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莫開偉:修改我國商業銀行法是一種歷史必然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作家 莫開偉

  10月16日,央行就《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修改建議稿)》(簡稱《修改建議稿》)公開征求意見。擬將現行的《商業銀行法》共九章95條擴展到《修改建議稿》共11章127條,其中整合後新設或充實了四個章節,分別涵蓋公司治理、資本與風險管理、客戶權益保護、風險處置與市場退出。尤其,《修改建議稿》內容明確,將建立分類準入和差異化監管機制,完善商業銀行市場準入條件,增加對股東資質和禁入情形的規定。

  那麽,央行為何此時進行商業銀行法修改?原因其實非常簡單:既有央行為貫徹黨的十九大、十九屆四中全會、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等重要會議和習近平總書記關於金融工作的重要論述精神,也有落實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支持金融業穩健發展的要求,同時也更有完善和健全我國銀行業發展頂層制度設計的需要。總之,央行推出《修改建議稿》是大勢所趨和民心所向,更是一種歷史必然。

  具體看,央行此時推出《修改建議稿》主要有四方面原因:

  首先,商業銀行法頒布時間較長遠,應該與時俱進,無疑需要完善與補充新的內容。我國現行的《商業銀行法》於1995年10月1日頒布實施,時間跨度已達25年,其間雖經過2003年、2015年兩次大修訂,但目前大量條款已不適應實際銀行業經營發展的需要,需要進行全面大修訂。近二十年來,我國銀行業飛速發展,參與主體數量急劇增加,規模持續壯大,業務範圍逐步擴展,創新性、交叉性金融業務不斷湧現,立法和監管面臨很多新情況;尤其現在銀行業無論是內在的經營發展方向、公司治理結構、經營風險防範,還是外在的客觀國際金融環境變化要求的銀行業改革開放等,都面臨許多新問題、新矛盾、新風險,需要銀行業在頂層法律制度設計上有新動作,以消除我國銀行業發展所面臨的各種問題,適應市場競爭尤其是國際競爭發展的需要。而如果我國商業銀行依然按照原來的法律法規來發展,不僅難以規範約束自身經營行為,還會觸及許多金融監管紅線,更難以控制自身經營可能存在的各種違規違法行為,會累積大量的金融風險,無法應對互聯網金融衝擊以及國際銀行業發展競爭,會使我國銀行業陷入更加困難的境地。不僅如此,目前我國銀行業還面臨金融脫媒、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等許多新問題,而現行的《商業銀行法》僅對存款人保護做出較為原則的規定,缺乏對客戶保護義務的具體規範,而《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提出“建立健全金融消費者保護基本制度”的任務,表明著我國商業銀行保護消費者權益亟需進一步完善。如果不對這些新湧現的問題進行全部明確,不以律法制度形式予以規範,則我國銀行業必然會身處一種內外夾擊的不利地位,我國銀行業將陷入四面楚歌、寸步難行的困局。

  其次,金融市場環境已發生深刻變化,適應金融改革開放發展需要需補充新內容。黨的十九大及監管當局有關金融改革開放精神,要求我國金融業全面對外開放,幾乎涉及所有金融領域:這包括金融行業、金融市場、資本和金融账戶的開放、對外的投融資、匯率形成機制、本幣的國際化等內容,金融業改革開放不斷深入,這種改革開放已讓我國金融市場環境已由半開放到全面開放,金融成分日益複雜,尤其是資本控制的開放,我國外資銀行以及外資控股的銀行數量將會不斷增多,這讓我國銀行業是首當其衝受到影響最大的一個金融群體,各種銀行經營競爭國際規則、各種銀行國際新業務新產品開發、銀行服務範圍與意識、各種銀行主體之間競爭與合作機制、經營管理理念等,都對我國銀行業形成較大的影響,這既給我國銀行業帶來了大量的發展機遇,又帶來了嚴峻的挑戰,這要求我國銀行業時刻做好準備,這種準備不僅僅是思想認識上的,更有法律制度上的,要確保我國銀行業在當前紛繁複雜的國際金融競爭不吃虧上當、不受到較大的負面衝擊,不帶來更大的金融損害,就必須對我國商業銀行法進行及時修訂。

  因為只有及時修訂商業銀行,才能讓我國銀行業不斷適合國際銀行業發展內部治理及形成發展的需要,不斷向國外銀行學習先進的公司治理制度和相關的業務發展規範,使我國銀行能及時掌握和了解國際競爭的新趨勢、新信息,新策略,更能使我國商業銀行增強危機感、緊迫感和使命感,使我國商業銀行更加與國際接軌,進一步強化內部控制與資本約束,健全處置與退出安排,提高我國銀行業競爭地位和整體素質及發展質量,最終使我國商業銀行自身經營經營不斷規範,防風險意識不斷增強,最終立於經營不敗之地。

  再次,當前金融亂象依然較為嚴重,淨化金融市場環境需要補充新內容。近年我國銀行經營市場亂象突出,比如資金相互嵌套空轉套利、表外非標經營業務膨脹,還有各種亂收費現象,嚴重擾亂了銀行業健康發展,銀行監管機構雖然加大了懲治銀行亂象力度,查處了各種違規違法經營行為,各種銀行經營亂象被基本遏製,尤其是資管新規發布之後,商業銀行資管業務進一步規範,但是我們依然要看到,由於對商業銀行處罰力度不夠,尤其是對相關情形處罰缺乏法律依據,難以徹底刹住一切銀行經營市場亂象,銀行經營秩序也難從根本轉好。此外,銀行受到的各種外部不利因素干擾不少,比如來自各級政府部門的干擾,還有各種逃廢銀行債務的行為,都對商業銀行生存發展帶來不利影響。

  顯然,如果不對現有商業銀行法進行修改,銀行各種經營亂象得不到有效遏製,不僅銀行業自身難以走上健康可持續軌道,而且各種違規違法經營行為盛行,會惡化整個銀行業經營生態,會累積重大經營風險,有可能將我國商業銀行引向一條不歸路的危險。

  由此,修改商業銀行,加大對違規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擴充違規處罰情形,增設對商業銀行股東、實際控制人以及風險事件直接責任人員的罰則;引入限制股東權利、薪酬追索扣回等措施,強化問責追責;提高罰款上限,增強立法執行力和監管有效性,會進一步增強金融監管威權,加大違規違法經營的成本,提高金融監管的震懾力,讓商業銀行自覺形成一種經營自律行為,主動加強對自身經營行為的約束,增強對金融法規的敬畏之心,樹立“有所為有所不為”的經營合規意識和大局意識,營造出一種不敢違規違法經營和不能違規違法經營的經營環境,使黨、政府及全國民眾對商業銀行經營滿意,對商業銀行經營放心,也使商業銀行自身獲得可持續發展的動力源泉。

  最後,引導商業銀行進一步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建立有效指路明燈,要用法律為指針。近年商業銀行業務獲得了長足發展,盈利能力提高,抗風險能力增強,在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中發揮了重要的金融作用,但要看到,商業銀行經營也存在不少問題,表現在不少商業銀行在經營中追逐高風險高盈利信貸項目,在資金投向上“嫌貧愛富”,尤其熱衷資金空轉套利,不少資金脫實向虛,將大量資金投向非實體產業,雖然可能帶來了暫時的經營利潤,但堆積的金融風險不可小覷,也讓我國的實體企業得不到有效支持,給中國經濟轉型和推動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帶來了不小的負面影響。

  雖然,中央政府近年來頒布了大量的優惠財稅金融政策,意在引導商業銀行將信貸資金投向實體企業,支持我國經濟發展,但是由於缺乏有效的法律約束和規範,加上商業銀行片面追求自身效益,銀行信貸資金投向實體經濟依然不盡人意。

  基於此,應該及時修改商業銀行法,對商業銀行支持實體經濟以法律形式固定下來,增強商業銀行支持實體企業的剛性約束,引導銀行回歸本源、服務實體經濟:一方面,可有效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明確提出的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工作任務,讓金融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始終圍繞實體經濟進行。唯有修改《商業銀行法》,從制度設計上督促商業銀行回歸本源,才能進一步讓商業銀行下沉服務,增強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另一方面,有利進一步鼓勵商業銀行堅持市場化導向,建立為實體企業服務的完善的多層次銀行體系,有效解決金融服務不足的問題。黨中央國務院《關於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早就要求“構建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大中小合理分工的銀行機構體系”的要求,亟需從制度層面上引導商業銀行找準定位,多元化、專業化發展,推動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市場良性競爭,而這次修改商業銀行能夠更好地將這一要求落實到位,推進我國商業銀行進一步夯實服務實體企業的各種機制,實現各類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全覆蓋。

  (本文作者介紹:知名財經評論人、獨立經濟學者)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