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街舞不能拆得橫平豎直,否則不是那個東西”

  這個春天,《這就是街舞》和《熱血街舞團》的先後播出,讓2018年被定義為街舞元年。但街舞在這片土地生根發芽已經過去了20多年。那些在初高中時代因為第一眼的酷而進入街舞圈的少年們,有些早早離開,有些成為圈子裡的中堅力量。他們為何跳街舞?靠什麽謀生?走出國門時遇到什麽事?街舞綜藝能否給街舞帶來革新式變化?新京報記者專訪多位街舞人,講述他們和街舞的故事。

  

  知識點

  中國人跳街舞有一個誤區,很多人喜歡把舞蹈動作拆解了,再像廣播操一樣跳出來。剛開始可以這麽練,但你不能一直用這種方式跳街舞。美國很少有人這麽練,他們都是自發地跳。如果把它變得特別有規矩,橫平豎直的,它就不是那個東西了。把街舞當體育練的人,哪怕很努力,也很難堅持下去,因為他們沒有感受到舞蹈帶給人的快樂。——孟寧

  入行

  “酷”是主要原因

  孟寧拒絕了《這就是街舞》2次,《熱血街舞團》3次。

  “我比較偏old school風格,但在綜藝節目上old school原始舞種不太吃香,所以我就不去當炮灰了(笑)。”

  孟寧第一次接觸街舞是2000年,那時候他還是個初中生,認識了幾個曾經在韓國學習過的哥哥,“剛開始分不清楚韓舞和街舞”。那時接觸街舞的人們大多是偶然看到了街舞表演,或者認識了幾個跳街舞和韓舞的朋友,韓國的一眾明星和邁克爾·傑克森是很多人的啟蒙老師。

  “酷”是很多街舞人被街舞吸引的最初原因。肖傑小時候學習成績不好,性格上也很自我,屬於典型的“問題學生”。他讀高職時,某才藝大賽的舞蹈老師到學校選人。舞蹈老師的潮流裝扮一下就吸引住了叛逆的肖傑。於是他開始跟老師學跳簡單的舞蹈。“說白了就是因為酷,我比較喜歡張揚自己的個性。”

  堅持

  收入和偏見是最大障礙

  因為酷走上街舞路線的人有很多,但最終堅持下來的仍然是少數。收入和周圍人的偏見是難以克服的最大障礙。十年前,國內街舞市場還是一片蕭條。當時還在浙江台州的阿K,一個月都很難接到幾場商演,主要的經濟來源是教課,以及偶爾一兩場落地培訓。但當時學習街舞的人也不多,一節課只能賺30塊錢,微薄的收入只能將將維持生活。就連他的父母也認為,跳街舞的都是“小混混”,根本不是正經工作。

  也因此,很多街舞愛好者並沒有勇氣以街舞為生。“街舞愛好者”論壇的創始人蜜蜂2004年第一次接觸街舞,直到2010年,才全職投入到街舞網站的運營中。孟寧也曾短暫離開過街舞核心圈,26歲時他跟朋友做起了二手車的生意,但很快就意識到“這份工作不合適,只有跳街舞時的自己是發光的”。肖傑也有類似的經歷,當年他隻身去北京學藝術,然而由於家裡經濟拮據,隻學了兩年後就因交不起學費而退學。後來他開過服裝店,做過生意,但還是回歸了街舞。

  還有一些人離開,是因為原本的熱情在日複一日的練習中逐漸消磨。

  練舞

  一定要回歸日常生活

  ⬇場地

  孟寧說,跳了十幾年舞,他基本從來不去排練廳,家附近大學裡的一個樓道就是他平時的練習場所,他更喜歡在有生活氣息的場景裡練習。這正像《熱血街舞團》總導演車澈解釋為什麽要搭建街道布景時說到的,“很多中國的舞者,從來都沒在街頭跳過舞”。

  ⬇音樂

  要跳好街舞,必須了解音樂,幾乎所有的舞者都會這麽告訴你。不僅要了解音樂的節奏和律動,更要準確把握住其中的情緒。孟寧認為,高難度並不是唯一的目標,“即使你跳得很難,但跟這首音樂的情緒不合適,效果也不會好。”

  ⬇風格

  一直以來,“學習”這件事總被賦予著頭懸梁錐刺股般的苦行僧式標簽。但在這些堅持了十幾年的舞者看來,跳街舞雖然也需要基本功,但更需要把生活和舞蹈結合起來,在跳舞的過程中體會到全身心融入其中的樂趣。街舞更深一層的精髓是味道、風格和表達。阿K認為,個人風格的建立一定要回歸到日常生活本身。“街舞在美國就是從生活中演變出來的,他今天在炒菜,可能就把炒菜的動作變成一個舞蹈。大家在完成這個動作的時候,一定要注重炒菜的感覺。很多人如果隻關注動作,不知道動作的來源,永遠也跳不出那個味道。”

  為了找到屬於自己的街舞表達,孟寧花了不少時間學習文本資料。普遍認為,嘻哈文化(Hip hop)有四大元素,塗鴉(Graffiti)、說唱(MC)、街舞(Dance)和混音(DJ)。“其實還有第五大元素,知識。你要去研究Hip hop的歷史,一味地狠練是沒有用的。”

  ⬇舞品

  “舞品”和“聲望”是很多舞者會反覆提及的詞匯。在他們看來,“舞品”跟努力一樣重要。舞品並沒有一個量化的衡量標準,有人把它歸為“尊重前輩和傳承”,有人則把它總結為“追求舞蹈的表達,不要過度強調街舞這個標簽”。

  生計

  從專業比賽到周邊都有商機

  ⬇比賽

  是很多舞者命運的轉折點。孟寧高中時得到了去韓國參加街舞比賽的機會,從此便走上了職業舞者的路線。阿K街舞生涯的轉機也是始於比賽。第一次參加某次比賽時,他已經跳了五年,比賽中拿到了第四名後立刻把結果告訴家人,從那開始,他的家人再也不反對他跳街舞了。隨著賽事和獎金的增多,越來越多的街舞人選擇通過比賽來證明自己。

  ⬇教課

  做街舞老師是非常穩定的收入來源,但教課無法實現舞者們找到同類一起奮鬥的目標,肖傑告訴記者,他曾經教出來很多人,原本想和他們一起組建隊伍,“但留下來的很少,一般一畢業就出去做自己的事了。”

  據蜜蜂透露,最近幾年,街舞機構開始下沉到三四線城市,曾經由成年人組成的街舞課堂,如今的學員大多是幼稚園到初中階段的學生。就像樂器一樣,家長們開始把街舞當作是一項才藝來培養。

  ⬇裁判

  對孟寧來說,給街舞比賽做裁判,也是重要的收入來源。不同於體育運動,街舞是一個由個體組成的圈子,沒有專門的機構來核發裁判資格,被邀請做裁判意味著對一個舞者聲望的肯定。經過多年的積累之後,孟寧的收入開始變得穩定下來,平均每月有一兩萬元。

  ⬇商演

  肖傑告訴記者,十幾年前街舞並不流行,他能接到的活動大多是手機促銷會跳開場舞,賣出去一部手機再跳一段,“跳一上午只有150元。”如今最普通的街舞商演已經漲到1500元一場。孟寧不否認他有商業變現的想法,但另一方面,他也有顧慮,他不願意為了商業化變得“不酷”,打扮得很非主流,走在路上立刻就會被識別出“哎,那是跳街舞的”。黃景行也有類似的想法,最初街舞的商演比教課開價高很多,但他不想隨便什麽商場的表演都接,“即便沒錢了也不接。我比較尊重這個文化,想保護好它,不想把它做得很low。”

  ⬇潮牌主理人

  阿K除了舞者,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以街舞舞者為主要閱聽人的服裝潮牌主理人。線上是服裝銷售的主要管道,阿K的運營團隊有時也會借著線下比賽的契機去現場銷售服裝。參加《熱血街舞團》時,X-crew全員都穿了這個牌子的衣服。如今,阿K每年已經能有幾十萬的入账,窮困時靠1000元過1個月的日子已經過去,多年的努力和堅持有了回報。

  比賽、教課和商演是街舞人最常規的賺錢方式。但不少舞者卻並不願意把太多精力花費在商業運營上,孟寧和阿K都不願意成為一個商業經營者,他們都認為作為舞者,要把專業的事做到更好,“經營應該交給經營的人”。雖然有自己的潮牌,阿K主要負責的也是服裝的設計,品牌運營交給了專門的團隊。

  海外交流 中國舞者自己比來比去沒意思

  “就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肖傑如此形容第一次參加海外比賽的場景,“這個動作沒見過,那個動作也沒見過。”他覺得國內舞者隻學到了街舞文化的表面,不少人甚至是“鍵盤舞者”和“嘴巴舞者”。“外國人最精華的是跳舞的激情、投入的狀態和表演的狀態。但國人還是局限於耍酷、耍帥,居於表面功夫、擺架子。”

  阿K在去海外參加比賽、交流時,曾經遭到外國dancer的輕視。“無論從技巧上,還是對街舞的文化上,他們都覺得中國舞者很差。他們會覺得我們不理解街舞。”在美國時,阿K能夠感到街舞文化滲透在美國人文化中。他曾經嘗試拿一個放著Hip hop音樂的小音響,在美國街頭一路走一路放。他發現,從下班的白領到買菜的大媽,從小孩到老人,大多數人聽到這個音樂就會很自然地舞動起來,“就像中國人聽到流行歌曲會下意識跟唱一樣,這些都是他們從小就接觸的。”而街舞甚至也和他們的生活習慣融為一體,美國的舞者會把打交道時的美式握手編成舞蹈。“雖然現在中國街舞成長得也很快,但還是有差異。就像我不會中國功夫,但隨便打一下,外國人就會覺得你學過。這就是血液裡有的文化。”

  在黃景行看來,中國舞者到國外比賽非常有意義,“現在因為很多舞者只是在中國,跟中國人比來比去,但其實中國跳街舞跳得好的人並不多。但跟外國舞者零距離接觸之後,你會很快得知整個世界街舞發展的現狀。”他覺得,中國的舞者一定不能固步自封,把自己關在國內,雖然不愁經濟收入,但會影響見識和眼界的增長。

  綜藝影響 熟悉街舞的人多了但想紅很難

  去年,《中國有嘻哈》的播出讓說唱和說唱歌手們一夜之間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雖然街舞輻射的人群比說唱更廣,但蜜蜂卻覺得街舞很難像說唱一樣風靡。在他看來,因為有歌詞的存在,音樂的欣賞門檻更低,傳播介質也更廣泛,所以才能從小眾出發,產生大眾影響力。

  在肖傑看來,舞蹈很難紅,它不能像唱歌一樣發聲,只能靠現場的表演去感染觀眾,因此舞者不僅要在台下拚命地練習,而且要做好付出與收獲不成正比的準備,才能堅持下來。“如果你總去想舞蹈能給你帶來什麽回報,這條路就會走得很困難。”

  就算無法具備《中國有嘻哈》那樣的文化傳播度,《這就是街舞》和《熱血街舞團》這兩檔投入了大量製作和宣傳資源的節目,也必然會給街舞圈和舞者們帶來變化和機遇。

  黃景行認為,節目最直接的影響是讓更多人對街舞產生興趣,“以前年輕人都知道街舞,但到底什麽是街舞?一無所知,他們就覺得是地上打滾的唄。但這次有著流量明星,也是真人秀。如果效果好,我相信無論是孩子還是家長應該都會更認同我們這個文化。”

  借著街舞綜藝的熱播,舞者們也得到了更多商機。在《熱血街舞團》節目中,插廣告是由不同的選手來拍攝的,他們可以通過自己的舞蹈完成相關品牌露出。在此之前,他們接拍廣告的機會寥寥無幾,大部分廣告商也更多希望他們展現嘻哈態度,“我們以前不能通過跳舞去拍廣告。但現在有更多的廣告想通過街舞的形式去表現了,這不僅是商業化,更是讓更多人看到街舞的方式。”楊雨婷說。

  肖傑則笑稱,他期待著節目播出之後,能有人來找他做演員,“舞者就是舞蹈表演者,綜藝舞台能展現我們的表演。我從小就想當演員,一直沒有機會,所以如果這檔節目播出後能有人找我客串個勵志喜劇,那還挺好玩的。”

  這樣的想法並不是癡人說夢,蜜蜂覺得,中國街舞在娛樂化上的發展還遠遠不夠。國外有很多街舞舞者出身,最後進入主流娛樂圈的例子,比如韓國的南賢俊,而這樣的案例在中國幾乎沒有,“黃景行或許算一個”。

  這批舞者的努力,讓街舞從“不務正業”變成了“才藝特長”,這些新興的街舞綜藝,或許可以讓街舞邁入下一個階段,真正融入到大眾的文化生活中。

  采寫/新京報記者 王雪琦 張赫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