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不能賣不能運不能宰不能放生,40萬隻果子狸再遇火山口,養殖戶想哭

說起果子狸,很多人會聯想起2003年前的“非典”,因為懷疑SARS病毒來自果子狸,當年的果子狸養殖業遭到毀滅打擊,後來果子狸被平反,國內果子狸養殖再度風生水起,然而,讓養殖戶沒有想到17年後的這場新冠肺炎疫情,再次將果子狸養殖業推到懸崖口:“不能買賣、不能運輸、不能宰殺、不能放生”,近40萬隻養殖的果子狸何去何從?圖為韓家文妻子在喂果子狸。

3月17日下午3時許,風和日麗,山花爛漫,在安徽省肥西縣山南鎮紅正家庭農場裡,65歲的韓家文坐在辦公室內愁眉不展,妻子則在一旁的養殖房裡給果子狸餵食,每天一次餵食是夫妻倆每天必做的事情。韓家文有近300隻果子狸,在疫情開始後成了“燙手山芋”,如今不知道怎麽處理,每天還要花近800元來餵養它們。圖為臭美不展的韓家文。

韓家文是安徽省馬鞍山人,2007年經人介紹來到肥西山南鎮搞養殖。一開始,他養殖家豬,一年下來不僅沒掙錢,還虧了很多。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得知養殖豪豬前景不錯,於是在2008年,他開始豪豬的養殖,經過多年的摸索,行情還不錯,但韓家文並沒有滿足,自己在搞養殖的同時還帶動附近的村民搞起養殖,在當地逐漸有了名氣。圖為韓家文的養殖場。

2018年,豪豬的市場行情開始走低,一次韓家文在去廣東銷售豪豬時,有人建議他搞果子狸養殖,這麽多年來果子狸行情也一直不錯。韓家文回到家中就開始轉型養殖果子狸。令他措手不及的是,兩年多後的今天,他遭遇到這場疫情。“原本計劃下個月果子狸就要交配,預計今年能夠產仔1000隻,如今只能繼續觀望。”圖為韓家文在養殖房查看果子狸。

在養殖果子狸之前,韓家文也對果子狸進行了深入地了解,包括17年前的那場非典疫情。果子狸有過一段離奇的身世,曾成為非典“背鍋”者,在國內一度遭到大面積撲殺,直到10年後才被正式“平反”。圖為一隻果子狸。

據悉,從2003年4月起,我國廣東、香港、北京等地爆發了流行病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並在全球擴散,造成近800人死亡,在國內“非典”成為SARS的代名詞。當時,香港大學微生物系的專家們在廣州、深圳市出售的果子狸等動物身上采集的樣本中發現含有大量SARS樣冠狀病毒,認為果子狸為SARS冠狀病毒的主要載體。圖為韓家文準備給籠舍消毒。

之後,廣東疾病防控中心把檢出的SARS疑似病例樣本的S基因序列與香港大學發現果子狸攜帶的SARS樣冠狀病毒的S基因序列比較,結果顯示兩者高度同源,處於同一進化樹。廣東省和深圳市兩級疾病防控中心對27種動物,主要是哺乳動物進行了病毒源頭追溯,PCR檢測結果集中在果子狸上。所有結果都在提示:人類的SARS冠狀病毒可能來源於果子狸。於是,一場果子狸的撲殺在多地展開。圖為韓家文在給籠舍消毒。

2013年,香港大學醫學院袁國勇教授稱,SARS病毒天然宿主是一種名叫“中華菊頭蝠”的蝙蝠,大量SARS相關冠狀病毒在中國的菊頭蝠中傳播,果子狸只是中間宿主,不是天然宿主,果子狸才洗清了十年之冤。據悉,從2011年開始,中科院武漢病毒所也開始對大量菊頭蝠進行取樣研究,其研究成果也顯示,雲南省一個菊頭蝠種群體內所含的病毒毒株中,存在傳播至人類的SARS病毒的全部基因組組分。圖為躲在籠舍裡的果子狸。

果子狸雖然平反,不過研究人員指出,果子狸也並不是完全無辜的,它作為中間宿主傳播SARS病毒是事實,只不過病毒來源是蝙蝠。研究人員同時警告,在未來,仍有可能出現新的類SARS病毒 ,尤其是減少對野生動物的侵擾、杜絕野生動物市場交易。既然果子狸曾經是SARS病毒中間宿主,那麽養殖果子狸究竟有沒有危險?圖為韓家文妻子在準備食物。

“並不是所有果子狸都有問題,若果子狸有問題,我已經死過好幾回了。再說國家也不會允許養殖。”韓家文說,“果子狸養起來非常方便,它從不生病。”韓家文的紅正家庭農場位於山南鎮一條鄉間小道旁,韓家文和妻子平時吃住在農場裡。圖為韓家文夫妻倆。

在韓家文辦公室顯著位置擺放這林業部門頒發的“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人工繁育許可證”。韓家文稱果子狸不僅僅肉可以賣,皮毛和尾巴也都有各自的價格。一般果子狸市場價格都在120元至150元左右一斤,如果是種狸的話,價格更高,他養殖的果子狸主要銷售到廣東。

“一隻母狸一年產仔兩次,一次能產五六隻。”去年年底,韓家文建了一個果子狸繁育基地,每年的五六月是果子狸的產仔期,他準備把懷孕的母狸轉入產房,為此他投入了十幾萬。根據他的估計,他養殖的母狸今年可以產仔1000隻,結果所有計劃因為這場疫情戛然而止。圖為一對果子狸。

更讓他頭痛的是,300隻果子狸,每天張口都要吃。“雖然吃的是膨化飼料,但每天一隻果子狸的養殖成本在1.5元左右,加上其他費用,一天消耗在800元。”韓家文說,現在他得到的消息是:不能買賣,不能運輸,不能宰殺,也不能放生,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餵養。“為了減少損失,現在都盡量不讓果子狸吃飽。”圖為韓家文在吃果子狸吃的膨化食品,裡面有玉米、大豆等膨化而成。

韓家文只不過是中國眾多果子狸養殖戶中的一個。3月19日下午,攝影師與山西曲沃縣果子狸養殖大戶劉奇文取得聯繫,他也和韓家文一樣,被當前的疫情困擾。據悉,劉奇文和旗下的合作社目前共養殖有果子狸近2萬隻,成本超千萬,每天的消耗超過2萬元,愁眉不展。圖為劉奇文的鋼架棚子因為疫情不得不停工。

劉奇文是一名退伍軍人,1990年開始涉足養殖業,1998年開始養殖果子狸,至今有22年時間。2003年非典時,劉奇文存欄果子狸2700多隻,當時他得知外地很多果子狸被撲殺後慌了,儘管他想法設法讓自己果子狸得以保持下來,但行情一落千丈,好在有關部門最後給他按照500元一隻進行了補助,才讓他度過了難關。圖為劉奇文在餵養果子狸。

劉奇文在經歷非典之後還堅持養殖果子狸,是得益於有關部門的檢測。劉奇文說,2004年5月,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先後兩次到他這裡,檢測了200條果子狸,其檢測結果非典病毒均為陰性。2004年8月,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也兩次來對果子狸進行采樣檢測,結果顯示果子狸並不攜帶SARS樣冠狀病毒。儘管果子狸10年後才正式平反,但他知道果子狸是個“背鍋”者。圖為養殖房前韓家文夫妻。

“江西10萬隻左右,海南7萬隻左右……”據劉奇文介紹,目前國內的果子狸養殖從業人員超過1萬人,存欄的果子狸接近40萬隻,目前都和他一樣陷入困境。“我這裡現在2萬隻果子狸,每天要吃掉近2萬元,如今沒完工的建設工程也停了,果子狸飼料,工人1月份工資還沒結清……,我不知道我們該何去何從?”圖為一隻果子狸。

雖然和劉奇文相比,韓家文的紅正家庭農場養殖的果子狸零頭都不到,但卻是韓家文的全部身家。目前,他和劉奇文一樣在焦慮中等待,希望有關部門盡快頒布相關措施,妥善處理這些養殖物種。究竟能否養殖,果子狸究竟如何處置,這樣拖下去他們會被拖垮。圖為韓家文每天圍繞著果子狸忙碌,如今卻陷入困境。(江雨 文/圖)原創作品,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