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揭秘“腫瘤治療黑幕”:診療方案被其他大夫認為“太荒唐了”

(健康時報記者邱越)4月18日,自稱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腫瘤內科醫生的知乎用戶“張煜醫生”在平台發文揭露“腫瘤治療黑幕”,後自行刪帖。

4月19日晚,國家衛健委官微發布消息稱,關注到“北醫三院腫瘤內科醫生反映腫瘤治療黑幕”有關網絡信息後,我委高度重視,立即組織對有關情況和反映的問題進行調查核實。相關問題一經查實,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絕不姑息。相關情況將及時向社會公布。

4月20日,微信公眾號“偶爾治愈”發布了一篇文章,還原了事件核心當事人整個就醫過程。健康時報記者從中梳理出核心當事人——罕見胃癌患者馬進倉在就醫過程中經歷的至少六大“非常規操作”。

一、“吳經理”在醫院樓梯間用POS刷走患者18600元治療費用

2020年7月2日,馬進倉在上海某醫院住院第一天,馬進倉的女兒馬榮及其表哥被主治醫師陸巍大夫帶到一間會議室,“說需要做個基因檢測,人已經聯繫好了。”

陸巍聯繫的是一位吳姓男子,陸巍稱他為吳經理。當日,吳經理將馬榮帶到安全出口的樓道裡,掏出一台POS機,刷走了馬榮18600元。

據陸巍另一位患者的家屬張康表示,這位吳經理是上海艾汭得基因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同樣“帶著 POS 機讓刷卡,我支付了我爸做基因檢測的錢,一共是 13600 元。”

據上海艾汭得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官網顯示,該公司2016年成立於上海張江高科技園區,其全資控股母公司為遠辰生物科技(蘇州)有限公司。艾汭得致力於研發外泌體RNA和ctDNA液體活檢技術,為醫院、企業和消費者提供癌症篩查、輔助診斷和用藥指導所需的液體活檢技術和產品。

二、血液樣本由陸巍親手交給“吳經理”

據馬榮回憶,陸巍喊護士給父親抽血,一直沒人管,最後一個實習護士幫忙抽了兩管血,由陸巍親手交給了吳姓男子。

根據張煜的說法,通過對血液中存在的循環腫瘤細胞進行 NGS 基因檢測篩選藥物的可靠性值得商榷。在 NCCN 胃癌臨床實踐指南中,這種「液體活檢」更多的在疾病進展而難以取得腫瘤組織樣本的患者中使用,且其通常用於篩選是否符合靶向藥的使用。在 CSCO 2020 版胃癌診療指南中,將其列為第 3 類證據,這是最低水準的證據。

三、患者因“住院時間太長”,被建議轉院至民營醫院

2020年7月15日,陸巍告訴馬榮表哥,因為馬進倉住院時間太長,自己被投訴了,介紹他們去上海中大腫瘤醫院化療,這是一家民營醫院,陸巍寫了一張字條,寫著一個叫“劉宏”的名字,和一串電話。“醫生說,“有地方做化療就不錯了。”

據上海中大腫瘤醫院官網顯示,該院是上海市醫療保險定點部門,開設介入科、腫瘤內科、腫瘤外科、腫瘤婦科、中醫科等重點科室,開展腫瘤MDT多學科聯合會診,為患者提供規範化診療服務。

健康時報嘗試以患者身份聯繫該醫院谘詢醫院基本概況。客服不願正面回應醫院是否系民營醫院、病床數量有多少等問題,並要求加患者微信了解具體病情。

四、醫生推薦的細胞免疫治療早已被衛健委叫停

由於化療效果不明顯,陸巍建議馬進倉嘗試NKT細胞免疫療法,而馬進倉一家並不知道該細胞免疫療法的臨床應用早在 2016 年就被國家衛健委叫停。

陸巍告訴馬榮一家,NKT細胞免疫治療法一針原本5萬元,但考慮到馬榮一家經濟條件不好,他去跟老闆講價。最後馬榮的表哥跟吳經理聯繫後,給出的方案是“兩人拚單,打五針送一針”。

據患者家屬表示,家裡兩個病人先後共接受了6次NKT免疫治療,每次價格3萬元。而張煜指出,國家早已三令五申禁止NKT治療收費。

五、NKT針注射地不在醫院,且環境像美容院

妻子馬佔花曾陪馬進倉去注射過NKT針,她曾私下跟女兒講過對注射場所的懷疑,“看著不是很專業,像美容院,還看到了化妝品。”

公開資料顯示,陸巍是馬進倉接受細胞免疫治療的生物企業關聯公司的原始股東。但據“八點健聞”報導,陸巍否認自己在主治期間向病人推薦使用NKT細胞免疫治療。

據“緊急呼叫”報導,馬進倉家屬表示,她有很明確的證據能夠證明陸巍醫生向她推薦了NKT細胞免疫治療,並稱陸巍在推薦時還“保證效果怎樣怎樣好”。

六、診療方案被其他腫瘤科大夫認為“太荒唐了”

2020年10月初,馬榮第一次對陸巍的治療方案發出質疑, “爸爸和姑姑都沒有什麽反應,真正的療效體現在哪裡?他一下就怒了,說不打就不打。隨後換了化療藥的方案”。而這份方案也是此次引爆輿論的爭論點之一。

據“偶爾治愈”,培美曲塞和安羅替尼在消化道癌症的使用暫且停留在早期臨床試驗階段;作為乳腺癌治療中的常見藥物,他莫昔芬在胃癌中的使用並沒有找到可靠的證據。

據“八點健聞”報導,陸巍稱採用他莫昔芬是因為患者的腫瘤 ER 檢測呈陽性。但浙江某三甲醫院腫瘤科副主任醫生指出,“胃癌腫瘤檢測 ER 陽性就選擇他莫昔芬治療是不合理的。用他莫昔芬在胃癌方面的研究結果是有的,但大多是致病性的,而不是治療性的。”

針對整個藥物組合,張煜認為,這樣的藥物組合方案在相關疾病的治療中,無論是在文獻中還是在臨床試驗中,“從來沒有存在過”。

2020年11月1日,馬榮掛了新華醫院腫瘤科的號,一個鄭姓大夫看完整個診療方案後表示,“這個治療太荒唐了。”也正是在這一天,馬榮才知道,10月3日馬進倉就出現了骨轉移,而他們此前一無所知。

4月19日,微博認證為“健康達人、脊柱外科副主任醫師、知名健康博主”的微博用戶“文天林醫生”發文稱,專家之間在醫療方案上有爭議、有分歧是很正常的,隻憑單方信息攻擊沒有發聲的一方,不公平、不理性。希望陸巍醫生能認真澄清,純學術討論即可。目前,衛健委已介入調查,等待調查結果。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