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遼足沒了!趙本山:中國足球是一盤好菜,但夾菜的筷子有毒

2020年5月23日,中國足協在官網公布了三級職業聯賽俱樂部的參賽名單,並公布了取消職業足球俱樂部注冊資格的名單,遼足位列其中。

這意味著:遼足,沒了。

遼寧隊有過輝煌。

從1984年至1993年,遼寧隊稱霸中國足壇整整十年,期間拿下2個足協杯冠軍、6個甲級聯賽冠軍、1個亞俱杯冠軍、1個全運會冠軍。當時,遼寧隊的眾多鐵杆中,不乏狂熱地想讓自己兒子將來踢球的球迷,肇新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的兒子名叫肇俊哲。騎著自行車,肇新生四處為肇俊哲尋找可以踢球的場地和可以踢球的隊伍,最終,他找到了張引。

1990年4月29日,遼寧隊拿到了亞俱杯的冠軍。多年後,肇俊哲對此仍記憶猶新:是在老五裡河拿的冠軍,馬導還有唐導,全在球場上,贏完球繞場一周。我們那個時候是小隊員,特別小,看著他們拿冠軍,那感覺,無比的光榮,以後要成為其中的一員。太牛了,那時候看。我立志一定要成為遼寧隊的一員,當時還沒想國家隊的事,上了遼寧隊,能夠到這個球隊當中成為一員,是一種光榮的事。

幾年後,張引帶的這批孩子,進入了遼寧隊一線隊。

肇新生清楚地記得兒子進遼寧隊一線隊時的情景:“兒子進了一線隊,那個高興勁,我是在廠裡倒鐵水,那時候在小飯店裡,大啤酒,然後豬肉炒了一大盤子,我請全班20多人吃的飯”。

1999賽季,張引培養出來的這批孩子,在遼寧隊挑起了大梁,作為升班馬的遼寧隊在甲A賽場掀起了青春風暴。

在全國範圍內,遼小虎都受到了極大的歡迎,遼寧隊的球員們收到了來自全國各地球迷的大量來信。

高大帥氣的張玉寧,收到的球迷來信與禮物最多。

1999賽季甲A最後一輪,遼寧隊客場挑戰北京國安,如果取勝,遼寧隊就將達成以升班馬身份奪得甲A冠軍的奇跡。

上半場,曲聖卿為遼寧隊首開紀錄,他以17粒進球鎖定了甲A金靴。在下半場,北京國安陣中高雷雷那記抽射,擊碎了遼寧隊的甲A冠軍夢。

1-1的比分保持到了全場比賽結束,遼寧隊最終以1分之差屈居那個賽季甲A的亞軍,冠軍球隊是山東魯能泰山。這個亞軍,成為了遼寧隊在甲A與中超時代取得的最好成績。

在此後的21年間,遼足經歷了好幾番風風雨雨,換東家、換主場、遭遇降級、主力球員大量流失。其中在2005年,趙本山曾擔任遼寧足球俱樂部董事長,剛上任不久,遼寧隊在客場0-5慘敗給了大連實德。比起球隊慘敗更讓趙本山心涼的,是遼寧隊球員在場上大失水準的表現。

這場球,直接讓趙本山看傻了眼。

原本信心十足的趙本山,幾個月後便失望地選擇了退出遼足。從趙本山當年說的一番話中,能發現遼足、中國足球存在的一些問題:

這些隊員很可愛,他們對我說了很多的真話,實心話,提醒我要注意什麽,改變什麽?怎麽管理,大家的心都談開了,但我的心卻慢慢地涼了,要想在中國搞好足球,搞出點成績,肯定我得上下地周旋,到處去活動,這麽乾足球,趙本山就累死了!

足球這東西,時間長了,可能只會帶來麻煩。現在這些搞足球的人,很多都沒有正兒八經地乾,裡面牽涉了很多複雜的社會問題,說到底它可能給你惹出很多事端。本來我的時間就很有限,搞這個我整一身的事,還耽誤了自己的事業,這就犯不上了。

現在的中國足球,就像一個大盤子,裡面放了很多菜,很多筷子都伸進來夾好吃的菜。假如這些菜是乾淨的,大家也都洗乾淨了筷子,那這盤菜吃起來是很好吃的。但現在比較可惡的是這些筷子都有毒,結果不僅僅是把菜給汙染了,還傳染給了其他拿著乾淨筷子進來夾菜的人,這樣攪在裡面就沒有意思了,中國足球是一盤好菜,但玩的人把它玩壞了,比如我要繼續搞這個足球,就必須搞歪的邪的,我不會玩邪的,所以咱不玩了。

我覺得在離開的時候,自己還是問心無愧的,在經營上的那些幫助肯定有一些,在成績上也有明顯的提高,我進入遼足的時候,球隊的成績是倒數第二名,最後是倒數第五名。今年有幾場球我比較滿意,主場對魯能、康師傅,客場打上海的一個隊,其他有異常。還有很多場比賽,他們打得不像遼寧隊,這幾天陸續有些隊員來看我,足球運動員從接受訓練到最後退役,也就是十幾年的光陰,來的這些人我都告訴他們,千萬別玩假!

我相信球迷應該有一個清醒的判斷,現在這個情況,誰撤退誰是聰明人。當你找了個對象,開始發現她很漂亮,愛得死去活來的,可當有一天你發現,她同時和十個男的搞對象,這下你的感覺全部完了,最後的結果只能分手。

這個俱樂部本來和我就沒什麽關係,我是幫忙來的,我投資進來的無形資產都在那裡,另外,我為什麽要投錢呢?這個俱樂部是誰的?是我的嗎?我投錢投給誰?主人不是我,東家是誰我都不知道!比如俱樂部買賣了隊員,但資產和我沒什麽關係,我又不是法人!

欠薪,已困擾遼足多年。在2020年的2月19日,遼足球員桑一非曾發了條微博,提到了遼足的欠薪問題:

“遲遲沒有結果,大家都很忐忑!其實這件事情埋怨不了誰!球員一年一分錢沒有拿到,拚了命的保級,為了什麽?就是遼足的招牌!那拿起法律的武器維護自己的利益不對嗎,農民工找政府要工資天經地義!所以球員上訴是很正常的!俱樂部忙活了一年,求爺爺告奶奶要政策拉讚助也盡力了!不是俱樂部有錢不給大家發,是真的拿不出錢!這件事沒有對錯,只有包容跟理解!還是那句話,球隊還在一切都有希望!球隊沒了,結果只有雙輸!祝大家都能奔一個好前程!”

曾在中央電視台《足球之夜》工作十多年的孫雷,跑了幾年遼足,與俱樂部和球隊的不少人相識,對遼足的情形頗為了解,今天他在微博上寫道:

遼足大概是國內人情味最濃的俱樂部,另一個不好聽的說法,叫不職業。直到21世紀10年代的尾聲,遼足還保留著大量體工隊時代的痕跡,抹不去,不忍抹去。終於,在金錢的衝擊下,人情支離破碎,隻留下歷史。

看來,職業化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中國足球依然不職業。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