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擁抱安卓,微軟“止損”

文|師天浩

微軟要出安卓機了。

微軟CEO納德拉嘴裡的雙屏筆電surface Duo,媒體更樂意稱之為雙屏手機,適配的不是Windows 10X系統,而是使用了高度定製的安卓系統。對於曾經的WP粉、諾基亞粉而言,聽到這個消息內心就像打翻了醋瓶子,打抱不平的要說一句“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十年前,移動互聯網拉開自己的序幕。在移動作業系統方面,堅持閉環的iOS、堅持開源的安卓統一整個市場,在它們“獨步武林”的進程裡,大多數玩家“知趣”的自動退出市場,如諾基亞的塞班、三星的Tizen OS。

互聯網的全球化導致寡頭現象,贏者通吃是唯一“真理”,不信邪並頭鐵的對手們就顯得異常悲壯。

堅持WP的微軟、堅持BlackBerry OS的黑莓,用“親身經歷”告訴世界,盲目堅持並不能收獲同等的成就,最為可惜的是綁在微軟戰車上的諾基亞,巨大的戰略失誤,導致這位2G時代的王者在智能手機時代裡徹底的衰落。

微軟告別“頭鐵”

2G時代諾基亞是當之無愧的王者,如今活躍在全球手機舞台的三星、華為,放在那個時代都是個弟弟。2010年埃洛普成為諾基亞總裁,在一眾手機廠商“匍匐”在安卓石榴裙下時,他即沒有堅持塞班系統,也沒和其他對手選擇安卓,主政期間積極促進諾基亞和微軟WP系統的融合。

由於來到諾基亞前埃洛普曾在微軟任職,在諾基亞粉的嘴裡,他被戲稱為木馬CEO。這種情緒的調侃並不符合現實,埃洛普和當時的微軟CEO鮑爾默必然有自己的想法。從緊密合作,到被收購,直至被徹底拋棄,智能手機黃金十年成為諾基亞的黑暗十年。

為諾基亞感到惋惜的同時,更應該去往前看,微軟在硬體上雖然建樹有限,可作為PC系統的霸主和辦公應用領域的王者,能夠擁抱安卓,標誌著未來PC和手機的互動會帶來更多突破。

比爾·蓋茨曾把微軟移動網絡戰略方面的決策失誤,稱之為4000億美元的教訓。接過鮑爾默指揮棒的納德拉,最大的特點是在與外界合作上更為積極,他主政期間,與索尼、蘋果、安卓這些微軟最大的對手都展開了不同層面的合作。

圖:納德拉任職五年內微軟的股價走勢請輸入圖說

上任五年納德拉讓微軟股價漲兩倍,不再“頭鐵”,學會去交朋友,讓微軟變得更開放,這或是納德拉帶給微軟最大的成績。

就像納德拉在與索尼、蘋果合作後,不吝嗇的去高調評價對手一樣,這次與安卓的破冰,同樣伴隨著納德拉的誇讚。微軟CEO納德拉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微軟並沒有在手機上復活Windows系統的打算,對於微軟來說,更重要的是APP模式和體驗,所以,在重返智能手機產品領域後,微軟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安卓系統。

這些話釋放了兩個信號,第一個信號,智能手機產品領域,微軟不打算復活WP,會選擇安卓系統;第二個信號,放棄智能手機系統“戰爭”後,微軟會把重心放在APP模式和體驗上;現在PC和智能手機的互聯互通上存在著諸多不便,就拿簡單的傳送文件來說,需要先在微信、QQ上互傳,然後才能夠將其保存到本地。

智能手機、PC在我們生活、工作中互動的頻繁,如何打通各種設備間的“藩籬”,實現互動的暢通已是大勢所趨,蘋果、安卓、三星、華為在此領域都進行相關探索和推出了各自的解決方案,在全球擁有20億用戶的微軟加入,將為多設備協作帶來巨變。

況且,微軟除了PC系統外,軟體、硬體也都是重要的業務支柱。軟體產品有Office、Edge、Azure,覆蓋了辦公應用、個人財務軟體、瀏覽器、雲計算、網絡搜索、商用電子郵件、教育及遊戲軟體等;硬體產品有Surface、Xbox、Hololens等,涉及平板電腦、電視遊戲機、MR頭顯等。

告別“頭鐵”,微軟將不再完全封閉。此前,Office推出iOS和安卓版,已然帶來極大的便利,對安卓系統的深度擁抱,必然會產生新的化學反應。

及時止損

用比爾·蓋茨的話說,喪失移動互聯網這座高地,微軟付出了4000億美元的代價。回顧WP失敗的歷史,很難說再給一次機會,WP就能夠“屌絲逆襲”。考慮安卓在PC上糟糕的表現,以及谷歌Chrome OS系統一直未能在PC上有真正的突破,在PC和移動設備之間,作業系統的鴻溝或許真的很難跨越。

對於微軟而言,移動作業系統市場佔比無限接近於0,在安卓和iOS坐穩移動作業系統寶座後,如果繼續堅持“對抗”策略非常不明智。既然無法滲透到移動市場,選擇和兩大系統合作反是明智的選擇,iOS一直閉環,在硬體設備上合作沒什麽可能,去擁抱開源安卓就是唯一的選擇。

數據來源:高德納(Gartner)公司請輸入圖說

據高德納(Gartner)公司的分析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售出的智能手機中,99.9%都是Android或iOS系統,這兩個系統在市場競爭中大獲全勝。從2017年的比例看出, Android的使用程度比iOS高,約為86比14,其他系統的使用率還不如0.1%。另外,2017年全球智能機售出超過15億部,但黑莓作業系統(BlackBerry OS)、Windows Mobile以及所有其他平台的手機總數才150萬部。

作為開源系統,安卓允許各大終端廠商進行一定的再開發和設計,如小米就利用小米手機、紅米手機扶持了眾多小米系應用。其他如華為、三星,也分別在安卓的允許之外,通過每年數億智能手機的出貨量,去扶持自己的應用商店,以及去嘗試如何實現PC和手機一鍵同傳的功能。

以前的偏執,因為要在智能手機市場裡拿下屬於WP的份額。從如今WP“可憐”的佔有率,和iOS與安卓生態的豐富程度來看,積極擁抱是非常及時的止損。

另有他謀

華為打造出適配手機、平板、電視、智能汽車、可穿戴設備等多終端設備的鴻蒙OS,雖然還未經過市場的驗證,可鴻蒙OS提出了信息世界一個全新的未來。跨越終端的連接才是未來的終點,任何一家公司,只要能夠在多終端系統協作上能夠跑贏對手,就能夠收獲更多的用戶青睞。

對於鴻蒙OS這樣的破局者而言,直接打造一個全新生態,是發揮自己沒有負擔優勢。對於微軟,安卓或iOS而言,如何在現有的優勢中,進行革新和創造,在多終端系統一體化大時代到來之前,提前進行這方面的突破,則是最優選。

Surface Duo具有兩個5.6英寸顯示屏,可以展開成8.3英寸的大螢幕,而厚度僅為4.8毫米。借助360度鉸鏈,可以像許多2合1筆電電腦一樣將其完全折疊。從形態上來看,它很像三星的Galaxy Fold,華為的Mate X或其他產品。微軟對抄襲論進行否認,稱在Surface Duo硬體上研發了三年。

Surface Duo並不是簡單的安裝了一個安卓,它使用的是微軟和谷歌打造的雙屏安卓系統。當然,受限於安卓的規則,它不僅有谷歌Play商店,還有Chrome、音樂等全套谷歌服務。和三星、華為、小米等手機玩家一樣,Surface Duo上也預裝了微軟的Edge瀏覽器等應用,在上面用戶可以用到微軟全家桶。

如此來看,Surface Duo的推出,微軟至少有三方面考慮:

1、在不放棄Windows多終端系統探索之外,去嘗試和其他主流作業系統的協同性,安卓是智能手機領域的破局,在其他智能硬體方面,如智能手錶、智能音箱、VR/AR等,未來如果也出現了自己領域的“安卓”,微軟肯定也會去嘗試推出類似的智能產品。

2、押寶“雙屏”智能手機的未來,從Galaxy Fold、Mate X這兩款驚豔全球的折疊屏手機來預測,在手機螢幕物理面積達到6寸極限後,或許雙屏智能手機可能會成為下一個選擇。在WP已經被證明無法承載微軟移動互聯網戰略之後,選擇安卓去嘗試雙屏機,是個非常好的選擇。一方面,可以在雙屏手機的硬體領域拿下一定的市場;一方面,通過對Surface Duo的研發,也許會帶給Windows系統未來在移動雙屏設備上一些突破點。

3、華為鴻蒙OS提供一個思路,通過硬體布局也許是突破作業系統的一個渠道。一方面,推出其他作業系統的硬體,可以名正言順的對該作業系統進行深入的研究。另外,硬體帶來的品牌效應,也會為未來安裝自己系統的硬體的銷量帶來拉升。此外,如果能夠在芯片上實現破局,某一天當新一代“WP”成熟了,可以瞬間通過系統升級的方式把Surface Duo上的安卓直接替換成WP。

移動互聯網爆發式發展的時代,微軟堅持WP戰略並沒有什麽過錯,一旦成功,不僅在移動互聯網領域拿下一大塊市場,也可以通過對iOS和安卓的競爭中,防止對方利用移動互聯網上的優勢,對PC端的反噬。

WP的失敗,證實了PC和移動硬體在系統生態上擁有極大的差異,PC領域的王者,用舊的思維和慣性,很難做出讓用戶滿意的移動作業系統。其實,在谷歌不斷在PC上努力的頻繁失敗裡,也能看出,這些在移動互聯網勢如破竹的雙雄,同樣很難在PC領域對微軟產生實質性的威脅。

5G時代、智能時代、AI時代、IoT時代,科技對生活的影響速度已經超過了人類的掌控,技術奇點何時帶來?任何人心裡都沒有確切的答案,既然時代必然要變化,去擁抱變化,絕對比抱殘守缺更能夠基業長青。

也許,微軟對安卓的擁抱,對不起哪些曾經堅持站隊WP的粉絲,可在技術下一個浪潮時代裡,開放合作的價值是不言而喻的。微軟選擇安卓僅僅是“止損”嗎?不是,它還有更大的謀略。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