷薩爬坡時,車隊的莫斯卡和齊科內輪番進攻,表現十分搶眼,他們進攻導致的主集團加速使得身處其中衝刺手們難以招架,布阿尼、尤安和加維裡亞便是在齊普雷薩爬坡時陷入掙扎,錯失進入最終決戰的機會。

拿下波喬山=距離冠軍只剩一步

回到2018年的米蘭-聖雷莫,當時還在巴林-美利達效力的尼巴裡正是在波喬山坡道上通過進攻成功出逃,進而一路單飛拿下冠軍。本屆米蘭-聖雷莫的決戰時刻同樣出現在波喬山,在主集團結束齊普雷薩爬坡後,博拉-漢斯格雅車隊的丹尼爾·奧斯(Daniel Oss)在下坡時發動進攻,騎在了比賽的最前方,一度擁有了15秒的優勢,而後方的主集團在快步車隊等車隊的帶領下,在波喬山山腳下將奧斯抓回。

來到波喬山坡道,英力士車隊的莫斯孔率先吹響了進攻的號角,他的進攻得到了齊科內、斯蒂巴的回應,三名車手沒有成功跑掉,但使得集團中的本內特掉隊。在纏鬥一陣後,崔克車隊和旺蒂車隊的兩名車手騎在最前,沒有造成實際上的威脅。

決定比賽走向的進攻是由阿拉菲利普發起的,他的進攻只有范阿爾特能予以回應。阿拉菲利普在通過坡頂後率先開始下坡,隨後范阿爾特追上了他,二人集團向終點騎去。來到最後1.5公里時,後方瘋狂追擊的主集團和前方相互盯防的兩人有著8秒的差距。最終,主集團沒能追上前方突圍的范阿爾特和阿拉菲利普,二人在衝刺中戰鬥到最後一刻,范阿爾特以半個車位的優勢拿下了個人職業生涯的首座五大古典賽冠軍獎杯。

文:湯友文

圖:米蘭-聖雷莫組委會、崔克-世家蘭鐸車隊、珍寶-威斯馬車隊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