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大連小夥”再進隔離區:打敗我的不是天真,是天真熱!

今年2月,蔣文強搭乘高鐵去長沙時誤入武漢,隨後武漢“封城”,他便留在當地做起了志願者,因為來自大連市,所以大家都叫他“大連”。3月30日,蔣文強隨醫療隊回到家鄉,開了一家燒烤店。

就在蔣文強以為這一“搭錯車”引發的經歷就要結束之時,7月,大連再次出現新冠肺炎疫情,蔣文強又一次穿上了防護服,在大連的隔離酒店做起了送飯和打掃的志願者工作……

主動請纓當志願者

蔣文強:當時因為誤打誤撞,在武漢第一醫院做了一名志願者,然後我被大家知道了。現在大連我的家鄉又暴發了新冠肺炎疫情,我又主動請纓,在隔離區做一名志願者。我在朋友圈看到一張照片,醫務人員躺了一排,躺在地上,對我觸動特別大。他們一是累的,第二就是因為氣象特別熱,地上可能涼快一些,我想當時就是想我能做點什麽?

恐懼感染

在武漢,他時常恐於感染;在大連,熟悉的恐懼感再次襲來。

蔣文強:沒進到隔離區之前,我還是信心滿滿,但是,我現在是在隔離區裡面,還是跟以前一樣,每當蹲下的時候,口罩和防護服的縫隙之間就會傳出空氣,當我一站起來,空氣就會吸進去,我就對這一點還是特別擔心。

工作強度超出想象

送餐、收垃圾、消毒,志願者工作連貫展開。三項工作體力分配不大,但實際強度超出想象。

蔣文強:我把飯送到房間門口之後,我需要等他們吃完飯,一起收拾他們的生活垃圾。這中間大概需要四十分鐘到一個小時,其間你得穿著防護服,找一個地方坐著休息。如果你脫了再進來收垃圾的話,你就浪費一套防護服。收拾完之後,就要背上消毒水機器,開始消毒。因為隔離酒店是中央空調,沒法開,所以整棟樓裡面都很熱,出的汗多了口罩也會濕,一呼氣一吸氣的時候,口罩就會粘到嘴上、鼻子上,呼吸就有點困難。脫防護服的時候,汗會順著胳膊一直流,全部流到手套裡。一脫手套,水就像倒出來一樣“嘩啦”一下,全都灑到地上,真的像倒水一樣。

長時間穿隔離服導致花癬斑

由於酒店全封閉管理,記者只能遠距離採訪。

記者:怎麽樣,今天有工作嗎?

蔣文強:今天因為大連這邊氣象比較熱,這幾天穿防護服,身上起了一些疹子,今天就安排我休息。之前突然覺得身體有點癢,剛開始起幾個紅點,我以為是熱痱子,但是今天(7月30日)早上起床以後,發現腋下這一塊,一直到後腰這塊,全都是紅色的斑點,檢查之後發現是花癬斑。

白岩松:大連小夥的經歷就像一部非常好的電影,當你以為劇情全部結束,沒想到又來了一個彩蛋——原來還有新的劇情,只希望這個劇情只是一個短暫的加時,很快能夠結束,讓大連正常,讓大連小夥也回到正常的生活中。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